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访谈
互联网金融步入下半场 企业的精细化管理是关键
2017-07-28 05:44   记者李思  
   经历了数年的风光发展后,网贷平台于2016年年底迎来阵阵凉意。随着行业监管的进一步趋严,面临盈利瓶颈与监管政策的双重压力,互联网金融企业究竟该何去何从?日前,多家互联网金融企业针对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未来发展,面临的痛点以及如何突破等话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上海金融报》:现阶段,互联网金融公司所面临的最大痛点是什么?
  向上金服COO卫威:互联网金融公司现阶段最大的痛点是流量。由于目前行业二八效应凸显,大型公司的APP流量占到市场的99%(比如支付宝),而一些中小型互金公司,虽然有数据模型,也有测量流量及用户质量的方法,但却没有那么多流量可测,从而无法找到自己的精准用户。
  第二个痛点是,一些小的互金公司无法强大到可以推动用户意识成熟,需要跟着龙头或者寡头的公司培养用户,等待互金市场成熟。
  《上海金融报》:目前,在获客成本高、经营成本高、监管政策趋严的多重压力下,互联网金融企业面临诸多生存问题。您觉得未来互金企业应在哪些方面寻求突破?
  凤凰金融总裁张震:互金平台非常重要的一项是获取高质量用户,怎么把用户留存下来。这对绝大多数平台来说,都是很艰难的。
  一家平台,首先要有非常完整的数据系统。而进入系统,需要了解的是用户从哪里来,能给平台带来多少价值;你花了多少钱来获取的,能不能持续服务。现在,线上获客的价格非常高,需要用到很多手段,比如,传统的搜索,各类APP,户外广告;线下广告,老朋友推荐等等模式,这是一套组合拳。但整体来说,如果没有独到的场景,没有大流量的话,获客就非常困难(除了阿里和京东,绝大多数平台都没有场景)。同时,这也考验公司的数据能力、分析能力、服务能力等关键因素。
  《上海金融报》:提到场景,目前在场景金融市场中,消费金融行业的参与者众多,竞争激烈。您认为选择场景的标准是什么,您更看重哪个场景的发展?
  国美金融高级副总裁丁东华: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信贷人口渗透率仅为27.6%,而同时期美国信贷人口渗透率为82.0%。相较于发达国家,我国的信贷人口覆盖率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市场主体面临的仍是增量市场。
  目前我国有8亿人可以被金融服务覆盖,但有征信记录的人群仅4亿,诸多应该享受到金融服务的人群并未被覆盖到;另外,原有被服务人群中也存在信用服务不足的问题。
  而新零售企业,具备线上线下场景资源相融合的能力,以及信息流和资金流,将这些资源、能力与消费金融融合,对金融产品和服务销售都有着明显的驱动力。
  以国美金融为例,消费分期业务目前已覆盖国美全国1700家门店、400多座城市,在主要渗透用户群体中有两个层次,即无信用卡人群与中低额度信用卡人群。这就是发挥自身天然的消费场景入口、海量的客户基础、全方位的用户数据以及对渠道的掌控力等优势,通过科技力量,在探索消费场景与金融服务相融合。
  在消费金融产品方面,抛开房和车以外,其他产品必须是耐用消费品。在传统金融领域,如果产品太小,用信用卡额度就可以解决,那是账单分期的概念。而类似家电、家装,或者价值较高的产品,都可以做很好的场景。
  我认为,没有核心的自由场景或者独特的战略合作方场景,很难做好消费金融。因为,中国的风险主要是反欺诈风险。其中,一旦遇到复杂的链条,在管理上就要付出很大劳动力。
  《上海金融报》:近年来,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的驱动,风控环节得到了相应的补充和进步。这些科技手段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上都有哪些运用?
  国美金融高级副总裁丁东华:首先,在身份认证上,通过人脸识别、虹膜技术能快速作出反应;第二,金融科技解决了实时借贷的问题,传统金融机构在审核过程中需要交互时间,目前金融机构在借助大数据等风控技术将这一过程变得实时。
  比如,国美金融在风控模型上有两个比较突出特点:既有央行征信,又有大量独立的第三方数据。“现在做风控是强变量与弱变量的关系,在纯互联网借贷里面弱变量用得多一点,原因是,一方面这些用户没有办法接入央行征信,另一方面无央行征信的人相对比较多一些。”
  而基于大数据技术,通过全方位的数据获取、积累,对用户进行全方位的画像,利用数据挖掘、机器学习等大数据相关的技术,在精准营销、风险管控和运营优化等方面得到全方位的升效,最终可以实现为用户提供安全、便捷的服务体验。从本质上实现数据驱动业务、技术改变金融。
  目前,国美金融已建立罗盘用户洞察体系、水滴风险控制体系,极大地推进精准营销与完善风险管理机制。
  《上海金融报》:随着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行业发展正逐渐回归理性,平台选择主动退出或进行并购整合渐成趋势。而合规过后,互联网金融企业将要考虑的是如何精耕细作。互联网金融进入下半场,该如何发展?
  凤凰金融总裁张震:互联网金融的下半场,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了。中国互联网金融出现转折点,一是政府态度明显改变,二是普通老百姓的看法也有所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外部资金减少,投资互金企业的公司也很少,互金公司获取用户的难度加大。
  因此,企业的精细化管理、品牌建设都很关键。目前,智能金融还处于早期阶段,但互金公司一定要去做,因为这才能真正发挥出互联网金融偏数据偏前端机构的作用,把产品通过科技手段更精细化,更加降低门槛,更加能把获得的用户服务好。
  延伸阅读
  近几年,“资产荒”是金融乃至国民经济领域的持续性热门话题。有观点认为,普惠金融“普”的进程大大扩展了金融服务的目标群体,但优质资产仍然缺乏,也就是存在严重的“资产荒”。
  日前,在“2017朗迪金融科技峰会”上,多位专家和业内人士围绕“资产荒”展开讨论。部分与会人士认为,造成“资产荒”的根源之一,是现阶段我国仍不成熟的征信体系,使优质资产难以被鉴别和挖掘。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表示:“征信是整个金融业的基础设施,但我国的征信建设很多年以来都存在痛点和短板,这让金融业在民间的发展遭遇很大瓶颈。”
  在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合伙人胡启林看来,目前市场上仍然存在大量可证券化的资产,但因为缺少数据和风险判断依据,从而出现了“资产荒”。
  不过,一些与会互金从业者对“资产荒”有着不一样的看法。信而富创始人兼CEO王征宇就明确表示,“资产荒”是个伪命题。
  “在今天的中国市场上,多数金融机构会觉得竞争激烈,难以获取有价值的资产。但如果分析数据就能发现,借贷服务在各国GDP中的占比,中国内地只有7%,远低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我们所说的'资产荒',实际上是需求和供给之间的匹配出现了问题,是服务覆盖上的问题。我国现在仍有5亿优质群体的金融需求无法满足。在小微借贷领域,不存在‘资产荒’的问题,只要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王征宇说。
  人人聚财创始人兼CEO许建文也不认同“资产荒”的说法。“互金行业对车抵贷的用户群体长期存在误区。实际上并非所有车主都是车抵贷服务的对象。中国庞大的自雇群体,也就是2000万私营企业主和6000万个体工商户才是车抵贷的目标受众。”许建文表示,车抵贷的自身特点,使它成为自雇人群的“杀手级”金融产品。“自雇人群有着不俗的偿还能力和经济实力,但由于缺乏被认可的征信记录,无论是银行还是信用贷款,都覆盖不到这个群体中的绝大多数人。车抵贷正好匹配了这个人群的金融需求,同时又通过抵押物和线下风控手段解决了低征信人群的风控问题。从这个视角来看,车抵贷的市场还远未饱和,P2P行业的优质资产远未被挖掘干净。”许建文说。
  随着2016年互金专项整治工作的推进,整个行业处于转型调整期,平台分化也开始加剧。互金平台如何突围?资产端升级成为各方共识。“资产端是否扎根于实体经济,是互金分化的根本原因。”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纪敏在会上指出,一些互金平台充其量是一个二手甚至三手的分销渠道,那些拥有真正资产端的平台将在竞争力和生命力上呈现出决定性的优势。
  在王征宇看来,资产的背后是客户,互金平台看待资产的视角,应从“物”升级到“人”。如此一来,成长型的用户培育就显得极为重要,“低起步、稳成长”的借贷产品策略,可以扩大所覆盖的客户群体。
  许建文表示,资产端升级是中国互金行业的必经之路。在合规大背景下,优质资产将出现倾斜。率先实现资产端升级的平台,将拿到未来的“船票”。 (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