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外聚焦
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常态化或"迟到" 欧元有支撑但难以大幅上涨
2017-09-12 00:24   记者潘晟  
   没有意外,没有惊喜。欧洲央行上周如期维持三大利率不变,并保持每月购债规模600亿欧元至今年12月。在议息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暗示,可能在10月的会议上公布缩减资产购买规模的计划。
  业内人士认为,今年以来,欧洲经济增长和通胀相背离的趋势仍在延续,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常态化不会“缺席”,但可能“迟到”。在10月会议前,欧元仍有支撑,但欧洲央行不太可能容忍欧元短线进一步大幅升值。
  短期经济增长强劲
  今年以来,欧元区经济超预期复苏。继一季度录得2.5%的同比增速后,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二季度GDP同比终值为2.3%,略好于预期和初值2.2%。如果剔除基数效应和季节性因素,二季度经济增长甚至比一季度更为强劲。
  从分类指标看,在供给端,欧元区4-6月工业生产指数分别为106.6、107.9和107.3,为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点;制造业产能利用指数同样录得危机后最高水平。在需求端,欧元区4-6月零售销售指数分别为105.4、106和105.7,更创下1995年以来的最高点。
  从前瞻指标看,短期内欧元区经济动能仍较为强劲。根据Markit公布的数据,8月欧元区综合PMI终值录得55.7。其中,制造业PMI终值为57.4,环比上升0.8,显示制造业重获上升动能,产能增长有望进一步推动三季度GDP增长;服务业PMI终值为54.7,尽管略低于预期,但仍处于强劲的扩张区间。同时,欧洲经济研究机构Sentix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欧元区Sentix投资者信心指数为28.2,高于预期的27和前值的27.7,达到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点。
  在多项数据向好的支撑下,欧洲央行将今年GDP增速预测值从1.9%上调至2.2%,为2007年以来最高值。
  业内人士指出,欧元区经济强劲复苏,令欧洲央行继续实行量化宽松(QE)的必要性大大降低。同时,按照欧洲央行目前的购债速度,QE购买的德国国债和葡萄牙国债将会在年底前超过33%的上限,虽然近期欧洲央行将法国国债和意大利国债作为替代品,但仍大概率面临无债可买的窘境。因此,市场对欧洲央行近期将缩减QE已有较为充分且一致的预期,只是何时、以何种方式进行仍存变数。
  低通胀阴霾挥之不去
  虽然经济基本面向好,但欧洲央行对于退出QE仍三缄其口,关键原因无疑是通胀迟迟未能达到“略低于2%”的既定目标。
  今年初,得益于能源价格的上涨,欧元区CPI同比增速一度攀升至2%的高位,但剔除能源和食品后的核心通胀始终上行缓慢。数据显示,欧元区8月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同比增1.5%,核心HICP同比增1.2%,低于欧洲央行目标水平。
  从成分结构看,8月,欧元区食品及烟酒、服务和非能源工业品的价格同比上升1.4%、1.6%和0.5%,与7月持平;能源价格增速跃升至4.0%,较7月大幅提高1.8个百分点,是推动HICP同比增速反弹的主要动力。
  值得关注的是,工银国际在报告中指出,7月欧元区PPI同比增速为2.0%,较6月下滑0.4个百分点。2—7月,欧元区PPI与HICP的剪刀差从2.5个百分点,收窄至0.7个百分点,表明PPI对整体通胀水平的拉动作用正在衰减。
  国信证券指出,欧元升值可能对通胀前景产生负面作用,欧元汇率上行,是目前欧元区核心通胀能否回升的重要不确定因素。从历史规律看,欧元名义有效汇率的上升,往往导致欧元区进口物价增速下行,从而影响PPI和CPI的复苏。就当前来说,欧元名义汇率已从2月的96.9升至7月的101.7,涨幅约为4.9%。德拉吉在新闻发布会上亦表示,近期欧元波动是不确定性的一大来源,欧洲央行正密切关注。
  同时,工资增长疲软也是欧元区核心通胀乏力的重要原因。国信证券表示,这与当前美国薪资增长疲软有相似之处。自2013年以来,欧元区失业率持续下降,但薪资增长经历短暂的回升后略显乏力,目前仍不及历史均值。
  事实上,在本月议息会议上,欧洲央行已进一步下调对2018年和2019年的通胀预测。其中,2018年通胀预期由1.3%下调至1.2%,核心通胀由1.4%下调至1.3%;2019年通胀预期由1.6%下调至1.5%,核心通胀由1.7%下调至1.5%,均明显低于“略低于2%”的通胀目标。
  川财证券指出,欧洲央行相对“鸽派”的立场,与该行的货币政策目标以及欧洲整体在经济周期中所处阶段一致。一方面,德拉吉明确表态称“与拥有双重使命的美联储不同,欧洲央行只有物价稳定这一个使命,即通胀要低于但接近2%”,而目前欧元区的通胀仍低于目标水平。另一方面,从经济周期的角度看,与处于经济扩张后周期的美国不同,欧元区经济目前依然处于扩张的中期阶段。因此,欧洲央行没有急于收紧货币政策的迫切性。
  欧元难以大幅升值
  7月欧洲央行会议纪要显示,部分官员已经对强势欧元产生担忧,令市场预期德拉吉将至少在口头上“打压”欧元。不过,继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只字未提欧元汇率后,德拉吉在本月议息会议后仍对欧元的强势保持“沉默”,迅速推动欧元兑美元突破1.20关口,一度升至1.2059,其他非美货币也全线上扬。截至上周五,欧元最高上探至1.2092,接近2015年初高位;报收于1.2033,年内涨幅达14.46%。
  目前来看,欧元升值除了对欧元区通胀存在负面影响外,对欧元区的经济动力也造成一定压力。国信证券表示,以花旗欧元区经济变动硬、软数据作为观测指标,7月以来,欧元区软数据的上行动力开始减弱;8月以来,欧元区硬数据出现小幅回落。经济动力的减弱与近期欧元升值有关,后续是否会进一步承压值得关注。
  FXTM富拓中国市场分析师钟越表示,欧洲央行没有对欧元升值作出太多干预,令欧元延续了年内升势。在10月会议召开前,欧元仍将获得支撑,但可以预期,欧洲央行不太可能容忍欧元短线进一步大幅升值。
  兴业证券则表示,本轮欧元走强主要由两个逻辑支撑,一是经济基本面“欧强美弱”;二是央行“欧鹰美鸽”。一方面,两国经济基本面的相对表现,将在汇率中有所反应。今年以来,欧洲经济基本面表现持续强于美国,虽然入夏以来美国消费有所复苏、制造业PMI强劲反弹,致使欧美经济超预期指数分化小幅收敛,但目前欧洲暂时未有明显见顶迹象。另一方面,汇率会体现市场对两国央行货币政策的预期。但本次欧洲央行议息会议已没有新增的“鹰派”信息,因此,该逻辑短期内欧元的支撑作用可能边际放缓。
  从技术面看,业内人士认为,欧元兑美元连续上涨后,部分技术指标上行动能有所丧失,要在1.20上方进一步走强,还需寻求更多利好刺激。不过,多数指标维持超买水平,短线急跌的空间也较为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