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分析
IPO审核趋严配套制度待完善
2017-11-14 02:18   记者王菲  
   9月,证监会将主板发审委和创业板发审委合并为“大发审委”。在新一届发审委履职以来不到1个月时间里,共审核42家企业,其中通过仅24家,通过率为57%,11月7日更出现了“6否5”的结果。“这可以说是发审制史上最惨烈的一次,整个资本市场为之震惊。”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但机构人士认为,虽然发审趋严有利于防止证券市场“病从口入”,但发审制度及相关配套制度也有待完善。
  业绩好并非审核唯一指标
  11月10日,5家IPO企业首发上会,3家过会,1家暂缓表决,1家被否。虽相比之前“6过1”,60%的发审通过率让市场暂时松一口气,但不可否认,自10月新一届发审委正式履职以来,新股发审通过率明显下降。
  统计显示,10月1日第十七届发审委正式履职,自10月17日审核首个首发上会项目以来,本届发审委经手的上会企业已达39家,除去暂缓表决的3家外,已有14家企业被否,仅22家顺利过会,整体发审通过率仅56.41%,不足六成。
  联讯证券分析师彭海指出,自创业板和主板发审委合并的“大发审委”成立以来,两周内,通过率明显下滑,一定程度上也是审核趋严的结果。而来自新三板的企业IPO通过率甚至低于IPO企业平均水平。彭海指出,“整个10月,甚至没有1家新三板企业成功过会。在与财务相关数据真实合理问题和三类股东问题两大‘拦路虎’面前,新三板企业IPO之路面临愈发严峻的挑战,难言乐观。”
  记者注意到,第十七届发审委履职以来,发审更侧重询问细节,每一家上会企业的问询问题都在4个至5个大类,大部分问题还需保荐机构发表核查意见。
  在业内人士看来,新一届发审委延续和加强了监管从严的审核风格,从被否案例来看,发审委的审核重点也发生变化,如净利润、规模等硬性指标已不是审核唯一标准,他们更关注企业本身的持续盈利能力。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新一届发审委审核的侧重点有一些转变,即淡化对发行人财务指标好与坏、公司有无投资价值的实质性判断,更专注于从逻辑上、大数据上推论发审材料体现出来的数据的真实性,及其背后的真实情况,更具有专业性。
  “从发审委提出的各项问题来看,拟上市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财务数据的真实性、企业的关联交易、内控制度的有效性等方面受到高度关注。”投中研究院研究员王惠颖指出。
  比如,对于11月10日过审被否的捷众科技,发审会要求其对具体经营数据做详细说明,包括“主营业务收入增长速度低于同行业公司的原因;发行人在2016年和2017年1-6月该类产品毛利率明显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同类产品毛利率的原因;报告期内发行人毛利率变动趋势与同行业不一致的原因”。
  “纵观近期被否企业,多数有不俗的业绩表现,却有内部控制、关联交易、业务前景等各种瑕疵。不难发现,业绩好并不能成为首发过会的制胜‘法宝’。”宋清辉指出。
  IPO市场机制有待全面完善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IPO常态化背景下,严把上市公司准入关是常态化能持续的基本保证,将从源头上为证券市场稳定健康发展创造条件,这是市场、投资者和监管部门的共同目标。不过,接受记者采访的相关专家人士表示,尽管发审委的工作对证券市场很重要,但只是一个局部环节,IPO市场机制应从多方面加以完善。
  “发审委通过率过低,并不能保证IPO质量‘至净至好’,市场环境和内在质量的净化,归根到底靠法律、靠制度、靠上市公司治理和信披真实性的改善。”某市场观察人士指出。
  在该人士看来,过于迷信发审委,不如期待注册制。“只有在加强市场法制建设的基础上,明确IPO发行人和市场中介对信披真实性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引导上市公司更好地改善公司治理,提高经济效益,承担起发展实体经济回报市场,回报投资者的责任和义务,并真正做到有进有退,让好的上市公司更多地留下来,假的坏的差的不合格的统统退出去,这个市场才有可能真正值得投资者信任和期待。”
  宋清辉则建议从两个面完善发审制度,一是强化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审核方针,转变发行审核的理念。二是出台配套制度。唯有如此,才能确保发审制度有效运行和完善。同时,应加大处罚力度,震慑虚假上市、包装上市等重大违法行为。“IPO低通过率常态化之后,预计监管层将通过推进包括退市制度、并购重组在内各项制度改革,彻底扭转扭曲的投机心态和市场环境。”
  事实上,监管层也在不断完善IPO市场整体机制。11月10日,就部分上市公司年末突击调节利润这一现象,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表示,证监会将强化对此类行为监管力度,还将视情况开展现场检查。同时,交易所正在研究完善退市财务类指标,优化退市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