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三部委明确互金机构反洗钱义务 反洗钱监管成金融监管重要内容

发布时间:2018-10-11 22:39

作者:记者李思

  日前,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联合发布《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要求从业机构制定并完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内部控制制度,核验客户真实身份,并建立健全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监测系统。业内人士指出,《办法》构建了“监督管理+自律管理”的反洗钱监管机制,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合规成本将进一步加大,也会对有意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的金融机构产生影响。
  互金反洗钱监管机制形成
  具体来看,《办法》规定,从业机构对涉恐名单开展实时监测,并依法对相关资金采取冻结措施;妥善保存信息、数据和资料,确保能够完整重现每笔交易,确保相关工作可追溯。其中,客户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人民币5万元以上(含5万元)、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含1万美元)的现金收支,金融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以外的从业机构也应当在交易发生后的5个工作日内提交大额交易报告。
  “《办法》的出台,主要有三个层次目的,”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何飞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一是确立面向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反洗钱工作方法,构建“监督管理+自律管理”的反洗钱监管机制。二是确立互联网金融行业需要履行反洗钱义务的原则性规定,同时明确由互金协会进一步牵头制定行业规则,为建立长效机制奠定基础。三是设立互联网金融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网络监测平台,为在线反洗钱行为监测提供支撑。何飞认为,《办法》出台的意义在于,一是表明了深入推进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决心。二是理清了监管部门与行业自律协会在互联网金融反洗钱工作中的职责,形成了更有针对性的监管机制。三是将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所有机构都纳入到互联网金融反洗钱范畴,明确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均必须遵守。四是将规制约束与技术监管相结合,支持利用技术手段完善监管机制、促进信息共享。五是对从事互联网金融的微观主体提出了更高要求,有利于互联网金融机构建立健全风险内控机制。
  中文伦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办法》使得互金行业在反洗钱等业务开展有法可依。“近年来,我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得到快速发展,但是我国金融法律体系在互联网金融这种新的金融业态中覆盖略显不足,尽管陆续出台了一些互联网金融法规及规范文件,但是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法规及规范性文件总体偏少。一是中央层面的法律法规较少,主要以地方法规和规章为主要规制力量,二是专门针对互金的法律法规不足,对互联网金融的规制多依靠其他法律法规体现。”对互金领域金融机构产生影响
  “经过近几年的行业整顿,我国的互联网金融风险整体得到有效控制,但形势依然严峻,”何飞进一步解释称,目前行业仍然存在很大的风险,一是以P2P网贷、互联网小贷等为代表的部分网络借贷平台,依然存在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行为,同时仍面临投资者挤兑、平台流动性不足等隐患。二是一些打着消费金融旗号的消费贷平台仍然存在诱贷骗贷、暴力催收等行为,互联网消费金融领域的风险不容忽视。三是部分交易类互联网金融平台存在炒作价格、哄抬市场的行为,交易标的泡沫破灭风险较大。四是一些支付机构仍然存在搞资金池、擅自挪用用户资金的行为。五是部分互联网基金代销存在资质问题,互联网基金的在线风评系统仍有待完善。六是虚拟货币领域的风险仍值得警惕,ICO死灰复燃的乱象必须引起重视。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指出,银行在互联网金融业务中也面临洗钱风险。首先,在与支付机构业务合作中,双方反洗钱方面的职责不明确,多数银行与支付机构的合作协议中很少有关于反洗钱职责方面的规定,没有明确双方的反洗钱义务;第二,从建立业务关系时支付机构采取的客户身份识别措施看,支付机构单方面依赖了银行的客户身份识别结果,虽然银行在客户身份识别方面拥有相对成熟的体系和客户尽职调查措施,但存在漏洞;第三,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难以“重现每笔交易”;第四,在线下业务方面,支付机构可以参与银行卡POS收单业务,为了扩大市场,一些支付机构只注重商户的拓展,疏于对商户的审核、日常管理,甚至与商户串通进行恶意套现,这加大了银行对信用卡套现的监测难度。
  反洗钱监管成金融监管重要内容
  事实上,重视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是国际共识。在三部委召开的金融系统反洗钱工作会议上,与会人士指出,当前反洗钱工作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依然严峻,在国际反洗钱标准趋严的同时,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和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都要求将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作为风险管控的重要举措,反洗钱监管已成为金融监管的重要内容。
  “主要发达国家反洗钱法律法规日臻完善;反洗钱处罚更重、罚单屡创新高;同时也加大对金融机构首席合规官(简称COO)个人责任的追究力度,并通过‘潜在苛刻条款和要求的和解制度’解决洗钱案件;更多基于以原则性为监管处罚依据。”李虹含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目前“风险导向型”反洗钱制度逐步被业界接受,在国际上也得到普遍的应用,这种制度是通过科学的风险评估体系,按照严格的程序,对各项风险进行系统评估,关注最大洗钱风险环节的一种方式。
  针对我国的反洗钱制度构建,李虹含建议,首先是完善以风险为导向的反洗钱监管体系;第二是建立更加严格的反洗钱执法监管环境;第三是完善我国反洗钱组织架构建设。
  至于未来互联网金融业态的反洗钱工作,何飞表示,一是要做好“三个联动”,要加强监管部门与行业协会的联动、加强央地监管部门的联动,各地监管部门也要加强相互联动。二是要做好信息平台建设与运营工作,真正发挥好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在防控互金风险方面的优势。三是要继续完善互联网金融监管细则,注重监管政策的连续性和协调性,建立起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含反洗钱)的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