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贷款利率“两轨合一”亟待平稳过渡

发布时间:2019-11-18 21:42

作者:盘和林

  11月16日,央行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其中,对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进行专栏报告,并指出“下一步,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做好LPR报价和运用工作,引导和督促金融机构合理定价,进一步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疏通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的传导渠道,并抓紧研究出台存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方案。同时,维护好存款市场竞争秩序,保持银行负债端成本基本稳定。”
  我国为了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疏通利率传导机制,利率并轨改革最终采用了美国的加点模式。不过,一个现实问题在于,虽然采用市场化报价方式,但贷款利率仍存在隐形下限。具体来看,由于目前LPR的报价还是以银行自主报价为主,一方面,银行报价时本身会参考基准利率;另一方面,银行间的协同行为,如同时将报价限定到基本利率的几倍,这两种情况都会导致贷款利率形成隐形下限。由此,尽管LPR报价采用市场化准则,但因存贷款利率和市场利率是并存而不是并轨,因而即使直观看市场利率是下行的,但实体经济对利率变化的感受可能并不相同,不能真正对小企业起到“通水渠”的作用。
  从这一点看,若要真正发挥LPR对疏通货币传导机制,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根本上还是应当加快贷款利率“两轨合一”。从本质上讲,利率并轨实际是货币政策框架内,利率传导机制根本性变革,在真正进入利率市场化定价现实阶段,其有利于打破二元定价的僵局,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这也意味着资本端和负债端的“降息和加息”将使银行面临更多竞争压力。
  从资本端看,央行要求新发放的贷款主要参考LPR定价,并在浮动利率贷款合同中采用LPR作为定价基准。但对于存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的过渡方式,政策尚未明确,现实中也存在不少争议,因为不论存量贷款利率高于或低于LPR,对企业和银行都难以达成一致。
  为避免混乱,存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宜采用分类处理方式。在LPR改革之前形成贷款合同的,采用固定利率者仍按合同执行,央行未来会在一定时期内,继续公布贷款基准利率作为缓冲。至于采用浮动利率者,则可进行再谈判。笔者认为,对于这个问题不必过度担心。如果降息效果显著,再谈判就可以将定价基准转为LPR,之后银行视情况达成协议,不再以央行基准利率为定价基础。如果无法达成协议,则意味着存在利差,借款人完全可以通过较低市场利率筹集资金进行还款。在有这种类似的套利行为下,利率最终会趋于平稳。
  从负债端看,2016年以来,央行有意更多地依靠公开市场操作来决定银行间资金利率,这就意味着银行负债成本将与LPR同起同落,会对银行的风控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同时,随着利率并轨逐渐落地,银行间的息差将逐渐缩小,存款作为银行负债的主要来源,息差缩小将会对银行的业务能力和经营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这种情况下,保持银行负债端成本基本稳定,实现平稳过渡,对央行而言至关重要。对银行来说,首先,随着息差缩小,客户在不同银行之间转换将变得更加频繁,如何增强储备类存款客户的黏性,是稳定成本的关键。其次,可以开发中间业务,拓展价值链,分散风险。第三,在加强风控的同时,下沉资质,找到自己的优势领域,精准定位,与其他银行形成差异化竞争。
  总之,随着LPR报价机制逐步落地,二元定价的僵局将被打破,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降低,资本端和负债端的“降息和加息”将对银行提出更多挑战。如何实现平稳过渡不仅是银行自身发展的要求,更是实现利率传导机制根本性变革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