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全面取消汽车限购利兮?弊兮?

发布时间:2019-09-16 21:55

作者:冯海宁、余明辉

  编者按:取消汽车限购的“第一枪”打响了!不过,“枪声”并非来自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而是贵州省贵阳市。或许有人不解,广东省5月28日出台《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要求广州、深圳扩大汽车准购规模,海南省也于9月9日公布《关于落实汽车消费政策措施》,为何说贵阳打响取消限购“第一枪”呢?没错,广州、深圳、海南确实在放开汽车限购方面做出表率,但三地都是增加中小客车增量指标,不算完全放开。贵阳则宣布取消购车摇号政策,成为全国实行限购政策的9个省市中第一个取消汽车限购的城市。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各地全面取消汽车限购的时机已然成熟?
  时机并未成熟
  贵阳市政府9月12日发布公告,已于9月10日作出废止《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的决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一石激起千层浪。回溯6月6日,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联合印发《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提出“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根据城市交通拥堵、污染治理、交通需求管控效果,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提出“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逐步放宽或取消对汽车购置的限制。”而今,随着越来越多地区“松绑”汽车限购,在不少人看来,其他尚在限购的城市(北京、上海、杭州、天津、石家庄)不日就将跟进,汽车限购全面取消之日“近在眼前”。
  但笔者认为,目前任何“猜测”皆不靠谱。一则,尚在限购的城市会否调整现行政策,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二则,汽车限购会否全面取消,取决于多种因素。坦率地说,短期内全面取消的可能性不大。
  首先,上述两份文件并未明确汽车限购全面取消。从其表述来看,尽管两份文件均提出放宽或取消限购,但前提是“根据管控效果”或“实际情况”。换句话说,要因地制宜,决定权在地方。考虑到当初实施限购颇为不易,一旦取消亦会面临不少问题,故而实施汽车限购的城市未必个个肯“松绑”。当然,还在限购的城市根据实际情况,适当跟进放宽政策还是有可能的,但放宽的对象想来以新能源汽车为主,毕竟这符合我国汽车产业发展方向以及我国坚持的绿色发展理念。
  其次,要看懂这两份文件的背景和限购城市的不同市情。上述文件之所以都提出放宽或取消汽车限购,源于2018年国内汽车产业28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进入2019年,下滑态势延续,影响汽车产业健康发展。而且,随着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也需释放汽车消费潜力。不过,鉴于不同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不一,且对于汽车产业依赖度不同,未必所有汽车限购城市都会放宽政策,更不可能不约而同全面取消汽车限购。
  此外,各地全面取消汽车限购的时机亦不成熟。要知道,当初实施汽车限购是多种原因导致,如空气污染和交通拥堵问题日益严重,停车难越发突出等。虽经有效治理,北京等城市的空气质量明显好转,但所有城市仍面临交通拥堵和停车难等问题,均须综合施策,并需很长时间才能见效。
  站在这个角度,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完善法律、规划和交管水平,加快解决交通拥堵、停车难等问题,为不断放宽限购乃至全面取消限购创造条件。若不能有效解决机动车相关问题,各地全面取消汽车限购恐怕绝非易事。
  有现实必要性
  贵阳率先在取消汽车限购一事上“落实锤”,不啻为其他仍在限购的城市里那些苦苦摇号的市民打开希望之门。不过,舆论有赞必有“弹”。有人说“贵阳此举具有标志意义,应当支持。”也有人说“取消汽车限购,城市道路更堵,必须反对。”到底该如何看待这件事?
  众所众知,国内不少城市此前之所以推出汽车限购政策,重要的考量就是为缓解交通拥堵、治理尾气污染。但问题是,即便如此,相关政策在执行中也面临质疑。比如,汽车摇号、限购固然是直接减少路面车辆的有效方法,但就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的方式方法看,限购只是其中一种,而诸如优化城市交通管理、合理规划分配车辆出行,其实也是有效的选择和努力方向。换句话说,汽车限购并非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的不二选择。
  与此同时,汽车限购面临一些“副作用”,如深圳在限购的同时实行摇号制度,推高了汽车上牌的代价,抬高了准入门槛,等于把一些低收入、低支付能力人群挡在购买汽车大门之外。这不符合根本的社会公平原则,也不能起到必然的城市道路缓堵作用。这也是一些城市当初推出汽车限购、摇号时,引发社会质疑的重要原因。
  更关键的是,大城市汽车限购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更有消费能力的城市中产等汽车消费潜力的有效释放,而这与我国大力倡导消费(其中明确促进汽车消费),甚至不惜采取补贴等综合强力手段引导消费,从而稳定国民经济按既定目标发展的总体大方向不吻合,不利于我国和地方以消费促发展战略的更有效深入推进。站在这个立场,贵阳此举无疑是对国家稳消费、松绑汽车限购相关政策的最直接有力回应。
  就环保角度看,汽车尾气固然是造成城市空气污染的一个重要原因,限购则可减少城市道路上汽车的行驶量,减缓污染度。但从根本上看,更多有效的可选举措还有一定时间、空间内总体行驶车辆时间多少的控制,即限行,以及汽车耗油的质量、耗油性能的提升等。也就是说,减少城市汽车尾气污染,与城市汽车保有量并不形成必然的正相关,不能成为推行汽车限购的必然理由。
  概言之,不论就缓解城市道路拥堵、促进环保等目的的多样化实现路径看,还是尽量避免汽车限购的后遗症,以及适应目前国家引导消费促经济增长的大趋势看,研究、出台城市逐步放宽乃至完全取消汽车限购政策,都具有很强的现实必要性和可行性。
  当然,对贵阳以及之后有可能跟进的其他城市而言,还需在放宽乃至取消汽车限购后,以更积极更智慧的态度采取有效应对措施,平衡因之而出现的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问题,如科学限行、提升汽油品质、多推行环保汽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