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房贷利率新政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发布时间:2019-08-26 22:13

作者:盘和林

  

    央行8月25日发布消息称,自今年10月8日起,新发放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以最近一个月相应期限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定价基准加点形成。这一变化主要针对新发放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存量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仍按原合同执行。
  8月17日,央行宣布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8月20日,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房贷利率由参考基准利率变为参考LPR。而据同日央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新贷款市场报价利率首次报价显示,1年期LPR为4.25%,较贷款基准利率低10BP,较原LPR降6个基点;五年期以上LPR为4.85%。对此,市场中出现了“降息”的解读。
  从贷款利率首次报价直观来看,不论一年期还是五年期以上利率,相较原基准利率及原市场报价利率都有所下降,释放的是融资成本下降的积极信号。但就现实意义而言,“降息”的理解并不够准确,因为银行各类贷款利率可在市场报价利率基础上“加减点”生成,所以现实中借贷利率存在一定的自由浮动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完善LPR形成机制目的是将更多信贷资源流向小微和民营企业。而针对最近房贷利率普遍上涨的房地产业,则坚决表态“不会下降”。8月25日央行迅速发布公告,进一步“实锤”了房贷利率不会下降。
  从本质上说,改革LPR形成机制对于利率市场化和完善利率传导机制都具有积极意义。因此,改革完善的LPR形成机制可以实现资本的定向放水,将信贷资源更多配置到实体经济。但从现实考虑,利率传导机制有效性的前提是一个相对完善的利率市场化体系。首先需要公平、公正、公开的报价环境,这是利率市场化的根本所在。其次,松紧适度的“利率”规制,也是疏通融资渠道的重要条件。从国际经验看,这两者都会导致利率倒挂、市场主体行为扭曲和资本市场配置效率的失效。而资本最终会否真正流入实体经济,还要依赖利率结构调整和利率市场监管的后利率市场化工作。由于市场化后的利率更具有不确定性,且管制更复杂,资金很可能并非流向目标行业,而是其他可迅速升值的行业,这是实行利率市场化国家普遍出现的问题,也是目前引发市场关于房贷利率下降猜测的重要原因。
  需要强调的是,房贷利率保持基本稳定,是国家对房地产业坚持的基本态度。目前,关于个人房贷利率的具体公告尚未公布,因此除了“加减点”的自由浮动空间,后续还有可能发布房地产业贷款利率的具体政策或指标约束,以保持房贷利率平稳。
  事实上,考虑到整个宏观经济环境状况,即使未来LPR仍有下调可能,空间不会很大,且从行业领域来说,绝不会是房地产业。一方面,虽然贷款利率和市场利率是两个不同概念,短期内可能因为经济政策原因,变动趋势不尽相同,但长期而言,两者总体变动趋势一致。因此,在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的目标下,未来贷款下调空间不会很大。另一方面,从提振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的角度看,调整信贷资源结构是改革LPR形成机制的重要目标,而实体经济和房地产领域之间信贷资源不平衡,是此次信贷结构调整的重要领域,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贷款利率即使下调,也不太可能是房地产业。
  由此,此次LPR形成机制改革是否意味着间接“降息”,很大程度仍依赖于银行现实操作。而是否能做到精确引水“入田”,则依赖于贷款利率结构调整和后期监管。考虑到提振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可以肯定,房地产将不会是那块被“放水的田”。央行8月25日的公告已再次证明“不以房地产刺激经济”这一政策的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