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央行数字货币研发调整至“快车道”很有必要

发布时间:2019-08-22 22:00

作者:蒋光祥

  近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介绍了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8月21日,人民日报发布题为《“数字人民币”初露真容》的文章称,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数字货币系统开发正在进行,“数字人民币时代”呼之欲出。
  2019年当属数字货币“大年”。国内方面,根据8月18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深圳将“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国外方面,美国社交媒体企业Facebook于6月18日宣布将于2020年上半年发行加密数字货币Libra事,一度惊爆全球。7月16日至17日,美国参众两院对Libra举行了专场听证会。
  其实,抛却技术细节层面的“纠缠”,不难发现美国参众两院与Face-book在维护美元霸权和美国霸主地位这一点上并无不同意见。听证会的“作秀”,可以理解为美国决策层对于Libra虽然嘴上挑挑拣拣,但内心还是视这个“熊孩子”为亲生儿。换句话说,在满足一定“规矩”的前提下,放手让Li-bra干下去并推广至其他国家,很可能是大概率事件。这对中国等其他主权国家来说,无疑值得警惕。
  正如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所言,Libra被重视跟全球的美元化趋势是分不开的。这实际上是一个强势货币取代、侵蚀弱势货币的问题。在强势货币的影响下,弱势货币国家的资本可能会流向强势货币地区,寻找安全港。在人民币本外币趋同和一体化的进程中,需考虑这种货币全球化的趋势对我们的压力。同时,我们之前在数字时代牢牢占据,并顺着“一带一路”等途径输出若干优势,一旦Libra落地,这一先发优势还能保持多久,已属未知。面临Libra咄咄“逼宫”之势,我国将自己的数字货币研发调整至“快车道”,当属应有之义。
  当然,DC/EP是基于国家信用,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与比特币、Libra等现有或者将来没有国家信用支撑的“虚拟货币”有本质区别。它既非当下流行的电子钱包或网上支付,也不是要“推倒重来”取代现有人民币体系,而是对流通现金具有一定替代性的全新加密电子货币体系。虽然央行数字货币将主要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但功能实现上与电子支付有较大区别,既可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同时也能实现可控匿名。并且,央行将不会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是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即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机构兑换给公众。
  一言以蔽之,Libra的成功未知,但未来一定会出现新的全球化货币。央行数字货币无论是作为顶层设计上的战略防备还是官方版的数字币,都比Li-bra权威。这就保证了将来的全球化货币阵营中,会有我们的重要一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