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重大科技创新需要“积跬步”

发布时间:2019-05-30 23:02

作者:潘晟

  从芯片、操作系统,到应用软件、技术标准,以华为事件为标志,美国对中国科技行业展开了全方位封锁,打击“中国制造2025”重点领域的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惟能前知其当然,事至不惧,而徐为之图,是以得至于成功。面对美国的极限施压,华为展现出了强大的韧性。无论是从十年前就开始准备的“备胎”计划,还是将关键元件的库存周期从半年拉长至两年,均表明在华为心中,来自美国的“围剿”是一场必将到来的战争。退一步讲,即使在手机、PC等终端市场全面收缩战线,只要通讯设备市场的基本盘维持稳定,华为就还有相当的“战略纵深”。“在5G、光传输、核心网等领域,华为不会受到打击,还会长期领先世界很多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回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但是,华为的抗压并不意味美国此前的一系列举动是无的放矢,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在部分高新技术领域存在巨大差距。数据显示,我国的半导体消费全球占比约43%,自给率却仅10%左右。以芯片为例,除移动通信终端处理器、无线通信等领域,国产芯片的市场占有率均极低。即便是华为,在其70家核心供应商中,美国企业占比接近50%,特别是在部分光器件和软件、CPU、GPU、数据库等领域,目前还找不到美国以外的供应商,国产替代更无从谈起。
  事实上,国产手机“缺芯少屏”的软肋只是中美在科技领域深度和广度差距的一个缩影。不可否认,依托后发优势,国产手机实现了具有竞争力的性价比和应用级的创新体验,近年来在全球市场的出货量和市场占有率明显提升。但这种“物美价廉”的背后,则是研发投入的相对不足。以芯片研发为例,尽管到2020年我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缺口或高达30万人,但2019年,十年工作经验的芯片人才平均招聘工资为19550元,仅为同等工作年限的软件类人才薪资水平的一半。在此背景下,所谓的“弯道超车”在某种程度上只是走了他国核心技术的“近道”,难免受制于人。
  思所以危则安矣,思所以乱则治矣,思所以亡则存矣。回首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的两百余年,基础研究领域的创新和突破一直引领着时代变革。以IT行业为例,电磁学、数学、物理的突破,拉开无线通信产业的大幕;二进制、布尔代数、存储程序原理的提出,奠定了现代计算机的基础;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诞生,更推动着IT产业进入爆发期……如今,随着技术发展,香农定理、摩尔定律或将不再有效,意味着行业发展必须另辟蹊径,找到更聪明的设计和新想法。站在时代变革的十字路口,若还寄望于“拿来主义”,很可能错失发展机遇,在比拼硬核实力的“科技战”中陷入战略被动,甚至错过一个时代。
  好事尽从难处得,少年无向易中轻。不可否认,要实现基础研究的突破,往往需要数代人共同努力,更如同在黑暗的大海中航行,必须忍受前途未卜的迷茫和无人同行的孤寂。但正如任正非所言“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天下之事,因循则无一事可为;奋然为之,亦未必难,与诸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