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治理假结构性存款重在“三及时”

发布时间:2019-05-23 22:44

作者:莫开伟

  日前,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其中首次提出排查结构性存款,排查的主要内容包括:结构性存款不真实,通过设置“假结构”变相高息揽储。
  据央行数据,截至2018年末,我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9.62万亿元,比2017年末增长2.66万亿元,增幅38%;2019年3月末,结构性存款规模11.19万亿元,前3个月新增1.57万亿元,呈迅猛增长态势。
  所谓结构性存款,本意设计为“存款+期权”,基于嵌入的衍生品工具可划分为利率、汇率、商品、股票、信用等挂钩型产品,形成“低风险低收益+高风险高收益”资产组合。但目前,不少银行发行的“结构性存款”走调变味,并未与金融衍生产品等挂钩,收益率仅有“非此即彼”的两个档位,产品说明书中触发低收益的事项设置得十分苛刻,高收益事项则极易达成,实际是高息揽储、变相刚兑的“假结构性存款”。导致此类现象的原因较多,如近几年商业银行同业空转、非标通道等业务受到严厉监管,尤其理财新规发布后,商业银行负债受到较大制约。但最关键的是,监管部门一直未将结构性存款纳入有效监管范围,且缺乏相应法规,使之处于一种野蛮无序的“裸奔”状态。
  若让假结构性存款放任自流,带来的危害不容小觑。一方面,这将扰乱存款市场,不利于公平竞争,容易诱发存款市场波动,加剧存款不稳定状态。而且,假结构性存款属于打“擦边球”,挑战监管底线,加大金融监管成本。另一方面,其在无形中会提高商业银行的融资成本,最终这种成本会转嫁给实体企业,导致后者融资贵无解,进一步遏制实体经济的经营活力。此外,还会对投资者造成误导,认为银行的存款产品都是保本、保收益,稳赚不赔,继而逐渐对金融风险丧失足够的警惕。更重要的是,假结构性存款无异于饮鸩止渴,会在很大程度上消耗商业银行的经营利润,甚至有可能影响银行的经营生态。
  这种情况下,银保监会近日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排查结构性存款,可谓一针见血,此举既能确保存款市场的竞争秩序,降低商业银行的吸存成本,从而降低整个社会的资金成本,为实体企业破解融资贵顽疾提供有效“药方”,而且有利于督促商业银行节约经营成本,提高盈利能力,为防范化解经营风险营造有利环境。
  不过,笔者认为,虽然加强结构性存款监管具有重要意义,但要切实治理假结构性存款,关键还得做好三件事。
  首先,及时完善相关法规,将结构性存款纳入有效法治轨道,增强监管的威慑力。相关部门应加紧制订专项办法,对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的范畴、开展规模、开展标的和方式及相关信披予以明确,提高结构性存款的信息透明度,增强监管的灵敏性和准确性,消除法规缺位现象。
  其次,及时开展专项整治,将商业银行所有的结构性存款及其行为纳入有效监管范围,填补监管“真空”。建议设立结构性存款监管机构,定期或不定期开展专项整治活动,加大处罚力度,对于有假结构性存款行为的机构,一经查实,实施经济、行政双重处罚,情节严重的追究法律责任,以营造不敢造假的金融环境。
  第三,及时加强引导,消除“本位主义”思想,为净化存款竞争环境奠定坚实基础。建议监管部门督促商业银行开展系统学习或培训,提高确保结构性存款真实性的思想认识,自觉开展自查,使之回归本源,走上健康可持续发展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