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优化有奖举报”有助证券市场监管

发布时间:2019-05-20 22:19

作者:盘和林

  近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出席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暨第二届理事会第七次会议,他在讲话中提到“积极推动《证券法》《公司法》《刑法》修改和相关司法解释制定,创新执法手段,研究优化公开谴责、代位诉讼、有奖举报等制度机制,加大惩戒力度,增强监管震慑力,让做坏事的人必须付出代价,让心存侥幸的人及时收手。”
  “研究优化有奖举报等制度机制”的表述,意味着在欧美成熟市场被证明对打击上市公司违法行为有立竿见影之效的“有奖举报制度”,未来也有机会在A股出现。从利益驱动的角度看,这既是有利于激励知情人举报资本市场犯罪行为的一项有效措施,也是提高此类犯罪成本的有效途径之一。而且,从目前其他司法有奖举报来说,亦极具现实意义和可操作性。
  从海外成熟市场来看,早有证券市场举报制度。如1934年美国颁布的《证券交易法》中,已对举报奖励进行了一定的阐述,且物质奖励较为丰厚。1988年颁布的《禁止内幕交易与证券欺诈执行法》中,则规定向内幕交易举报者提供内幕交易所得的10%作为举报奖金。这是最早的根据证券业内违法欺诈行为设立的举报奖励制度。2011年8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举报程序制定了新规则,不仅明确了举报人的资格、程序及获得奖励的条件,还将奖励金额区间调高到10%到30%。2018年3月,两名举报人因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供信息,令一桩上市公司的不法行为顺利提起诉讼,共计获得5000万美元的奖励。
  相比之下,我国直到2014年《证券期货违法违规行为举报工作暂行规定》出台,才对证券业内举报奖励制度作了较明确规定,但其中未对举报人的资格和程序进行解释,奖励额度也仅是罚没金额的1%。这难免使很多知情人对于业内的违法欺诈行为“视而不见”。此外,由于未设立明确的举报程序,知情人发现违法违规行为后,不知去哪里举报,更不知该如何举报,不清楚需要提供哪些必须的证明,这都成为阻碍举报行为的拦路虎,知情人往往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主动忽略违法违规行为。
  更重要的是,举报后的安全保障问题,也是导致人们对举报违法行为“敬而远之”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方面,美国1989年通过了《举报者保护法》,特别保护了联邦雇员在举报联邦机构不当行为免遭报复,之后该法律被广泛应用于其他领域,包括证券领域。同时,美国设立的特别顾问办公室是专门负责调查对于举报者进行打击迫害案例的机构。而我国的举报人保障制度,仅仅停留在信息保密层面,之后的人身安全保障也有所欠缺。较低的举报收益,却对应较高的人身安全风险,知情人很难选择顶着巨大压力进行违法违规行为举报。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对证券监管来说,举报人制度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根据制度经济学理论,制度因其稳定性的需求导致其具有一定的滞后性,这就使仅仅通过冷冰冰的监管制度来进行证券监管远远不够,会存在很多制度空白,需要具有能动性的人进行辅助监管。在证券监管中也存在一种矛盾,即随着违法行为预防机制的完善,进行违法行为的方式会越来越隐蔽,仅仅依靠执法机关进行查处会越来越困难,其他从业者此时对违法行为的监督就变得愈发重要。
  笔者认为,随着证券市场的发展,我国也应健全举报奖励制度,让个人对于证券违法欺诈行为举报变得“有利可图”,消除对违法行为举报的“后顾之忧”,这将有助于优化我国证券市场监管。因此,易会满首提“研究优化有奖举报等制度机制”,当然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