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支持民企小微重在落实

发布时间:2019-04-18 22:36

作者:李凤文

  4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措施,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会议指出,要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扩大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规模,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针对融资难融资贵主要集中在民营和小微企业的问题,要将释放的增量资金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从本次会议确定的多项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措施来看,具有三大亮点。
  首先,建立了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当前,我国仍执行较高的存款准备金率,且中小银行与大型银行区别不大,无形中降低了中小银行资金的运用效率。而中小银行与民营和小微企业具有天然相容性,且主要支持对象正是民企小微。这种情况下,采取差别化的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既符合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又能更好地促进中小银行增加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支持,弥补大型银行在这方面的“不足”,使金融资源能有效配置到薄弱领域与环节。
  其次,确保了今年民企发债融资规模、金融机构发行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券规模均超过2018年水平。与国企相比,民营企业发债门槛较高,且限制较多,影响其通过发债渠道融资。增加民企发债融资规模,不但能减少企业对银行贷款的过度依赖,还有利于推动民企走向市场,并促进民企信用债市场回暖,改善民企债市融资环境。金融机构增加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券的发行规模,既能拓展支持小微的信贷资金来源,又可降低资金成本。
  第三,目标更进一步明确细化。本次会议明确,工农中建交5家大型银行要确保今年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在去年基础上再降低1个百分点。同时,会议就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年度支持小微企业担保贷款额度、户数,以及降低小微企业担保费率等提出了目标。这些具体措施将更有利于发挥大型银行的“头雁效应”,让企业看到希望。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货币政策的主要困境并非流动性紧张,而是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有效性不足,资金难以流向实体经济。据笔者调查了解,一些地方性银行并不缺资金,而是缺少信贷投放的动力和意愿。如某农商行,3月末存贷比仅为44.29%,大量资金被存放在同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害怕放贷后收不回。在降低融资成本方面,由于小银行揽存能力差,存款成本高(有的达到6.6%),出于盈利考虑,贷款利率很难下调。
  由此可见,解决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各项措施,在落实上还有一定难度,亟待相关部门细化措施,并监督落实。
  对银行来说,仍需提升放贷意愿和能力。一方面,要通过定向降准及实施有区别的准备金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并通过有效的考核,促使资金流向小微企业等,并以此引导贷款利率下行。另一方面,应建立有效的风险共担机制,将担保资金承担风险的作用落到实处,减少银行对小微企业信贷风险的担忧。此外,应建立科学完善的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打消基层机构及员工服务小微的顾虑和压力,使之“敢贷”“愿贷”。
  对监管部门来说,则应从政策层面积极引导银行提高信用贷款比重,降低对抵押担保的过度依赖。同时,更应加大督导力度,重点加强对法人机构制度完善、考核导向的日常督查,确保各项支持民企小微的政策措施得到有效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