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警惕银行“假结构性存款”
2018-06-11 22:03
  ■周慧虹
  央行数据显示,一季度银行业新增结构性存款1.84万亿元,远超去年全年规模(去年全年仅新增1.8万亿元)。其中,中小银行新增结构性存款超1万亿元;四大行共发行结构性存款5564亿元,远超去年全年不足2000亿元的规模。
  在传统存款已然丧失吸引力的当下,银行原本指望借助品类丰富的理财产品“扳回一局”,但资管新规出台,“刚兑”承诺被打破,令其措手不及。一直以来,银行习惯在月末、季末拉存款保余额,但监管部门适时出手遏制,尤其6月8日银保监会和央行下发《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进一步约束银行违规吸存、虚假增存、月末存款“冲时点”等行为,想通过旁门左道维护“存款立行”,看来只能是镜花水月。
  相比之下,结构性存款无疑有助于银行摆脱“成长的烦恼”,其既有存款属性,能满足客户“保本”的基本诉求与银行揽储的迫切需要,相对于传统存款又有更高的获利可能性,有条件为客户带来更高收益,进而可增强这种创新产品的市场青睐度。若无意外,结构性存款的竞争态势会更趋激烈。
  但目前来看,结构性存款爆红的背后存在不容忽视的问题,一些银行的结构性存款被认为有“假结构”嫌疑,即对应的产品并未与衍生品建立真实挂钩,银行实际承担高昂成本。正如业内人士指出,“有些期权投资是虚晃一枪,实际是银行自掏腰包,把原来送的米和油包装成金融衍生品,吸引客户。”说白了,“假结构性存款”绕开监管规定,不仅推高银行揽储的成本,且以变相理财的方式回到“刚兑”的原点。
  同时,结构性存款固然可以缓解银行“存款荒”,但从某种程度上讲,这种存款方式并不利于扶持实体经济发展。一方面,结构性存款与金融衍生品挂钩,而多数金融衍生品并不直接指向实体经济,促成部分资金在“空转”中过度损耗;另一方面,“假结构性存款”推高的银行揽储成本,最终要转嫁给从银行贷款的企业、个人,不利于解决“融资难”“融资贵”困局。
  其实,就银行来说,紧抓结构性存款不放大做文章,未必对自己全然有利。对该项业务了解不多的储户冲着“存款”与“预期收益率”慷慨解囊,结果到手的实际收益可能比预期低得多,难免引发纠纷,形成法律风险与舆论风险。况且,“假结构”影响下的银行“赔本赚吆喝”,长期看对银行经营产生的影响是正是负,尚难定论。
  银行总宣称“客户是上帝”。为吸收存款,一些银行打监管“擦边球”,通过变相抬高存款利率、发放实物、返现、抽奖等方式讨好储户;如今则想方设法以“假结构”规避监管,宁可为此自掏腰包,也要给储户一份“满意”。
  然而,银行的客户只有储户吗?其资金与服务的供给侧还有诸多企业、个人,也应该是银行的客户。但据观察,对于国有大型企业、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及收入前景可观的个人,银行或许能为之提供“上帝”式服务,相应地对于诸多中小微企业及亟待扶持的创业个体、贫困弱势群体,他们真正享受到“上帝”待遇了吗?未必。为此,各级政府及金融监管部门一再出台鼓励性政策,目前问题仍未得到彻底解决,普惠金融发展依然道路崎岖。
  银行这种结构性错位的“上帝观”是时候改一改了。若能对需求资金与服务的中小微企业和广大弱势群体“高看一眼”,像挖掘存款市场潜力一样,迎难而上,多费心思创新扶助举措,没准供给侧发力能带给银行不一样的效果。而通过将有限的资金运用到刀刃上,也可弥补因“存款荒”导致的焦虑与缺陷,进一步凸显银行扶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责任与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