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整治“现金贷”时不我待
2017-08-29 00:22   周慧虹  
   所谓“现金贷”,主要指期限短、金额小、无明确用途的信用贷款产品,主要以工薪族、高校学生等人群为发放对象。毋庸讳言,此类贷款较好满足了收入水平相对较低人群的消费急需,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传统信贷服务的空档,有利于刺激消费市场,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但令人遗憾的是,自其诞生至今,始终面临社会争议,也的确存在变味趋向。正是在变味“现金贷”助推下,一些承贷者承受了极大经济与精神压力,甚至酿成一幕幕悲剧。
  去年3月,河南牧业经济学院一名大学生欠下60多万元“现金贷”,跳楼自杀;今年4月,厦门一女大学生欠下巨额贷款,烧炭自杀,共涉及5家现金贷平台,累计借款257笔共计57万元;6月,重庆一名大学生欠下10余万元“现金贷”,在家人无力偿还的情况下跳江自杀……
  变味的“现金贷”之所以逼出人命,盖因其在看似低廉的利息下暗藏玄机。有媒体暗访多家平台发现,“利率不够,其他费用来凑”的现象在“现金贷”行业普遍存在,只是收费名目各不相同,大部分平台的实际利率也因此远高于36%的民间借贷利率上限。承贷者一旦陷入其中,尤其出现逾期情况时,高额的逾期费及管理费、手续费等负担会越来越重,逼得他们多头借贷,不停“借新还旧”,不堪其苦。而为迫使承贷者就范,有些机构要么以暴力、骚扰手段实施野蛮催收,要么滥用个人信息,以种种侵犯个人隐私的方式威胁承贷者还款。如此变味的“现金贷”害人不浅,它不只侵害承贷者及其亲朋的合法权益,危及社会和谐稳定,同时也影响其本身健康持续发展。
  据行业人士介绍,一些不良平台花大价钱投放广告,拼抢客户,使“守规矩”的平台没了活路,从而助长“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业生态,将“现金贷”引向穷途末路。众所周知,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当前金融工作面临的重要任务,“现金贷”乱象某种程度上与之相悖,不利于风险防范,侵蚀金融安全。
  今年4月,银监会印发《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就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提出要求,明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依法合规开展业务,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
  如此指导意见的出台固然及时,然而截至目前,具体监管政策尚未正式落地。
  为使“现金贷”不致因变味而继续害人害己,急需对之加以规范。鉴于各“现金贷”平台鱼龙混杂,有必要完善监管政策,对从事现金贷业务的机构设置准入门槛,强化对其经营者的现场、非现场监督检查。鉴于“现金贷”业务开展过程中存在“利率不够,其他费用来凑”问题,有必要进一步明确涉及收费、利率等方面的限制性规定,防止一些“现金贷”平台因过多的“自由动作”扰乱市场、危害社会。
  在此基础上,面对社会信用体系尚不成熟,一些“现金贷”平台不得不通过多维度、多手段进行反欺诈甄别与补救的现状,还需监管部门牵线搭桥,引导正规经营的平台积极与国家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商业征信机构对接合作,尽可能帮其一把,为其高效放贷、借助信用惩戒方式顺利收贷创造良好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