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地方政府单方“废函”要不得
2017-08-25 05:35   莫开伟  
   近日,湖南省宁乡县人民政府发布关于融资担保函作废的声明,引发各界广泛关注。此次“废函”是由地方政府单方宣布,规定从2015年1月1日后当地政府出具的所有担保函、承诺函全部作废。
  据媒体披露,当地政府声明“废函”是依据三个文件精神:财政部等六部委发布的50号文和87号文件,以及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布的32号文规定金融机构为融资平台等企业提供融资时,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以担保函、承诺函、安慰函等任何形式提供担保,必须全面改正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不规范的融资担保行为。
  应该说,地方政府严格执行中央政府要求制止违法违规举债、防范引发财政风险和金融风险的初衷是正确的,但财政部50号文和87号文只对地方政府融资担保行为提出了规范要求,并没对文件出台前地方政府出具的“两函”有要求全部作废的规定;至于湖南省人民政府的32号文是否增加“废函”规定,没有看到具体内容,即便增加了“废函”条款也是与财政部文件要求相违背的。
  众所周知,担保函、承诺函实质是地方政府做出的一种信用践约,它充分反映地方政府的诚信形象;要求地方政府具有履行契约精神,不得寻找借口无故推脱履约责任。显然,宁乡县人民政府“废函”之举缺乏政策依据,属于单方强制行为,于法于理于情都不相符,有行政乱作为之嫌。
  从客观经济现实看,地方政府凭借行政权力,强制“废函”,会带来一系列不良连锁反应。
  首先,会激发当地金融机构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滋生抵触心理,甚至可能采取报复行为。目前,当地金融机构有的借口向上级汇报,暂不交出“两函”;有的提出“废函”需增加其他担保措施;有的表示若要“废函”就提前还款,今后地方政府借钱要抬高成本,让其碰“硬钉子”。倘真的形成这种局面,会导致金融机构、企业和政府“三败俱伤”。其次,会形成“羊群效应”,若“废函”之风传播,让其他地方政府效仿,有进一步恶化银政关系、银企关系之虞,既会导致金融机构大面积的信贷违约风险,也会使地方经济发展受到影响,更会让政府形象受损。据媒体披露,湖南省还有一些地方政府存在“废函”现象,如张家界市武陵源区等就发生了类似问题。
  此外,会动摇民间资本参与PPP项目的信心,也会影响金融机构支持当地经济发展的决心,更会增加破解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困局的难度。目前,不少PPP项目是地方政府力举倡导的投融资项目,很多由当地政府出具担保,若地方政府贸然“废函”,不单影响投资项目建设,更会恶化民间资本投资生态环境,挫伤民间资本投资信心和兴趣,同时会迫使金融机构收缩对当地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让地方经济陷入更艰难的生存境地。
  由此,当地政府应深刻认识简单粗暴“废函”的危害性,在处理“两函”时全面权衡利弊,尤其注意可能诱发的不良连锁反应。目前正确的做法是,不采取单一、粗暴强制行动,应讲求法治和契约精神,避免将规范融资行为与以“废函”手段试图逃避融资担保责任混为一谈;即便要“废函”,也应与金融机构及企业加强联系和沟通,在形成一致意见的基础上再做决定。同时,对原来出具的“两函”与财政部50号文和87号文关于规范融资行为的要求进行区别,采取变通、灵活、有效的手段解决,避免盲目“一刀切”,以致产生各种不良社会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