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1-0101 邮发代号:3-90     回到首页>>

财 经 银 行 理 财 证 券 外 汇 黄 金 保 险 收 藏 期 货 房 产 汽 车 教 育 职 场 科 技 时 尚 微 博 舆 情 互联网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A叠头版
银行理财收益随资产端下滑
2016-08-29 22:14  记者周轩千 

  

  近期,银监会下发《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中国银行业协会理财业务专委会近日在其理财周报中称,“据悉,新规的推出一方面控制了理财资金投资在权益市场和非标市场的比例,另一方面又限制了银行非标资产对接特殊目的载体的资管通道。不断下滑的市场利率或有可能带动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出现下滑,建议投资者投资前注意理财产品比例配置。”

  收益非首要

  东方证券分析师唐子佩日前在报告中指出,银行理财资金一直以来都是监管的重点,监管的必要性首先在于规模高速增长,“2015年底银行理财规模达到23.5万亿元,近五年来年度复合增长率达到53%。庞大的银行理财资金被投入到各类金融产品中,任何对其的监管变动都会引起金融市场资金供给的显著波动,从而影响金融产品价格,不利于金融市场的稳定。”

  唐子佩同时指出,“监管必要性还体现在银行理财的特殊性。相对于其他的投资产品(基金、资管产品等),银行理财产品投资对稳健性的要求更高,对收益率的要求相对更低,这也是监管层对其资金投向进行限制的一个重要原因。”

  华创证券分析师周冠南认为,银行理财增速将放缓,但“价格”依然比较刚性。“未来监管趋严,特别是对于非标项目的从严管理,可能会使目前现有‘资产’再匹配‘负债’的理财扩张模式受限。伴随‘信贷型’理财的减少,理财余额增速会放缓,预计年内难以超过30万亿元。另一方面,由于高息资产减少,理财收益率被动下行,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将有所降低,同时未来更多的净值型产品将打破投资者的‘刚兑’认知。”周冠南表示,“尽管资产端高息资产减少,但商业银行受制于同业竞争和规模扩张的约束,以及负债成本的约束,银行主动降低理财产品收益率的空间不大。”

  债市引导银行理财收益

  周冠南指出,银行理财分散投资于各类基础资产,因此,各类基础资产的综合回报率将决定理财收益率。

  “银行间同业存款是银行理财配置的主要品种之一,主要作为流动性管理工具,是理财配置中的低息资产,作为理财利率下限。”周冠南称,“2015年以来,货币政策相对宽松,银行间流动性宽裕,资金利率下行明显快于理财利率。”

  周冠南同时指出,作为银行理财配置的主要资产,债券引导理财收益率,“债券利率和理财收益率轮动周期匹配,且债券利率领先于理财收益率,进一步证明资产利率决定负债利率。”

  “一般来讲,利率拐点先于信用拐点,信用拐点则先于理财拐点,因为理财收益率受负债端成本限制,相对刚性。”周冠南指出,“理财价格调整的快慢,取决于产品的超额收益空间和市场竞争程度。理财收益率上行主要是银行让渡超额收益空间,收益率下行则主要因受同业竞争的限制而存在刚性。”

  非标资产价格曾经带动银行理财收益率快速上升,但此后,受监管限制,银行理财投资非标的占比逐步减少,同时,非标资产与标准化债券的利差也被压缩,收益率有所下降。周冠南指出,“非标不再成为牵引理财收益率的主导因素”。

  “出于扩大规模的考虑,银行理财倾向于在安全边际范围内配置市场收益率最高的品种,这部分资产将对整体理财市场收益率形成牵引。”周冠南另外指出。

  去杠杆将使银行理财利率下行

  《征求意见稿》按照资本净额对银行进行分类,50亿元以下的银行只能开展基础类理财业务,50亿元以上的银行可以开展综合类理财业务。其中,基础类理财不能投资非标债权和权益资产。唐子佩指出,这条规定对大多数大中型银行不构成威胁,受影响的是小型的区域性银行,而后者理财投资风格激进,资本金带来的安全垫又比较薄弱,限制小型银行投资范围是保护投资者的一个手段。

  《征求意见稿》同时规定,理财产品总资产不得超过净资产的140%。唐子佩表示,“当前银行理财投向固定收益市场的产品通常杠杆率较高,这一规定若施行,可能会有一定影响。”周冠南则称,“整体而言,目前银行理财杠杆率并不超过1.4,也不存在银行理财要借道公募基金扩大杠杆的必要。但对小银行而言,委外业务规模较大,且杠杆率普遍高于1.4,未来有较大去杠杆的压力。”

  《征求意见稿》还要求,银行理财若要对接非标债权资产,只能通过信托通道。唐子佩指出,“非标债权资产所代表的主要是类信贷业务。站在监管层的角度来说,一是希望银行理财对接这类资产需要有比较成熟的风险隔离机制,二是监管层能够比较紧密地跟踪资金流向,能及时进行产品的穿透核查。原本,银行理财走的通道以资管公司为主,包括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但是资管类通道受证监会监管,银监会对理财产品的穿透式监管需要进行跨部门合作,这无疑大幅提高了协调难度。”

  周冠南表示,监管趋严会导致银行理财对接非标项目显著减少;即便理财可以绕道信托投资非标,但理财对接的非标资产整体规模依然受到‘8号文’对余额占比不得超过35%和资产占比不得超过4%的限制,而在信托端也受到信托公司资本金的限制,过去依靠券商资管计划快速扩张非标资产规模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监管趋严必然导致业务成本增加,信托通道成本及理财计提风险准备金的要求,都会约束非标类理财的快速扩张。”周冠南指出。

  中金公司分析员陈健恒、唐薇指出,“在大的‘资产荒’格局不变的情况下,如果未来债市杠杆不能放或者成本提高,结果将不是倒逼债券利率上升,而是倒逼银行理财和保险等较高的负债端成本下降。例如,如果不让放杠杆,那么现在资产管理机构都不会去接单比较高成本的委外投资,理财等机构资金运用不出去,最终只能下调理财利率,最终引导社会下降最慢的那部分利率下行。”

特别策划

上海商务经济加速转型升级
    改革开放以来,商业一直是支撑上海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之一,“十里洋... [查看详细]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网上订报 | 投稿信箱
上海金融报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06025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