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1-0101 邮发代号:3-90     回到首页>>

财 经 银 行 理 财 证 券 外 汇 黄 金 保 险 收 藏 期 货 房 产 汽 车 教 育 职 场 科 技 时 尚 微 博 舆 情 互联网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A叠头版
银行理财“量”“价”齐受压
2016-08-02 07:18  记者周轩千 

  

  银监会近日下发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理财新规”)遭公开披露,虽只是征求意见稿,但监管趋严造成银行理财增速进一步放缓、收益率进一步下行已成共识。

  银行理财增速短期放缓

  根据中金公司估计,目前我国的银行理财产品余额约为25.4万亿元,比2015年初增长约10万亿元,增幅为70%;6月末理财产品余额与5月末基本持平,较今年初增长约8%。

  穆迪日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15年底,理财产品对接资产占影子银行融资余额的40%;在银行资产中占比达11%,去年几乎翻番。

  中银国际分析师袁琳指出:“如果新规在短时间内执行,那么理财产品的销售额增速势必会受到冲击。首先,非标资产投资增速将放缓,因为信托公司通道受到更严格监管要求,这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银行资金的投放。第二,虽然实际发行中理财产品分级的情况非常少,但对部分相关产品的限制,可能会对需求产生一定负面影响。因此,投资非标资产和非上市股权的理财产品占比将受限制,将导致这类理财产品增速放缓。第三,理财产品用于购买权益类资产的数量可能短期内会受影响,这主要是证监会将对股权资管计划的杠杆和增发项目使用资管计划等采取严格限制,这将影响权益类理财产品的增速。”袁琳表示,“至于银行理财资金不能投资股票,由于存在机构、私人银行和高净值客户的例外处理,我们认为对银行而言,投资股票的资金来源基本没有影响。”

  华创证券分析师屈庆、吉灵浩也表示,银行理财监管趋严将导致理财整体规模增速放缓,“首先,监管趋严会导致理财对接非标项目显著减少,过去理财对接非标资产是先有项目再发行理财,即典型的资产驱动负债的发展模式;现在非标投资受限,理财规模也会被动减少。其次,尽管理财可以绕道信托投资非标,但非标整体规模依然受到‘8号文’的限制,而在信托端也受到信托公司资本金的限制,过去依靠券商资管计划快速扩张非标规模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再次,监管趋严必然导致业务成本增加,包括信托通道成本及理财计提风险准备金的要求,都会约束非标类理财的快速扩张。”

  “长期来看,我们认为理财产品将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产品多样化也将是大趋势。仅从产品形式等方面来制约理财业务的发展,长期效用甚微,我们维持原有预测,即未来三年理财产品同比增长20%以上,明显高于存款8%的增速。”袁琳表示。

  收益比较优势下降

  穆迪报告指出,理财产品收益率和1年期基准存款利率之间仍存在较大差距。不过,随着理财产品收益率下降速度大于存款利率降速,两者间的差距已有所收窄。穆迪称,理财产品越来越明显的呈现批发性质,可能是收益率下降的一个原因(同业理财投资者占比从2014年底的3%上升至2015年底的13%,同期个人投资者占比从60%降至49%)。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分析员易峘在报告中指出,目前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率仍高于长期可持续水平。“虽然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已从2015年初5.5%的水平下降到目前的3.9%左右,但仍远高于无风险利率(5年期国开债收益率现为3.1%)和AAA级企业债收益率(3年期收益率现为3.2%)。”他们估计,银行理财产品的“可持续”回报率可能在3%以下。

  “目前,在‘资金池’的支撑下,理财收益下行滞后于债券收益率的下行;但如果严格按照征求意见稿执行,则资产端投资范围收缩、净值型产品要求其配置也更倾向于净值型资产等,或将倒逼理财产品利率进一步下行。”中金公司的张继强等分析员表示。

  就此次理财新规对收益率的潜在影响,平安证券分析师励雅敏表示,“信托通道费率的提升以及银行对非标配置的限制,将加速银行理财收益率的下行。”袁琳则表示,“非标投资和股权投资可以拉动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对这两类投资的限制将导致理财产品收益率小幅下滑,但由于市场竞争激烈,理财产品的成本下滑幅度并不大。”

  “随着债券收益率持续下行,理财产品资产端可获得收益进一步降低,理财产品负债端高成本无法支撑,即将开始和资产端形成正反馈。”中信建投分析师黄文涛、曾羽表示,“长期看,银行理财收益率下降到一定程度后,将失去吸引力,规模增速减缓,从而倒逼理财‘刚性兑付’改革。”

  预期收益型产品向净值型转型

  国泰君安分析师指出,银行理财业务理应是资产管理业务而非存贷款业务,否则就应该一并纳入表内,统一实施资本充足率、不良率、流动性等监管。而我国银行理财业务的现状是:既不是存贷款业务,也不是真正的资产管理业务。

  对于理财产品如何回归资产业务的本源、如何打破“刚性兑付”的软约束这个问题,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2015年中国银行业理财业务发展报告》指出,主要手段是预期收益型产品向净值型产品转型。该报告称,“在把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改造为净值型理财产品的过程中,商业银行要把资产的收益和风险同时传递给客户,对该类理财产品的资产配置以公开市场中可交易的金融资产为主,包括货币类资产、债券类资产、权益类资产等,取消预期收益率,代之以历史业绩和业绩基准,投资者可参考历史业绩进行产品的选择和判断。此外,要增强商业银行的信息披露和尽职义务,可设定业绩基准并与投资者约定,当产品的投资业绩超过业绩基准后,银行分享部分超额收益。同时,为增强银行进行投资的尽职义务,可以考虑对超额收益计提风险准备金,如果投资的资产发生了信用风险,银行可用风险准备金来核销该部分风险。”

  黄文涛、曾羽指出,新规中计提风险准备金的规定以及引导产品结构变化的意图,明显是为银行理财产品亏损产生的兑付难题以及为打破刚性兑付作准备。“预期收益率型产品主要都按产品管理费收入的50%计提,而净值型、结构性理财和其他理财产品则按产品管理费收入的10%计提,差距达40个百分点。由于风险准备金是从利润中计提,商业银行将损失一部分利润,而为了利润的节省,商业银行将很有动力把产品从预期收益率型为主转变为净值型为主。”黄文涛、曾羽表示,“计提风险准备金的要求说明在当前局面下,监管层对于理财还是持有维持刚性兑付的态度,避免无法兑付的可能的发生。而引导产品结构变化,说明未来打破理财刚性兑付还是势在必行的一件事,也只有打破了理财刚性兑付,面对未来频发的信用违约事件,商业银行才不至于产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特别策划

中国金融进入“普惠时间”
    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日前在成都召开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上公开表示... [查看详细]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网上订报 | 投稿信箱
上海金融报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06025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