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A叠头版
美税改影响中国经济几何
2017-12-05 01:39   记者马翠莲  
 
  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于11月16日和12月2日通过大规模税改法案,引发全球市场关
注。业内人士表示,美国税改法案对中国经济影响是多方面的,未来需积极关注应对。

  我国面临资本外流压力

  但压力总体可控

  尽管美国参众两院的税改版本还须分别提交投票,表决通过后才能提交总统签署成为法
律,但特朗普税改政策的大方向已明确——未来10年减税规模达1.4万亿美元,企业所得税
从当前的35%降低至20%,个人所得税也将得到不同程度减免,同时跨国公司将获得利润回
流的减税机会。

  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表示,税改会刺激美国企业加大本土投资和
海外利润回流美国,导致我国面临资本外流压力。而税改有利于提振美国经济前景预期以及
美元和美债收益率,间接导致人民币汇率承压,加剧资本外流。“汇率和资本外流互为因果
,在税改影响下,将面临一定压力。”

  “但无需过度担忧,压力总体可控。”李慧勇表示,一方面,中国经济基本面正在改善
。今年以来,经济增速企稳复苏,出口恢复正增长,贸易顺差总体维持在较高水平,这对人
民币形成支撑;另一方面,企业债务重整已基本完成。企业债务去美元化过程出现逆转,再
次开始大量举借外债,将带来跨境资本流动的改善;此外,政策组合拳已有效打破人民币单
边贬值预期。市场对待汇率波动更加理性,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监管也维持严格,“羊群”效
应、跟风换汇现象已得到有效遏制。“预计明年人民币汇率将在6.5-6.9区间内波动。”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表示,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有三个方面:首先
,短期内将吸引在我国的美国资本回流,并对未来国际贸易造成影响,美中之间的贸易摩擦
与纠纷短期内可能有所增加,新的国际贸易规则和条件的形成或将面临激烈的博弈和再平衡
过程。其次,税改政策叠加美联储加息,将有效提振市场对美元的信心,人民币在资本外流
和美元走强的双重因素影响下,将面临一定的贬值压力。但汇率不会有大幅贬值,国内汇率
形成制度正逐步完善,随着我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进一步增强,经济基本面向好将为人民币
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稳定提供支撑。

  “除了资本之外,也会吸引制造业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和相关人才流向美国,一定程度
上削弱我国相关产业的竞争优势。但同时,美国减税会刺激国内消费和投资增速,需求改善
也会提振进口,或将对我国机电、化学制品等传统出口产业形成利好。”吴琦指出。

  积极不着急主动不乱动

  进一步加大降税费力度

  目前市场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美国税改会对世界其他经济体带来多大冲击。中国现代
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认为,美国此次减税外溢效应巨大,2018年全球
经济的不确定性将大幅增加。

  日前,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凤凰网财经峰会上称,“全球最大经济体税收政策的调整
的外溢性影响不可忽视”。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硕士生导师葛玉御博士表示,相对于关心特朗普税改对美国企业、居
民和宏观经济的影响,我们更应关注税改对其他国家尤其是我国的“溢出效应”。

  葛玉御指出,最直接的“溢出效应”是在世界范围内引发新一轮减税浪潮,这与1986年
里根政府税制改革掀起的减税浪潮既有相似之处,也有显著不同。相似之处在于美国自身的
减税力度确实很大,且势必会引起多数国家的跟随行动,如英国已宣称到2020年将企业所得
税税率逐步降至17%;不同之处在于经过30多年发展,大多数国家已建立了相对完善的税制
,面对美国税改的冲击,需要做的不是“推倒重来”,而是“相机调整”。

  就我国而言,葛玉御表示,从短期看,“溢出效应”包括减税压力和非税效应。一是近
期减税压力。在税收征管水平并不高的当下,我国不具备大规模减税的条件,但面对特朗普
税改不能无动于衷,应沿着既定改革方向,加快改革节奏,在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
得税改革上主动作为。二是撤资、资本外流和贬值的非税效应。美国更低的企业税负可能会
刺激美在华公司撤离,一方面会影响相关产业就业和收入,另一方面也许会为国内企业提供
新的成长空间。与此同时,美国减税吸引全世界资本流动,我国会面临较大的资本外流压力
和为平衡贸易而产生的人民币贬值压力。“短期看,挑战大于机遇,但从长远看,未尝不是
好事。特朗普税改会倒逼我国加速在税制、资本市场、产业结构等各方面的改革进程,做到
‘积极不着急,主动不乱动’,站在新的起点上深化改革,展开国际竞争与合作。”

  关于美国降税会否影响未来我国货币政策走向,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金融分析师鄂永
健和高级研究员刘健表示,“中国货币政策仍将以经济基本面为主要依据。2018年中国经济
增长仍将平稳,通胀可能温和回升,国际收支逐步好转,防风险和降杠杆仍可能是货币政策
排序中较靠前的目标。预计2018年货币政策不会比2017年宽松,但跟随美联储加息可能性相
对不大,通胀水平和经济状况也难以达到支持加息的地步。美国经济稳步回升及减税等可能
带动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海外利率上行对中国国债收益率有一定推升作用,加之中国通胀
回升,预计市场利率中枢小幅抬升,中国国债收益率短期内仍可能高位运行,但趋势性上升
或继续大幅上升可能性也较小。”

  复旦大学证券研究所副所长王尧基表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美国大幅降税势必对中
国产生较大影响,将使本应留在我国的部分外资及中资流向美国,很可能使人民币汇率走软
、人民币资产价格走低,一定程度上削弱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但我国应正视并采取措施积极
应对,在继续搞好既定改革及调整的同时,应通过进一步加大降税费的力度、加快收入分配
改革步伐等举措,进一步降低企业负担、增加民众的现金收入,从而对冲或缓解美国降税带
来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