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A叠头版
金融开放蹄疾步稳
2017-11-14 02:18
  近日,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国新办吹风会上表示,中方决定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
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上述措施实施三年
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将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
、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三年后
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放宽至51%,五
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

  开放是资源配置优化的进程。自从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我国金融市场在
“走出去”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不仅已有5家金融机构跻身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
成为资本金充足、经营稳健的市场化经营主体;而且,A股已被宣布正式纳入MSCI新兴市场
指数,以及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的互联互通机制的陆续落地,均彰显了我国金融市场正
在稳步开放,在全球市场的参与度和话语权与日俱增。

  此次大幅度放宽乃至在限定时间内取消外资进入金融业的投资比例限制,既是我国在践
行加入WTO时的承诺,更是顺应国内经济金融发展需要的必然选择。近年来,尽管外资已经
逐步参与我国金融行业竞争,但我国金融机构仍享受着较高的持牌红利。以银行业为例,作
为在业务层面开放较多的金融领域,外资银行的发展仍受到一定限制,目前在银行业金融机
构总资产中的占比仅2%左右,远低于13%左右的世界平均水平。与之相类似,保险市场是
我国对外开放最早、程度较高的金融市场——除了人身险公司的外资股权比例和一些政策性
险种外,外资保险公司基本均已享受了“国民待遇”,但数据显示,2016年,28家寿险合资
公司原保费收入1388亿元,占寿险全行业6.4%;22家财险外资公司原保费收入189亿元,占
比2%。

  历史经验表明,相对闭塞的环境更容易纵容低标准,进而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甚至
引发系统性风险。正如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题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的署名文章中强调,“当前的金融风险隐患,是实体经济结构性失衡和逆周期调控能力、
金融企业治理和金融业对外开放程度不足,以及监管体制机制缺陷的镜像反映”、“改革开
放是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历史经验和未来抉择”。因此,只有进一步加大金融开
放,让外资更加广泛、深入地参与市场竞争,促进境内外金融机构相互信息交流和取长补短
,才能更好地发挥“鲶鱼效应”,打开新的市场空间。

  当然,作为实体经济的血脉,金融业牵一发而动全身,金融监管必须跟上金融开放的步
伐。近年来,我国金融监管体制全面升级,“强监管”已成为市场共识。未来,随着金融开
放的进一步深化,我国金融监管的顶层设计亦需要加速与全球接轨。毫无疑问,这将是一个
风险与机遇并存的过程,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市场开放和监管升级带来的变革,必将为我国
金融业发展提供更为强劲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