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A叠头版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弹性加大
2017-10-13 00:40   记者周轩千 


  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向波幅较大。本周二,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终结六日连贬,调升220个基点;当日收盘价报6.5861,创9月20日以来新高,较上一交易日424个基点的涨幅,为逾一个月最大。周三,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升432个基点,创6月1日以来最大升幅。周四继续调升33个基点,报6.5808,收盘价6.5888。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向记者指出,近期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既有内因,也有外因,但主要由美元指数波动导致。分析人士对中短期内人民币汇率走势的预期有所分歧,但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弹性加强的趋势不改。
  汇率弹性上升符合汇改目标
  "近期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明显,既有政策层面引导的影响,也有市场主体的因素。"刘健表示,"如央行9月8日发布《关于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的通知》规定,9月11日开始将购汇准备金由20%调整为零。9月1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即期汇价收报6.5239,较前日收盘价贬值622个基点。当然,9月11日美元指数升值0.7%也是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重要外部因素。而市场在年初普遍预计人民币汇率仍将有较大贬值,但2017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出稳步升值态势,尤其6月以来持续升值(这也得益于美元指数连续下跌的配合),使部分持有外汇的企业出现集中结汇的局面,也对汇率产生一定影响。9月中旬的美联储偏鹰派议息会议声明带动美元反弹,人民币汇率相应出现回调。但总体来看,近期人民币汇率波动主要由美元指数波动所致。"
  逆周期因子也是目前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的一部分。刘健指出,逆周期调节因子主要目的是适度对冲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缓解外汇市场可能存在的"羊群效应"。因此,人民币出现持续、较明显单边走势预期时,就可能触发逆周期因子,但与人民币汇率升值或贬值无必然联系。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指出,近期人民币汇率弹性上升,考虑到中国建立更灵活汇率制度的长期目标,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
  招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李刘阳认为,在当前汇率形成机制下,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弹性增加、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维持基本稳定是大方向。鉴于10月之后美元指数总体反弹,人民币对美元却加速升值,进而导致CFETS指数在国庆长假后明显拉升。李刘阳预计,如果人民币盘中再度出现超越一篮子货币的大幅升值,中间价将会适当调弱,以放缓有效汇率的升值速度。
  刘健预计,未来随着美元指数反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出现回调,CFETS指数也可能小幅下跌,"中短期内,人民币汇率可能继续出现小幅回调。内部来看,四季度及2018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仍面临下行压力。外部来看,受美联储缩表和加息预期、税改等影响,美元指数小幅反弹也可能带来人民币汇率的回调。"
  中银国际分析师预计,未来人民币汇率将以加大双向波动为主,在目前汇率基础上的年内贬值幅度有限。
  兴业研究分析师郭嘉沂、张梦认为,考虑到美国财政部汇率半年报、特朗普11月访华以及十九大即将召开,政治因素对于汇率的影响或暂时占上风,叠加国庆长假效应,人民币相对美元大概率维持宽幅区间震荡、升值动力更强;待政治影响退却后,需关注经济与利率拐点,届时美元兑人民币将重获升值动力。资本外流趋势已逆转
  梁红指出,短期内中国可能再现外汇流入,人民币基本面有良好支撑。其判断的最新理由是,9月,在美元走强背景下,中国外汇储备上升170亿美元至31085亿美元。以SDR计值的9月外储增加122亿至21995亿,为今年2月以来首次上升。"据我们大致估算,9月外储变动隐含的当月外汇净流入约120亿美元。9月可能录得外汇流入,对于人民币需求及外汇流动是相对积极信号,因为9月中国贸易顺差可能收窄,而国庆黄金周出游及海外开学季等9月特有的'季节性因素',会推高当月的换汇需求。"梁红称,透过短期波动看,中国经济基本面有望继续改善,而市场上仍存有巨量人民币"空头"头寸(其估计2014年来累积的人民币"空头"头寸为3000亿-6000亿美元),维持对人民币汇率及中国外汇头寸偏积极的观点。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日前指出,从总体资本流动来看,中国的持续资本外流在2017年上半年终于得到趋势性扭转。他表示,中国的非储备性金融账户在一季度和二季度分别出现368亿美元与311亿美元的顺差,预计下半年顺差有望进一步扩大。其中,无论是外商直接投资(FDI)还是对外直接投资(ODI)的流量,都在上半年呈现下降趋势。最新数据显示,以美元计价,8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93.6亿美元,同比增长6.85%,录得两年来单月最大涨幅,但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就此指出,8月单月数据是偶然的。事实上,1-8月,以美元计价,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815.04亿美元,同比下降5.10%;以人民币计价,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5479.4亿元,同比下降0.2%。
  "资本外流压力的减轻,对中国宏观经济至少带来两个好处。一是中国货币政策独立性有所增强。二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时间窗口重新开启。"张明表示,"如果说在资本大量外流、贬值预期高涨的背景下,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可能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那么,当前情形下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时机似乎又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