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A叠头版
策货币政策应审慎回归常态
2017-03-28 06:49
 在近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指出,货币政策在
经过多年的量化宽松后,目前全球已经到达此次周期的尾部,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将不再是宽
松的政策。但周小川同时指出,由于全球经济在不同国家以不同的速度复苏,因此,货币政
策也不可能完全协调一致。

  本轮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以美国为主导,世界主要经济体纷纷出台量化宽松政策,以刺
激经济走出衰退“泥潭”。但不可否认的是,超常规的货币增长自然有其“后遗症”,特别
是随着经济的复苏,泛滥的流动性推动资产价格持续上行,在一定程度上产生资产泡沫,并
导致泡沫膨胀,甚至造成“流动性陷阱”,裹挟着央行继续推进宽松政策。以日本为例,尽
管全球利率水平上升令其执行货币政策的成本提升,且资产购买计划的余地已非常有限,并
带来挤出效应,但在本月举行的议息会议上,日本央行仍按兵不动,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
还表示“如有宽松必要,下调负利率也不是不可能”。可见,货币政策边际的收紧可谓遥遥
无期。

  在此背景下,全球已越来越意识到货币政策所面临的局限性并采取行动。以美联储2015
年12月首次加息为标志,本轮货币宽松周期迎来拐点,此后,各大央行都试图以渐进方式逐
步退出宽松政策,促使货币政策回归常态,我国也不例外。去年底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明确提出,2017年“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
,努力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亦强调
,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余额预期增长均为12%左右。而在
美联储3月如期加息后,我国央行上调了各期限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OMO)利率10个基点;同
时上调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利率,进一步体现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取向。毫无疑问,在
当前国内经济面临转型压力、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分化加剧的背景下,保持货币政策稳
健中性殊为不易。不过,相比欧洲央行、英国央行等受困于经济形势和政治风险的货币当局
,我国良好的经济基本面给了央行更大的回旋余地。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2月,全
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0156.8亿元,同比增长31.5%,增速比上年12月加快29.
2个百分点,比上年全年加快23个百分点,呈恢复性增长。稍早些时公布的数据还显示,今
年以来,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企稳回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达9.5%,整体运行延
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稳中向好的态势,为央行流动性管理工具利率上调创造了有利条件,提
供了合适的时间窗口。

  展望未来,从国际环境看,虽然各国货币政策分化,但中美当前均处于实体经济向好、
资产价格上涨的状态,未来货币政策取向趋同是大概率事件,有助于弱化人民币贬值预期,
而相对稳定的人民币汇率,无疑将增大我国货币政策的调整余地。从国内环境看,在防风险
被放到更重要位置的前提下,货币政策大概率更强调针对性,并将进一步强化与财政政策、
监管改革等的协同作用,共同促进我国经济稳中有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