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A叠头版
2月官方和财新制造业PMI双双回升 经济继续趋稳回暖
2017-03-03 03:42   记者王菲  
   国家统计局3月1日公布数据显示,2月官方制造业PMI回升至近三个月新高51.6,为2012年以来第三高,且为2011年以来首次连续5个月高于51。同时发布的2月财新制造业PMI也较1月回升0.7个百分点至51.7,创下四年以来次高位。对于两大指标的回升,分析人士认为,这表明中国经济增长趋稳态势已比较明确。
  2月PMI增长超预期
  数据显示,中国2月官方制造业PMI为51.6,预期51.2,前值51.3,非制造业PMI回落至54.2,前值54.6。2月财新制造业PMI为51.7,前值51。
  星石投资点评:“2月PMI超预期升至51.6,连续7个月处于荣枯线以上,从分项数据来看,内需、外需生产均有回升,结合近期非金融企业中长期贷款创新高,说明制造业企业对经济预期明显乐观、生产积极性提高、融资意愿增强,制造业投资有望延续2016年上半年以来的好转趋势,本轮经济企稳的动力比市场预期的要强。”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指出,制造业继续保持稳中向好发展态势,主要呈现四方面特点:一是制造业市场需求回升,生产趋于活跃。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为53.7和53.0,分别比1月上升0.6和0.2个百分点。二是国内外需求有所改善,进出口继续回稳向好。新出口订单指数和进口指数分别为50.8和51.2,均高于1月0.5个百分点,连续4个月位于扩张区间。三是新动能持续发力,装备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PMI为53.3和54.6,分别高于制造业总体1.7和3.0个百分点,特别是装备制造业PMI为近三年的高点。其中,通用设备、专用设备、电气机械器材、计算机通信电子设备等制造行业PMI连续位于较高景气区间。四是企业对未来发展信心持续增强。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为60.0,连续两个月上升,且处于高位景气区间,企业对市场预期继续看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也表示,“经历去年12月、今年1月连续小幅回落后,2月PMI指数出现回升,且持续7个月保持在荣枯线以上,表明经济增长趋稳态势已比较明确。综合PMI指数反映的情况,预计2017年将实现良好开局。”
  与官方制造业PMI回升趋势一致,2月财新制造业PMI较1月上升0.7个百分点至51.7,已连续6个月维持在荣枯线上方。财新智库莫尼塔宏观研究主管钟正生表示:“2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录得51.7,比1月上涨0.7,为近4年来次高增速。分项中,产出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均较1月有所回升;原材料库存返回扩张区间,但产成品库存继续下滑,厂商补库存的持续性还有待观察。投入和产出价格指数仍保持高速上涨,但较1月进一步放缓。2月中国经济继续回暖,但尚不能断言趋势形成,二季度或是关键窗口期。”
  经济大概率平稳增长
  2月份,中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4.2,比1月回落0.4个百分点,连续5个月保持在54.0及以上的较高景气区间,表明非制造业增速虽有所放缓,但总体延续较快增长的运行格局。可以看出,目前市场正处于经济企稳预期的修复中,尽管对持续性仍有分歧,但机构普遍判断2017年经济大概率维持平稳增长趋势。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表示,去年四季度经济向上的动能依然强劲,今年一季度会延续,预计一季度GDP增速可能接近7%。但伴随终端需求减弱和再库存接近尾声,二季度增速会有所回落。
  中金首席经济学家梁红此前表示,近期PMI与PPI趋势都呈明显“V”型,恢复比较明显,预计一季度可能看到7%的经济增长。近期中金公司也上调了对今年全年经济增速的预期,从原来的6.7%上调至6.8%。
  在机构人士看来,中国经济已呈现回暖趋势。“我们一直说中国经济是L型,还在讨论什么时候是L型的底,现在看来,我们好像已经开始往上走,很多经济学家预测一季度经济能到6.8%、6.9%,这比去年已经有一定的提升。有些人还担心去年经济增长很大一部分依靠基建和房地产,这些投资尤其是房地产在今年可能不可持续。从数据看,今年的增长还是落到制造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表示。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则强调,“中国经济L型拐点已过,偏执看空中国经济必犯大错。”他坚定看好中国股市长期健康牛,这是未来较长时间中国资本市场最为确定的机会,重点关注高端供给、行业龙头。
  两会今日起正式召开,对此,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认为,“两会很可能遵循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随后若干重要会议确定的政策基调。预计政府将把GDP增长目标从去年的6.5—7%小幅下调至6.5%左右;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效,在提高财政预算赤字率的同时,继续通过多种准财政渠道支持公共项目;货币政策则保持稳健中性且基调偏紧;金融监管有望进一步增强,并加强监管协调;房地产调控保持因城施策,防范房地产市场泡沫是政策重心之一;供给侧改革着力推动去产能、农业农村供给侧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债务处置以及降低企业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