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A叠头版
人民币汇率大涨有因
2017-01-06 05:58   记者周轩千  
   2017年1月1日起,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新增11种2016年挂牌人民币对外汇交易币种(由13种变为24种),包括南非兰特、韩元、阿联酋迪拉姆、沙特里亚尔、匈牙利福林、波兰兹罗提、丹麦克朗、瑞典克朗、挪威克朗、土耳其里拉、墨西哥比索。分析师指出,未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有望更加稳定,但因以美元为首的单一货币在篮子中的权重下降,人民币相对美元等币种的弹性可能更大。
  货币篮子代表性加强
  “经过此次调整,货币篮子中的前五大货币占篮子权重的65.4%,低于此前的75.3%。同时,前十大货币占篮子权重的82.8%,低于此前的95.3%。这些变化连同货币更多样化的篮子,可能有利于人民币汇率指数在2017年更稳定。”大华银行环球经济与市场研究部分析师全德健指出。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在公告中指出,篮子货币权重采用考虑转口贸易因素的贸易权重法计算而得,本期调整采用2015年度数据。此次新增篮子货币权重累计加总21.09%,基本涵盖我国各主要贸易伙伴币种,进一步提升了货币篮子的代表性。
  新增的11种篮子货币中,除了3种是北欧国家货币,其余8种都是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其中,韩元的权重高达10.77%,在新增篮子货币合计权重中占比近半。在全德健看来,新增韩元并不令人意外:“自2013年以来,韩国一直是中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2015年占中国进口额的10.3%;其次是美国,占中国进口额的9%。2015年,韩国是中国的第四大出口市场,约占中国出口额的4%,这一比例在过去几年中一直保持稳定。”
  “CFETS篮子货币权重主要考虑贸易权重,因此可以反映我国整体的贸易状况。而货币篮子越丰富,涵盖的双边贸易的区域就越多,提升了CFETS篮子的代表性。同时,篮子币种越多,也有助于分散单一币种的汇率波动对CFETS指数的冲击,有助于维持CFETS指数的稳定。”申万宏源分析师李慧勇表示,“反过来,也可理解为币种增加有助于分散风险,CFETS指数可以容忍某一币种更大幅度的波动。”
  兴业研究分析师郭嘉沂指出,CFETS权重更新并不会像一些机构认为的那样,使人民币中间价弹性减小,反而因为在美元指数走强时,新指数较旧指数更能保持相对稳定,使人民币相对美元获得更大的弹性。
  人民币对美元仍有贬值压力
  虽然美元权重从26.40%下降4个百分点至22.40%,但全德健指出,美元仍是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的重要组成部分。若把美元和港币合并计算,二者在新篮子中的合计权重依然很大,达到26.68%,但低于旧篮子中二者32.95%的合计权重。
  “美元实际权重并没有表面看似的大幅下降,因为阿联酋迪拉姆、沙特里亚尔以及港币均为联系汇率,其本质几乎等于美元。”兴业研究分析师郭嘉沂、郭昀松指出,“这次新增货币权重中,阿联酋迪拉姆和沙特里亚尔所占权重较大,分别为0.0187%和0.0199%。所以,综合抵消后,实际美元权重下降约2.4%。”
  全德健表示,调整人民币汇率指数的篮子货币权重、新增一些新兴市场货币以及下调美元权重等举措,并不意味着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压力就会下降。他强调,人民币汇率归根究底取决于市场信心和基本面情况。只要关于资本流出压力或国内基本面疲软的看法仍然存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依然会走软,这与人民币汇率指数的篮子货币权重无关,“对于人民币的前景,鉴于国内债务担忧、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美国经济复苏,短期内我们预计其会继续走软,即使重新调整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从长期看有助于建立更市场化(减少以美元为重点)的汇率机制。”
  “我们依然维持2017年人民币汇率小幅贬值的预测,理由一是人民币并未高估,二是管理层并不会让人民币大幅贬值。”国元证券研究员郑旻表示,“随着央行预期管理加强,人民币打破一致贬值预期、短期急涨,营造双向波动的特征,我们认为人民币很难再现恐慌性下跌,全年仅小幅贬值。”
  多因素促离岸人民币汇率大涨
  昨日凌晨,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一度涨破6.87关口,最高达6.7858,较1月4日最高点涨幅超过1000个基点。这也带动了在岸人民币的走升。以1月5日下午收盘价计,1美元对人民币6.8817元,比1月4日大幅上调668个基点,创11个月最大单日涨幅。
  对于此次人民币汇率大涨背后的原因,郑旻强调,央行并未出手,大涨只是印证了一句名言——“市场永远走向一致预期的反面”。
  “人民币在离岸市场的上涨,其外因归功于美元趋弱。事实上,最近几日美元指数在103上方受到较大阻力,甚至已开始调整;但人民币在一致看贬的情况下,形成空头强弩之末的低位横盘。”郑旻分析,“汇率上涨的促发因素在于做空人民币的成本近日连续攀升,中国香港离岸人民币Hibor利率居高不下。在连续大涨两日后,隔夜利率1月4日小幅回落近81个基点至16.94767%;7天利率则连涨三日,1月4日至15.05433%,这是压垮做空汇率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郑旻指出:“央行的预期管理发挥作用,这是人民币上涨的内因。央行一直表示,要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这是针对一篮子货币基础上的基本稳定,而非针对美元,人民币不应该也没有必要跟随美元升值。元旦后,监管层针对外汇和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监管持续发挥作用,这一切都向市场释放了央行有能力保持外汇市场稳定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