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难忘的露天电影

发布时间:2019-07-18 23:02

作者:丁兆永

  谁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童年,那是梦的开始,也是心中一道不可磨灭的风景。虽然我的童年物质生活并不充裕,但露天电影给了我无穷的喜悦,让我感到无比温馨、快乐、充实、美好……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没有什么娱乐场所,唯一的娱乐工具就是收音机。于是,看免费的露天电影就成了村里人的一大乐事。露天电影大多是乡文化站为丰富农村娱乐生活而放的,多选在夏天的晚上。冬天有时也放映,尽管天气寒冷,但邻村的人仍然蜂拥而至,看得有滋有味,不觉其冷。只要村里的喇叭一吆喝:“晚上放电影”,整个小山村就会沉浸在喜悦之中。
  毫无疑问,村里孩子们是最快乐的,大家奔走相告,并猜测今晚放什么电影,是武打的,还是打仗的?大家都期待着。
  对孩子们来说,看电影最大的任务是去抢占位置,太阳还没下山,他们就纷纷从家里扛出大小、长短不一的板凳,跑到晒谷场上占据有利位置,来不及搬板凳的,就找些石块连接成四方的“围城”,划分出各自的“势力范围”。有的干脆找些棒子搭个框框作为自己的“势力范围”,有时候因为占位而发生冲突,不过小孩子打得快,好得也快,电影一放映就忘记了这件事。
  那个时候,露天电影还是很新鲜的事。在晒谷场上,到处晃动着赶来看电影的人,就像过节一样热闹。本村的会从家里搬来小板凳,从几里地外赶过来的就找块砖头、石头或木桩当作凳子,找不到的就站着看,不一会就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再后来者挤不进去,只能踮起脚来看。还有的父亲让小孩子骑在自己的脖子上,也有淘气鬼倚在人家的墙头上,时不时传来你踩了我的脚、他抢了他的位的争吵声,真是热闹非凡。
  大家坐好后,眼巴巴地盼着天快点黑下来,心里犹如无数只蚂蚁在爬,痒痒的。好不容易捱到天完全黑了下来,放电影的人才慢悠悠地来到场地。当一束耀眼的白光投射到银幕上时,电影就要开始了,喧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最高兴的还是小孩子们,在放映机灯光的照射下,摆着手或者扮着各种鬼脸,引得大人们一阵哄笑。小孩子巴望着快点儿放映,但观看之前往往还有一道程序——领导讲话,队长或是大队干部总要喋喋不休、不厌其烦地发表一些时兴的讲话,可场子里喊叫的喊叫,打唿哨的打唿哨,各种杂音混在一起,根本没把主讲人放在眼里,那个现场秩序真是糟透了。
  不过,当银幕出现某电影制片厂名、唱起嘹亮歌儿时,沸腾的现场才渐渐安静下来,大伙儿都把目光集中在幕布上。《渡江侦察记》、《上甘岭》、《闪闪的红星》、《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红色娘子军》……是我们孩时的精神食粮。还有很多影片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如《林海雪原》、《红牡丹》、《少林寺》、《高山下的花环》、《烦恼的喜事》、《杜十娘》等。多少年过去了,电影里的情节依然记得非常清楚。在那娱乐活动贫乏的年代,电影带给我们的乐趣,实在是其他东西所无法比拟的。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那些看露天电影的日子,让童年单调的生活快乐了许多,每每想起,就如同老电影一样,温馨地从心头流过。好多年以后,我听到了一首怀旧歌曲《露天电影院》:“我家楼下的空地是一个电影院,在夏天的夜晚它不再出现,如今的孩子们已不懂得从前,那时候的人们陶醉过的世界……”,顿时令我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