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祖父的藏书

发布时间:2019-04-18 22:36

作者:李爱华

  老公的堂弟结婚,乘着四月的艳阳天,随他来老家小住几日。
  年近七十的婆婆一大早就带着孙子去看热闹,老公忙着跟发小聚会,我一下子成了“闲人”。
  踏着木质的楼梯,信步走上阁楼,靠墙的旮旯里,一个做工精致的小木箱吸引了我。拂去上面的灰尘,轻轻掀开,一箱古朴典雅的发黄线装书映入眼帘,我不禁大喜。
  沏一壶清茗,依窗而坐,取出一本《诗经》读了起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掩书闭目,思绪飞扬,想那古人的爱情,不正如这四月的天气,温暖养心?
  我又信手翻阅一本封面残破的书,竟看到梁朝吴均的《与朱元思书》:“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何为“峰”?何为“谷”?让我对“世务”有了更深切的体会。
  徜徉在书的海洋,时间于我仿佛已不存在。“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的《离骚》让我精神振奋。正陶醉时,房门忽然被推开,是老公回来了。当他看到放在我身边的那个木箱时,一脸的惊愕。原来那个木箱是他祖父的遗物。他的祖父是一位私塾先生,嗜书如命,据说一辈子的最爱,除了祖母就是那些书了。可惜在“破四旧”时期,祖父许多藏书不是被烧就是被抢了,只留下这一箱子的珍藏。为了这一箱子藏书,祖父挨过打,受过伤,经常抱着它们东躲西藏……总之,那箱书几乎是祖父用命才保全的。
  “祖母已过世好几年了,不然她可不会轻易让人打开那个木箱。”听了老公讲的往事,让我情不自禁又翻起那本《离骚》来,前路漫漫,又长又远,就算上天入地,屈原誓将会对它进行求解探索,真乃气壮山河!祖父如不是当年舍身保书,怎有我今天的阅读收获?
  再想想自己日复一日单调重复无甚佳绩的工作,不觉为自己的平庸汗颜。握着屈原的手,我起身走到门口,极目远眺,在那山巅上似乎看到一位老人的笑脸。
  易中天先生曾说过:读书以谋心,是为了精神充实。沉浸在这书中,所有的名利仿佛已不复存在,一切喧嚣烦恼也全部忘却。
  感谢祖父和他的那箱书,让我的心灵经历了一次诗意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