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石上菖蒲慰幽寂

发布时间:2019-04-11 22:56

作者:鲁珉

  第一次知道菖蒲是玩那款单板机游戏《仙剑奇侠传》,菖蒲是最低等级的药材。在游戏中,被对手攻击后生命值急剧下降,点击一株菖蒲,生命值立马增加,菖蒲就是救命草。那个时候没有实物概念,也不知道这个植物是何方神圣。后来才知道,菖蒲就是小时候母亲常说的蒲草,小河小溪以及背阳有水的地方,甚至石缝中都有生长。
  菖蒲或许就是仙草。古诗云:“石上生菖蒲,一寸八九节。仙人劝我餐,令我颜色好。”原来菖蒲不仅是药材,也是可以服食的。服食后还可以延年长生,难怪游戏里这样设计,食之可以增加生命,就连圣人孔子也曾食用过菖蒲。《吕氏春秋》中记载,孔子学周文王将菖蒲腌了吃,但因味苦,“缩项而食之”。尽管如此,孔圣人居然可以连续吃了3年。
  不仅是孔圣人喜欢菖蒲,就连纵横天下的汉武帝,也对菖蒲钟爱有加。六朝《三辅黄图》中这样记述,“汉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建扶荔宫以植所得奇草异木,有菖蒲百本。”菖蒲这种并不高大的草本植物,居然可以走进皇家林园,其身份突然放大了许多。
  “石盆养寒翠,六月如三冬。”宋朝张九成在《菖蒲》一诗中写道,足以说明千年前菖蒲已经移于盆中,制成盆景。东坡居士更是盆景迷,他曾于蓬莱丹崖山旁,取弹子涡石数百枚,用来盆养菖蒲。陆游也在《菖蒲》诗中曰:“雁山菖蒲昆山石,陈叟持来慰幽寂。”唐代时,菖蒲就走出溪头涧畔,成为文人案头清供,给文人增添雅气与悠然。忍寒苦、安淡泊、临清泉、寄山石,正是中国传统文人的精神写照。
  菖蒲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你看,生长在河边石缝的菖蒲,总是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不论是水流的溪沟,还是仅有寸土的石缝,菖蒲都能茂盛地生长。那个时候,母亲总会扯几兜蒲草回来晾干,在炎热的夏天用来驱蚊虫。点燃一把菖蒲草,老屋里立刻弥漫着淡淡的清香。
  菖蒲的香是淡雅的,不像沉香那样高贵、久远,也不像兰香那样张扬、热烈。它的香总是悠悠地弥漫,不经意地会浸入你心脾,醒透深沉,带着生拙的味道。
  或许因为菖蒲太过普通,连外型都没有一点儿特色,长条型的叶片,不论夏天烈日炎炎,还是冬日寒风凛冽,它都顽强地生长着。即使是无一寸土的岩石缝里,它也会长得异常茂盛,附着在哪里,就在哪里自顾自地生长。
  “留得菖蒲酒一杯,与公今日寿筵开。”隔着千年时光,让我领略了它从不言语的款款深情。菖蒲,在给我们展示一个顽强的身影时,也显露出平常外表下隐藏着那颗柔软的心。
  青如兰的菖蒲,却没有兰的娇气。不论是青涩的春,还是枯黄的秋,都不曾轻易枯黄过,犹如从不曾枯黄过对故乡的记忆。
  “是为白石清泉伴,乞与蒲团便垛根。”漫漫人生旅途中,惟愿心中也生长出一株郁郁葱葱的菖蒲,简简单单地活着,携一颗初心淡然地走过风雨,不论外面世界怎样的繁华与喧嚣,我依然是原来的我,不与娇艳争锋,犹如石上那株菖蒲,用坚韧与顽强,静静地走过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