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母亲做的棉被

发布时间:2018-11-08 23:03

作者:魏益君

  每当天气渐渐变凉的时候,乡下的老母亲就开始做新棉被了。棉被,这是曾让我辛酸又带给我温暖的宝贝。随着母亲飞针走线,我的思绪总会飞向记忆的远方。
  那时家里人口多,兄弟姐妹5个。晚上睡觉,父母搂着最小的弟弟,姐姐和妹妹睡一起,我和二弟睡一张床。那时家里穷,到了冬天,旧棉花做成的一床粗布棉被,因为太窄,总遮不住我们的身体,加之二弟睡觉不老实,夜里老蹬被子。冰冷的夜里,一床被子你争我拽,有时会露出大半个身子,冻得我簌簌发抖。后来,我干脆和衣而睡,把多半被子匀给二弟,自己只占被子的一点边。
  多日不脱衣服,身上生了虱子,虱子爬进被里,每次睡觉我和二弟就被咬得奇痒无比,身上的皮肤被抓挠得露了血丝。
  每天晚上睡觉前,母亲就生一堆火,把我们的被子放在火上烤一阵,许多虱子就掉进火里,烧得“啪啪”作响。尽管如此,因为虱子繁衍速度快,没几日又爬满被子。
  有天晚上,母亲不在家,我和二弟就生火烤虱子,因为没有掌握技巧,等闻到焦糊味时,被子已经着火了。我赶紧把被子摁进水缸。母亲回来看到受惊吓的我们和烧坏的被子,无声地哭了。母亲自言自语地说:“被子少,生虱子,是因为我们家缺铺少盖,太穷了啊!”那一夜,我和二弟依偎在父母的被子里直到天明。
  第二年春上,母亲在自家的田地全部种上了棉花,说以后绝不再让孩子们受冻。秋天,白生生的棉花丰收了,弹出的棉花温软如酥,洁白似雪。冬天来临的时候,母亲套了两床新棉被,还给我们每人做了一件新棉衣。我们钻进温暖的被窝里说闹着,母亲脸上就像开裂嘴儿的棉桃一样喜庆。
  从那以后,母亲就年年种棉花,每到过年都会给我们套一床新棉被。记得我结婚那年的冬天,母亲挑了最好的棉花给我们弹了几床新被褥,爱人嫌难看,就偷偷另买了一床。可到了用时就有比较了,买的被子看着花哨但不实用,怎么也没有母亲套的棉被柔软暖和。从此,爱人再也没有买过新被子。
  每次盖上母亲套的新棉被,我的身心就温暖一回。不知道是被子真的暖和,还是棉被上有着母亲的温度,反正每接过一床母亲送的被子,心里就溢满虔诚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