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横秋

发布时间:2018-10-11 22:39

作者:宋殿儒

  我愈来愈感到横秋一词不仅仅是辞典上的那几种意味,而是觉得它贴近了秋天的况味儿。
  李白说:“水流寒以归海,云横秋而蔽天。”(《悲清秋赋》),这只是说了秋天的表象——秋天水也寒了,仍不失方向,寒冽也归海;云也浓了,几乎游走在天空之上,大有蔽天的丰满之势。
  范仲淹说:“长风方破浪,一气自横秋。”(《和运使舍人观潮》),这不过是换个角度在说秋天的表象而已。就连明朝叶小鸾的“盖闻朱颜既醉,最怜炯炯横秋。”(《艳体连珠·目》)也不过是把秋天比作美人的眼睛赞叹一番而已。
  其实,秋天真正的美,远远不在它“艳、冷、爽”的多彩风韵,而在于它默默不语,而充满奉献精神的那个丰硕。
  秋天一来,大地万物好像一下从夏日的火热中跌到了“爽凉”天地。人们身心惬意,大有美秋之感。可是接下来不久,就会发现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在悄无声息地变化,一些花草开始萎靡,一些树木开始变色,就连动物和人都好像变得紧张而小心。
  最明显的是,地上的植物都收敛了长势,开始一心一意地孕果,或者加紧朝自己的子实输送营养,为完善自己生命的最终目标——结出硕果,而紧锣密鼓地奋斗。
  几乎是时日行到中秋,大地上的所有物质都不再夸夸其谈,而是埋头霍霍行动。之前张扬快乐的绿叶,也不再摇曳浓绿的舞姿,而是鼓足力气,涨红脸蛋,把自己所有的筋脉都尽快地输送给果实。
  田野里的人们也和植物一样,中秋过后就会不由地紧张起来,把握住大自然给予的每一个有效节点,耕好将要下种的麦田,收获已熟透的瓜果……秋天里,庄稼人和地上的植物一样,都在为一年的硕果梦想而紧张地赶路。
  当进入晚秋的时候,秋天就会变得格外萧杀冷峻,甚至不近人情。在白露后的某个早晨,它会不近人情地降一场苦霜,刮一场寒风,让世界一瞬间变得一片凋零,之前的黄绿和艳红,都被它摇离枝头,成为纷纷落英,让行人都纷纷裹紧衣襟……
  真正的横秋不在色光里,而在它默默行走的奉献里和春华秋实的硕果上。人生何不如此,历练过苦风霜雨之后的成功,才是“老气横秋”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