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爱到骨头发白

发布时间:2018-09-06 23:31

  ■朱丽娟
  多想爱爱到骨头发白让手和头发到白蒙蒙的雨中去旅行让手握着手
  静静地变成骨骸
  ——顾城《多想爱》他遇到她时,他七岁,却像一个八十岁的老人瘫坐在轮椅上。她十岁,像一只天鹅一样美丽优雅。谁能想到一个老小孩和一个少女,一个老太和一个襁褓里的婴儿,一个拖船工人和一个芭蕾舞演员,两条截然不同、交错相向的人生路,就像平行又相交的线,在交汇处激起了火花。那火光短暂、羸弱,让人不敢呼吸,不忍触碰,却依然无法逃脱一直静静等待在身后的宿命。
  电影《返老还童》,一个时空交错的故事,一个逆着生长的人,一段跌宕冗长、历经沧桑的叙述,让我嗅到了生命的凄凉、生死的无常和爱的无奈。已是第三次观看这部影片,却总会在片尾看到已衰老成婴孩的本杰明,在爱人黛西的怀里,在生命最后一刻,他用孩童纯净充满爱意的目光,久久地注视着这个祖母一般的苍老女人,然后轻轻地闭上眼时,依然忍不住眼角的湿润。
  这世上最让人悲戚之事莫过于我深爱着你,却要接受某一天将你忘记。当你渐渐老去,当我渐渐忘记,我知道,分别的日子越来越近。关于爱情,关于生命,没有什么是永恒,还好,我们在彼此最美的年华曾经灿烂地相遇;在时光的尽头,留下往事悠悠,点点花痕。
  其实,最好的结局,莫过于透过你温暖的眼神,安静地离去。
  “晚安,本杰明。”
  “晚安,黛西。”
  这是电影里的爱,死亡不能带走所有,爱比死更坚强、更持久。
  孙燕姿曾经唱过:“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有些相遇命中注定,躲过了今天,躲不过明天,躲得过他,躲不过自己,因为你是在和自己相遇,在他的心灵中找到自己。
  她和他相遇时,“我们已入中年,三月桃花李花开过了,我们是像初夏的荷花。”不,连荷花的季节都过了。他们隔着遥远的距离,看见的都是对方的影子,但他总能捕捉到她细微的心理,他太了解她了。因为爱,只要几个月甚至几天,就把她看到骨头缝里去了。
  他们建造了乌托邦,在一个洒满阳光的地方,他外出打猎,她在家采集食物;他为她把烤肉切割成小片,她为他用果子酿造美酒;她一如少女在河边浣洗,他在一旁晾晒,时不时逗她几句,她咯咯笑得河水发亮。他们说,我们无法刻意寻找,只需相信,相信爱一直在那里,我会爱你到老,爱你到满头白发,直到死为止。
  这是书本里的爱。“假如我来世上一遭/只为与你相聚一次/只为了亿万光年里的一刹那/一刹那里所有的甜蜜与悲凄/那么,就让一切该发生的/都在瞬间出现/让我俯首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让我与你相遇/与你别离/完成了上帝所做的一首诗/然后/缓缓老去。”
  “当我老得布满了老年斑,你是否还爱我?”黛西问道。
  “当我老得尿床,你是否还爱我?”本杰明也问道。
  没有什么比这一瞬间更能打动我了,世上没有什么是永恒,而这,恰恰是最接近永恒的永恒。
  爱,可能会生不逢时,可能会错过,可能会迟到。但爱就是爱,不问迟早,永远不嫌老,我就爱你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的脸上布满的皱纹。在千万人之中,只愿意留在你的身旁,陪你终老,来见证你生命的丰美和凋零。
  人生如此,已无遗憾,亦不觉生命被蹉跎,不觉人世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