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舆情·声音

金融机构退出机制初现银行发卡重量更应重质

发布时间:2018-09-10 23:47

作者:记者傅烨珉

  舆情观察金融机构退出机制初现
  根据上海金融报社舆情组的监测,刚刚过去的一周(9月3日至7日),国内金融领域照例被媒体广泛关注,不论监管部门还是金融机构,重要动态皆“跃然纸上”。
  先看监管机构。9月4日,央行与全国工商联召开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9月6日,证监会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修正案》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就这两个举措而言,前者体现监管部门倾力搭建对接合作平台,促进银企面对面沟通;后者反映出监管部门意欲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保护上市公司与投资者合法权益。经媒体报道后,均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不过,要说上周哪家监管机构最受瞩目,非银保监会莫属,这主要缘于其召开银行保险监管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不仅安排部署下半年经济金融工作,将互联网金融风险、房地产泡沫、不良贷款、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确定为风控重点领域,同时,还强调中央决定将银监会和保监会的职责整合,组建银保监会是国家统筹经济金融工作全局作出的战略性顶层设计。
  对此,媒体当然不会忽视。有的“划黑板,敲重点”,在报道中重申银保监会定调“防风险仍是银行下半年工作关键词”;有的披露随着“三定方案”(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落地,银保监会人事调整大幕业已开启。还有的注意到根据“三定方案”,多个监管部门被赋予个案风险监控处置和市场退出措施,并承担组织实施具体工作职能,说明呼吁多年的金融机构退出机制有了实质性体现。
  正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所指出的,“只有生,没有死”,“进来容易,出去难”,不利于金融市场生态平衡,不利于资源优化配置以及经济系统多样性的产生。市场退出机制提了很多年,确实需要实质性启动。
  再看金融机构,诸如普及宣传网络安全法、运用大数据助力普惠金融、送金融安全知识进社区等都已是“家常便饭”。上周真正被媒体“重点关照”的,当属A股上市银行发布完毕的2018半年报。此间,除了对比业绩、查找差距、展望未来以外,一些媒体还将目光锁定银行半年报另一个关键词“减员”,推出了《上半年国有大行只减人不加人》、《银行等“多金”行业提前过冬,开启一轮裁员降薪》、《减员进行时!四大行半年减少3.2万人,有一类岗位被大量取代》等报道。本报亦刊发记者采写的《金融科技浪潮“促”银行减员,基础岗员工转型“正当时”》,其中援引专家分析指出,金融科技不断发展是造成银行大量裁员的主要原因,但也为基层柜员转型创造了有利契机。
  一周热议银行承销地方债出新政
  9月伊始,银保监会下发了《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商业银行承销地方政府债券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新预算法实施后,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兑付方式由财政部代为还本付息变为省级政府自发自还,地方政府债券规模管理比照国债实行余额限额管理。
  @某接近银保监会人士:《通知》有利于引导银行严格约束新预算法实施后的地方融资行为,能在国家财政“一盘棋”的债券管理政策导向下“扶优限劣”,降低银政合作和债券投资风险。同时,《通知》放开了监管对银行一些非审慎指标的“管制”,给予银行更大经营自主权。@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此前银行“自投自买”地方债模式,有20%比例限制。现在《通知》要求地方政府债券参照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意味着银行用来投资地方债的额度更大。《通知》还将增加地方债需求,降低融资成本,有利于稳定经济。下半年,稳增长的积极财政政策下补短板,基础设施建设是发力重点,地方政府支出是重要方面,在这个时间点出台《通知》恰逢其时。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地方债发行提速背后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可能使资金需求重新回升。如果基建投资增速回升,将对下游制造业融资需求形成拉动。如果宽财政得以最终兑现,基建投资增速的回升可能逐步传导至其他经济主体。积极财政带来的融资需求回升,可能增加商业银行对于资金,尤其是长期资金的需求,进而改变当前供给升、需求降的资金面格局。
  @某银行业内人士:《通知》对于银行承销、购买地方债的意愿还不好说。因为目前《通知》只涉及承销环节,相比之下,银行更看重持有地方债环节是否沿用20%的风险权重。此外,地方债风险权重是否能调降至零,现在还不确定,主要原因是调低地方债风险权重与巴塞尔资本协议相关精神有所冲突。
  “小金”视点银行发卡重量更应重质
  工行,1.56亿张;建行,1.15亿张;招行,1.14亿张;中行,1.037亿张;农行,9333亿张……此乃上半年几家上市银行信用卡发卡业务的“显赫战绩”。与此同时,截至6月末,中信、兴业、浦发、光大银行的信用卡发卡增速分别达到39.89%、37.28%、35.12%和29.25%。
  此外,根据半年报,有13家银行的信用卡交易额总计12.92万亿元。佼佼者如招行信用卡,上半年交易额同比增长41.23%;平安、兴业、浦发银行的刷卡交易量同比增速也分别达到89.9%、66.41%、64.36%。另据央行统计,2017年人均持有信用卡0.39张,2018年二季度末已变成0.46张,基本上每两个人就有一张信用卡。
  从表面看,国内银行信用卡业务正处于“最好的时代”。但形势果真一片大好吗?不见得。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信用卡还款半年逾期总额756亿元,这个数字在2016年末是535亿元,2017年末是663亿元,2018年一季度是711亿元,二季度环比增幅达6.35%。可见,发卡量不断攀升的背后,信用卡逾期增速在加快。如招行信用卡不良率为1.14%,比年初增加0.03个百分点;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增至1.58%;平安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增至1.19%。哪怕这不算近忧,也应当是远虑。
  近年来,信用卡在国内愈加普及,不仅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便利,更成为银行增加营收的重要工具。然而,信用卡“免担保人、免保证金申领”、“先消费、后还款”的特点,也给了别有用心者可乘之机。除了部分人恶意透支、拒不还款外,通过冒名办卡实施诈骗的行为屡屡发生,不仅给受害者带来烦恼,还严重扰乱金融秩序。根据新浪与51信用卡联合发布的《2018年信用卡行业报告》显示,在信用卡现存问题中,排名前两位的分别为“被盗刷”(占比21.93%)和“信用卡诈骗”(占比17.88%),由此可见一斑。
  此外,一些银行为争夺信用卡客户,可谓出尽“法宝”。但对持卡人来说,要真正留住他们的“心”,关键要看银行能否履行办卡时的承诺,提供优质的服务。虽然多数银行能做到将客户利益放在首位,却也免不了个别银行服务欠妥,令消费者大倒“胃口”。如近年来,“被”办卡继而“被”透支现象屡屡发生,其原因之一就在于银行“醉心”发卡,却疏于管理,审批时未按规定核查申请者身份,让不法之徒钻了空子。
  由此,在信用卡领域展开又一轮“跑马圈地”后,银行不妨暂缓脚步,想想在追求发卡数量的同时,是否忽视了发卡的质量。说到底,信用卡量增是一柄“双刃剑”,倘服务与管理有一项不到位,就会给银行自身及持卡人都造成危机,难免“乐极生悲”。尤其随着消费金融创新升级和个人经济活动日益丰富,持卡人会对信用卡服务提出更多样化的需求,信用卡市场还会不断出现新情况、新问题,银行更有必要加紧机制改革,进一步完善规范信用卡业务,当发卡的量与质“齐飞”,才能真正笑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