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本市场

沪伦通配套规则落地 资本市场开放程度将继续扩大

发布时间:2018-11-05 23:55

作者:记者李思

   沪伦通距离正式实施再近一步。11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正式发布实施了上交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伦交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以下简称“沪伦通存托凭证业务”)相关配套业务规则。
  “1+3+4”配套规则发布
  据悉,此次发布的配套业务规则共8项,包括《上海证券交易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上市交易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上市预审核、跨境转换和做市业务等3项业务指引;以及风险揭示、信息披露和收费相关等4项配套通知。
  《上海金融报》记者了解到,上交所此前已就《暂行办法》等4项业务规则向市场公开征求意见,共收到约200条反馈意见和建议。总体来看,市场主体对沪伦通存托凭证的业务模式和规则架构基本认可,所提意见主要集中于业务实施、规则执行和具体操作层面的细节问题。
  上交所相关负责人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后续还将通过制定配套指引、操作指南和组织培训等方式,进一步明确相关操作性事项。
  值得注意的是,沪伦通存托凭证业务开展初期,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以下简称境外发行人)并无融资安排,仅以非新增股票为基础证券在境内公开发行上市中国存托凭证。这一公开发行上市模式,有别于市场所熟悉的境内股票首次公开发行上市(IPO)模式,不存在新增股份集中公开发售和申购等环节,而是按照一定机制通过跨境转换建立起必要的流动性后,即申请上市交易。
  “以中国存托凭证(CDR)为例,其跨境转换的过程,包括了上市前的初始生成阶段、上市后的持续转换两个阶段。从业务环节来看,跨境转换又包括生成和兑回两个方向。”上交所国际发展部相关负责人向《上海金融报》记者介绍,“跨境转换是境外市场存托凭证业务的通行做法。沪伦通允许跨境转换,主要是考虑为发行上市CDR建立初期的流动性,同时也有助于沪伦通存托凭证的合理定价,符合沪伦通存托凭证业务的国际化项目定位。”
  “这样的安排有利于海外机构在我国推行CDR时,配合监管更好地进行制度完善,避免投机套利的产生。”恒天财富研究院执行院长周荣华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基于存托银行发行的凭证,境内外上市股票的转换交易需要经由存托银行的监控,投机者通过境内外股票买卖的行情差异进行套利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另一方面,与基础股票可以按既定比例相互转换,有利于市场自主调节供需,保持与基础股票的价格联动,有效避免套利的产生。
  在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方面,《暂行办法》与征求意见稿并无太大差异,即个人投资者应当符合申请权限开通前20个交易日证券账户及资金账户内的资产日均不低于人民币300万元。
  上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考虑沪伦通业务较为复杂,对投资者风险认知和承受能力要求较高;从港股通、股票期权等创新业务的经验来看,资产规模是对投资者进行适当性管理和评估风险承受能力的重要参考。同时,在投资者交易的具体操作上,投资者只能在二级市场买卖CDR,不能委托券商去生成和兑回境外基础证券。
  资本市场开放程度将继续扩大
  随着沪伦通配套规则落地,近期已有不少企业开始“筹谋”赶搭“首班车”。例如,华泰证券此前披露公告称,将在伦交所发行GDR(全球存托凭证)。与此同时,伦交所企业汇丰银行相关发言人声称,“我们正在研究沪伦通项下CDR发行的相关规定。”
  “对于企业来说,到伦敦发行GDR,需要考虑的因素比较复杂,估计不会太快,明年上半年或能看到企业在伦敦发行GDR。”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曹啸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在伦敦发行GDR的中国企业主要是在英国、欧盟有业务的企业,或者存在业务的国际化布局需求的企业。这类企业在伦敦发行GDR可通过资本市场提升声誉和影响,有利于国际市场业务的开展。”“对于汇丰银行等企业而言,在A股发行CDR一方面可通过国际化融资渠道,得到更多的资金来源,补充在亚太地区的经营现金流。另一方面,可有效提升上述公司在华经营形象和品牌,并得到当地监管和投资者更为广泛的监督和调研,加强本土化经营。”周荣华表示,“此外,在华发行CDR有利于海外上市公司全球化资本运作的效率提升,并增强国际投资者对于公司投资价值的认可度。”
  对于A股市场,周荣华表示,国内资金对优质资产的需求较为强烈,在伦交所上市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一方面有望带来更先进的管理经验和融资操作方式,间接给国内企业树立海外优质企业资本运作的范本。另一方面,加大对外开放是中国下一阶段经济工作的重点之一,加速海外优质企业在华发行CDR,有助于中国投资者享受到海外优秀企业的经营福利,并激发国内企业转型。
  值得关注的是,与当前沪伦通CDR即将落地不同,此前热度颇高的创新企业发行CDR似乎暂无进一步消息。“小米等创新企业推迟CDR发行,主要原因是CDR发行制度还需进一步筹备和完善,且今年1至9月A股整体行情波动较为剧烈,监管层需要平滑CDR发行对于A股市场的流动性预期影响。”周荣华表示,“对企业来说,发行CDR也需要慎重考虑估值等因素,实现市场秩序和企业发行价值的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