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编读往来
飞单,又见飞单
2017-10-13 00:40   撰文民声  
   喜读武侠小说者,大凡知晓已故台湾武侠名家古龙笔下名著《飞刀,又见飞刀》。之所以在此“套用”古先生这部书名,是曰“飞单,又见飞单”,缘于这一违规现象于银行业内屡禁不止,纵监管利剑高悬,仍有人“刀口舔血”,好似不受重罚“誓不回头”,令人“叹为观止”。
  根据三季度银监会系统披露的罚单显示,目前“飞单”问题(为获取高额佣金提成,个别银行员工利用职务之便,向客户私售既非本行自主发行,亦非本行代销的第三方机构理财产品),在京沪两地部分银行分支机构依旧比较突出。
  拿北京银监局来说,9月开出四张罚单,就有两张涉及“飞单”。其中,某国有商业银行次渠支行员工擅自向客户推销投资性产品,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终身禁入银行业工作,其所在支行亦被责令改正。另一家国有商业银行昌平支行及其相关责任人,也因相同违规行为受到同等力度的处罚。
  而上海银监局所开罚单事由包括:某股份制商业银行一支行员工私售非本行产品,并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该行未通过有效的内控措施,发现及纠正员工私售行为,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另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上海分行的员工,参与推荐未经总行批准的私募产品,并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某城商行上海分行员工私售非本行产品,也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其实,这几年说起“飞单”,耳朵都“听出老茧”,只因此类由“不良”银行员工为不明真相客户所设“地雷”,早已“引爆”太多。在此略举几例,相关银行大名就不点了,反正媒体报道“一查一个准”:2012年,某股份制商业银行一支行曝出国内首起“飞单”案,数百位投资者逾1亿元资金打水漂;2013年,另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曝“飞单”诈骗案,涉及上百位投资者4000万元资金;2014年,某银行一支行两名客户经理私售“飞单”,非法集资近亿元;2015年,某银行被曝“飞单”案,涉案资金达767万元;2016年,某股份制商业银行北京分行员工私自代销私募理财,涉及资金逾4000万元;2017年2月,因员工私售“飞单”,某股份制商业银行接连收到当地银监局开出的15张罚单。4月,某银行北京西客站支行员工私售理财产品,因未能及时兑付,导致20位客户损失超过3200万元……
  显然,由于受害者众多,且涉案金额较大,“飞单”要么不出事,一旦东窗事发,往往难以收拾。正因如此,监管部门对于“飞单”的态度向来很明确——严查加严罚。如去年5月,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商业银行代理销售业务的通知》,要求银行明示代销产品的代销属性、发行机构、合格投资者范围;通过网点代销产品的,应设专门区域销售。今年3月,为治理私售“飞单”等问题,银监会下发《关于开展销售专区“双录”实施情况专项评估检查的通知》,4月又下发《关于集中开展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再度将“飞单”明确列入整治对象之一。
  但结果呢?一如三季度银监会系统披露的罚单,依旧“飞单,又见飞单”,未免令人痛心。这就说明,哪怕制度再规范,仍有空子可钻。光靠监管部门不遗余力,看来“不够给力”。要有效堵住滋生“飞单”的漏洞,关键还在银行身上。
  此话并非信口开河。看看那些已然“引爆”的“飞单地雷”,身披“保本保息”高收益“外衣”的第三方机构理财产品,都是在银行营业厅内被推介给客户,由身着银行制服的工作人员为之办理,甚至在大堂经理的办公桌上签订协议。可见,在不少客户心中,是把对银行的信任与对员工的信任划上等号,却万万没想到,银行里有“内鬼”潜伏。
  所以,说穿了,员工私售“飞单”的实质,就是“透支”银行的信誉。面对此情此景,银行还有何理由只会两手一摊,“委屈地”表示“飞单”乃员工个人行为,与本行无关呢?正确的作法,早就应当是努力达成强化内控机制的常态化。这方面,银行可以尝试的举措有很多,比如,严格客户经理动态监管,将严禁参与非法集资、民间融资、违规担保等内容纳入日常排查;又如,出台任何产品必须在柜台或官网销售的规定,对违规者直接追责。诸如此类,将“制度红线”落实到每个人,当有助于消除滋生“飞单”的孽土。
  当然,一再曝出的“飞单”案,除了警示银行务必加强管理,促进合规经营外,也反映出在一些银行对客户经理考核仍以业绩为主的体制下,后者的趋利心理难免诱发误导、欺诈等不规范行为,以牺牲客户利益来换取业绩,或在高额佣金的诱惑下迷失方向,借银行之名私售“飞单”。因此,除了狠抓员工操守,银行也宜考虑考核机制向更合理化的方向转变。
  最后,就“飞单”监管措施再扯几句。其实不仅在银行业,近年“飞单”于保险业内同样“肆虐”,部分代理人私售非保险金融产品,事发后,客户往往找被蒙在鼓里的险企“算账”。为此,保监会近年亦出台多项整治“飞单”的专项政策。“重头戏”发生于今年8月,在集中调研与大量数据分析的基础上,保监部门研究出15项具显著性差异的指标,如投诉率、退保率、继续率、契撤率、代办退保件数、失效保单等,帮助险企大致甄别营销员有无“飞单”嫌疑,实现动态监测。
  保监会此举,或可为银监部门借鉴,即以此为蓝本,结合银行业实际,探索相应监管指标。因就目前情况来看,单靠文件冀望“不良”银行员工“收手”,效果仍不显著。若要标本兼治,银监部门不妨也为银行配置“指导细则”,甄别潜藏的“飞单”者,同时还能警示其他员工洁身自好,遵纪守法。
  任重道远,真心希望不远的将来,“飞单,又见飞单”能变成“飞单?不见飞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