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编读往来
保险公司“无责不赔”可休矣
2017-09-05 00:03   撰文   民声 

  驾车出行时万一发生交通事故怎么办?很简单,只要买过车险且符合理赔条件,保险公司就会“扛起”责任。不过,这只是通常而言,有时事情并不那么简单,相反还很“坑爹”。瞧,近日媒体报道一起法院审结的车险理赔纠纷案,就属于后一种情况。
  事情还得从2015年6月1日说起。当天,林某驾驶重型货车追尾柳先生的座驾,致其车辆失控撞至路边电线杆,柳先生及车内4名乘客受伤,车辆也受损。交警部门认定,林某对事故负全责。鉴于自己买过车险,柳先生当即向险企报案,后者派员现场勘查,但未在合理期间出具定损报告。于是,柳先生委托具有资质的机构鉴定车损,其后,他就维修费、评估费、车辆施救费及保管费等总计104009元向险企申请理赔,未料却遭拒绝,理由是柳先生在事故中不负责任,根据双方签订的机动车保险条款,按“按责赔偿,无责免赔”处理,其车损应向肇事者林某主张。闻此,柳先生就一纸诉状将保险公司告上法庭。不料,这起官司竟打了两年。涉事险企口中的“按责赔偿,无责免赔”成为了焦点问题。
  根据柳先生与之签订的机动车保险条款规定:“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保险人根据驾驶人在交通事故中所负事故责任比例相应承担赔偿责任。”对此,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是混淆交通事故责任与保险责任。所谓交通事故中的责任认定,只是区分责任方责任比例的依据,与保险合同的履行并无干系。因为车主投保车险的目的,在于转移交通事故造成其财产损失及其对第三方所应承担的赔偿责任。原则上,只要在保险限额范围内,险企均应赔付,倘以车主在事故中有无过错,乃至过错大小作为理赔“基础”,只会有助于险企自身减少甚至免除应承担的保险责任,这显然有失公平。
  也许有人提出,既然“有点常识”者都能看出这项条款存在疑点,为何柳先生投保时未提异议?想来,很可能签订合同时柳先生未曾认真通读条款,直到出险才发现问题有点严重,但绝不会当时看穿“真相”,故意只字不提。试想,倘遵循险企这种“按责赔偿,无责免赔”的逻辑,除非在事故中被交警部门认定须负部分责任,甚至要负全责才能获赔,无责则被拒赔,是否意味着包括柳先生在内的广大车主都需要“故意制造”交通事故,才能让自己所购车险有其用武之地?这未免太过荒谬!
  话说回来,哪怕柳先生通读条款,也不见得马上能发现疑点,毕竟该条款不属于必须做出醒目标记的告知性内容,身在保险圈外的当事人很可能就此略过。不管怎样,而今险企直接把“按责赔偿,无责免赔”的牌子举到柳先生面前,若再看不出“猫腻”,可就真成了傻子。所以,当柳先生索赔遭拒时,因之同险企“叫板”,实属早晚的事。
  当揭穿“按责赔偿,无责免赔”的缺德本质后,法庭站在原告还是被告中的哪一边,其实已无悬念。根据《保险法》第十九条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中的下列条款无效:(一)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者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二)排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的。”以此对照柳先生与险企签订的机动车保险条款,该格式条款合同由险企提供,其中关于按事故责任比例赔付的内容,不啻直接排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应充分获得保险赔付的权利,违背保险诚信原则,实属无效条款。由此,近日法院判令险企在车损险赔偿限额内向柳先生赔付102009元。
  值得一提的是,据媒体披露,“按责赔偿,无责免赔”几成保险业内的“惯例”,为避免麻烦,有些车主甚至愿意在小事故中主动承认自己全责,这显然不是正常现象。既然有悖常理、有违法规、有碍公平,如此“霸王条款”早该予以清除。希望保监部门早日着手整治,还广大车主一个公道,切实保障其合法权益不再受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