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编读往来
保险推销岂能“坑爹”
2017-08-29 00:22   撰文   民声 

  近日有媒体报道,现年69岁的读者吴女士反映,去年4、5月,某寿险公司业务员田某向她推介一款分红型两全险,声称交费期为1年。鉴于此前买过该险企产品,且经由田某办理,吴女士欣然投保,并交纳保费1.6万元。
  然而,说好一年期,但今年5月保单本应期满,田某却来电催交第二年保费,吴女士不解,却被告知该产品总共需交费10年。闻此,她连忙翻阅保险合同,才发现确实至2026年5月到期,遂赶到该险企退保。不想,工作人员表示,提前退保只能按现金价值拿回7900元,另外8100元要“打水漂”。这一下,吴女士彻底懵了,因交涉至今无果,她只得向媒体诉苦。
  说起来,分红险“出事儿”已非首次,从这几年业务员“使诈”导致消费者受损的案例来看,问题一般集中于实际分红与业务员口头承诺差异甚大,而如田某在分红险交费年限上“耍把戏”,也算令人“大开眼界”。
  或许有人提出异议,难道买保险时吴女士不曾通读合同条款?告诉你,读了都没用,因为这位老人不识字!根据她向媒体出示的保险合同,除了名字是其一笔一画所写,其他内容尤其是“本人已阅读保险条款、产品说明书和投保提示书,了解本产品的特点和保单利益的不确定性”一栏都是田某所写,笔迹与吴女士明显不同。而签合同时,田某亦未按展业要求,向她讲述相关责任与风险。
  不难看出,田某此举显然是“杀熟”行为。一则,以前他帮吴女士投过保,彼此不陌生,能为二次合作“打下基础”;二则,正因是熟人,田某知晓吴女士目不识丁,加之年纪较大,对投保事项知之甚少,这就为忽悠之举提供了便利。想来,田某的算盘打得很细,先谎称交费期1年,再帮她在合同中的关键栏签字,以达到“木已成舟”目的。
  可见,只听业务员一面之词,在看不懂合同的情况下投保,吴女士此番被“坑”,首先应从自身查找原因。但抛开这点不谈,若业务员在展业过程中刻意藏有猫腻,甚至就是为“杀熟”而来,这种情况下,本身缺乏文化及防范常识的老人,又怎能看出业务员热情之下包藏的祸心?正如吴女士表示,10年后她要80岁了,若田某当时说清要交费10年,她怎么可能买这份保险。
  值得一提的是,类似吴女士的遭遇早有先例。此前媒体报道,龚女士经某险企业务员推介,买了一款分红型年金险。对方称,一次性交费36万余元,第二年起每年可获2万多元收益。但次年2月,险企来电催交新一期保费,龚女士赶忙翻看合同,才发现投保时所交36万余元仅是首期保费,而合同期限5年,总共要交180多万元。然而,合同中的“本人已阅读保险条款、产品说明书和投保提示书,了解产品的特点和保单利益的不确定性”一栏签名并非龚女士的笔迹,而是业务员所写。最终,这起纠纷惊动了当地保监局介入调查。
  两相对比,应该说吴女士较为老实,被骗后只想到找媒体。其实,单凭合同签名笔迹前后不一,完全可以向所在地保监部门投诉,后者绝不会置之不理。当然,媒体介入后,此事总算有了较好的结果。据报道,田某所在寿险公司近日表示,同意向吴女士退还保险金1.5万元。虽说吴女士仍损失1000元,但相比原本“腰斩”的退保金已非常不错。
  遗憾的是,虽然险企与吴女士“握手言和”,但报道称,该公司一位负责人向媒体表示,之所以退保,原因在于吴女士对合同存在误解,且没有能力支付剩余保费。这算不算险企为管理不严寻找借口,以图挽回面子?实在让人无语。不管怎样,哪怕险企再“嘴硬”,可以预见,吴女士今后不会与该险企有任何瓜葛。一次“坑爹”的保险推销,换来一位消费者的彻底流失乃至险企口碑下滑,险企实在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