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编读往来
险企理赔“剧情反转”不能“因人而异”
2017-08-22 05:15   撰文   傅烨珉  
   提起“水树华”这个名字,很多人此前不太知晓。也难怪,虽说他是一名从警24年,获誉“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的公安干警,但普通民众并非“身在此圈中”,自然与之“不熟”。不过,最近媒体报道的一件事却使他出了名。而此事前因后果,恰与保险理赔有关。
  今年5月,水树华被确诊为原发性肝癌,进行了手术治疗。事后他得知,其所在单位郑州市公安局为民警买过人身险,遂向险企申请理赔,却被告知“以前有乙肝住过院,肝癌不是首次患病,拒绝理赔。”此事经媒体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舆论纷纷指责涉事险企缺乏诚信。
  的确,我们之所以买保险,目的无非是未雨绸缪,防患未然。但若投保后风险未被转移,被保险人还得自担损失,这样的保险有何价值?就水树华而言,一则乙肝并非重疾,与肝癌根本两回事;二则他的乙肝早已治愈,近年体检正常。就此,根据人身险合同条款,“首次发病”是指“被保险人第一次发生,并首次被确诊患上合同约定的重疾,且该疾病在被保险人获得被保资格前,并未发生或有任何症状。”今回他罹患原发性肝癌,完全符合理赔条件,险企偏将乙肝与肝癌混淆,直接拒赔,不啻再度将保险业的诚信缺失顽疾暴露于大众面前。
  不过,在一片指责声中,此事发生戏剧性反转。报载,相关险企负责人近日前往看望水树华,并与之达成协议,该公司正式受理了他的理赔申请。应该说,事件以此划上句号还算“美好”,只是有些“猝不及防”。瞧,媒体告知八方,民众纷纷助阵,终使当事人脱离困境,这让我们体会到媒体的传播力及影响力。但要说这个圆满的结果完全仰仗舆论压力也略显夸大。因为,“险企拒赔”和“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这两个关键词本身就具吸引力,出现在同一起事件里,便成了这样一个词——“名人维权”,毕竟水树华在警界多次立功,加之媒体报道披露,郑州市公安局领导对其遭遇高度重视,积极协调,所以才有了现在保险公司的“妥善处理”。
  当然,更大的可能性还是险企终于认识到拒赔并无道理,因而赶紧纠错,给被保险人一个交代。但问题是,倘确属“操作欠妥”,与水树华达成理赔协议时,保险公司就应承认“失误在先”,否则,很可能让人以为是“名人效应”才使之转变态度,这对险企乃至整个保险行业而言,恐怕都无益处。因为,“名人成功维权”在生活中早有先例,且往往给民众造成负面影响。
  如据媒体报道,2011年9月,“童话大王”郑渊洁的父亲去某银行办事,脸部撞到未贴警示标志的玻璃墙而受伤,银行却未“吭声”,郑渊洁就此发布微博,被大量转发,银行随即向其道歉;又如2012年10月,知名音乐人左小祖咒发布微博称,其在常州的老家房屋面临强拆。由于韩寒、姚晨、罗永浩等名人积极声援,加上媒体纷纷报道,迫于舆论压力,当地政府表示,涉事房屋为左小祖咒的岳父卞某所有,在未与卞家达成协议前,不会将房子拆迁。
  显而易见,虽说郑渊洁披露“老父碰伤”以及左小祖咒发布“遭遇强拆”的微博被大量转发,是推动银行及地方政府转变态度的重要原因,但不得不说,两人之所以维权成功,很大程度还是因为拉出了名人的大旗。试想,若被玻璃墙碰伤的只是普通老人,银行会不会迅速道歉?若只一介“草民”的房屋遭遇强拆,地方政府会不会表态“可以协议”?可能性不是没有,但“经验”告诉我们,这种几率微乎其微。
  由此,以上述“先例”为“镜”,诸多有类似遭遇无端拒赔经历的投保人,看看获赔的水树华,再瞧瞧自己手中的拒赔通知书,难免心生不满,只怪本人没有“名人”身份,无法制造足够的舆论影响力,或将引起他们对险企拒赔“因人而异”的质疑。这种情形,相信水树华也必定不愿看到!当然,应当理赔的就应理赔,确该拒赔的就该拒赔,说到底,不论“名人”还是普通人,民众真正冀望的还是保险公司讲究诚信,一碗水端平。倘若赔或不赔都能随意“调整”,那么,保险业宣称“诚信为本”的“脸面”往哪搁?那些已被侵害合法权益的投保人的利益又被置于何处?今天水树华是很幸运,但还有更多无辜的保险消费者仍在漫漫维权途中。对广大险企而言,真该好好检查一下手中那杆“诚信秤”,是否真的校准了刻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