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编读往来
银行擅自冻结储户存款属违规
2017-08-18 06:34   撰文民声  
   近日据媒体报道,今年5月,高女士在某股份制商业银行大连分行办理一年期定存,金额1000万元。几天后,高女士突然发现存款被冻结,于是向该行询问究竟,被告知银川某工程处发来通知,称她签订了一份质押担保委托书,委托银行将该笔存款质押,向某房产公司放贷且已做了公证。因此,拿到委托书后,银行就为房产公司办理了贷款。
  得知这一情况,高女士莫名其妙,因为她既未签过委托书,也不认识该房产公司,更没做过什么公证。她要求该行出示那份所谓的质押担保委托书,对方口头应允却始终没有行动,并拒绝告知哪家公证处为这份委托书进行了公证。
  对大多数人而言,哪怕几千块钱被银行无辜“扣留”都得讨个说法,更何况千万元之巨的存款被冻结。到底是当事人欠债未还,还是涉嫌诈骗或者参与洗钱?不管怎样,总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奇怪的是,这么大一笔钱说冻结就冻结,说质押就质押,银行事先不与高女士确认,事后又给出让她如坠五里雾中的理由,实在令人费解。近日,有媒体介入此事并询问银行,但该行仍称事情还在调查中,不便透露细节。就此,媒体自行“摸底”,发现2015年10月该行因“以贷转存”发放存单质押贷款,虚增存贷款规模,受到大连银监局的处罚。这让高女士担心自己也遇到这种情况,遂向大连银监局投诉。据悉,目前该银监局已正式受理此案。
  何谓“以贷转存”,这是指银行放贷时从贷款中扣下一定比例,强制作为客户在银行的存款。此类现象大多发生于企业信贷,且部分银行通过关联企业进行存单质押贷款,形式更加隐蔽。虽然明知银行此举不合理,但苦于资金周转急需,企业往往只能妥协。
  其实,在监管部门的眼中,“以贷转存”被定性为违规。2012年银监会下发了《关于整治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规范经营的通知》,明确规定不得“以贷转存”。2016年8月国务院下发《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的通知》,同样明令禁止“以贷转存”。纵然监管之剑高悬,但仍有少数银行以身试法。例如,近两个月济宁、重庆、金华、杭州等地银监部门,已接二连三针对“以贷转存”开出罚单,诸多金融机构为此领到“黄牌”。
  尽管目前还不能确认高女士是否被拖入“以贷转存”(将高女士的存款冻结并质押,向房产公司放贷,并让后者将部分贷款作为存款),但此间蛛丝马迹不容忽视。比如,银行为何拒不出示高女士“签订”的所谓质押担保委托书,且拒不透露哪家公证处“出具”公证书,如此遮遮掩掩,难免使人联想该行与银川某工程处之间存在“猫腻”。更重要的是,该笔存款竟然质押长达82年,而我国《个人定期存单质押贷款办法》规定,存单质押期限不得超过存单到期日,高女士的存单2018年到期,贷款却要2099年到期,明显不符合规定。如此重大事项,银行却不与她确认,考虑到该行有以贷转存的“前科”,更显疑窦重重。
  此外,哪怕抛开“以贷转存”之嫌,该行不经高女士同意,就为了质押贷款而冻结其存款同样不妥。因为依据我国法律规定,只有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监察机关及人民银行等有权对个人储蓄存款进行查询、冻结、扣划。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规定,商业银行应当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侵犯。商业银行非法查询、冻结、扣划个人储蓄存款或者单位存款的,应当承担支付迟延履行的利息以及其他民事责任。人民银行《储蓄管理条例》第39条也明确:“为维护储户的利益,凡查询、冻结、扣划个人存款者必须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办理,任何单位不得擅自查询、冻结和扣划储户的存款。”可见,不论出于何种目的,涉事银行擅自冻结高女士存款已属违规之举。
  报道还称,不仅大连银监局受理了这起案件,高女士还准备走司法途径进行维权。看来,她是做了“打持久战”的准备。由此,对银行而言,储户利益需不需要重视,自身该不该打“擦边球”,值得好好思量,因为这些问题直接关系到储户对银行的信心。是漠然视之,还是知错能改,就看该银行如何行动了。当然,此事迷雾重重,真相到底如何,有待监管部门和司法机关的调查,我们静待谜底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