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编读往来
保险“飞单”有了“紧箍咒”
2017-08-15 07:40   撰文   民声  
   近日有媒体披露,针对保险业内存在的“飞单”现象,保监部门在进行集中调研与大量数据分析的基础上,研究得出15项具有显著性差异的指标,大致可以甄别保险营销员是否有“飞单”嫌疑。
  何谓“飞单”,简单地说,就是保险营销员私自销售非本公司产品。这种现象最早出现于银行业,但近几年,“飞单”现象开始蔓延至保险业。同样为了高额佣金,部分营销员不惜采取各种误导手段,私售非保险金融产品,倘之前承诺的高收益无法兑现,甚至威胁本金安全,不仅导致客户利益受损,而且消费者大多会找保险公司讨要说法,连带着使险企形象也大受影响。
  如据报载,某大型保险集团北京分公司某营业部前总经理及其27名员工,曾大规模私售本息担保类固定收益私募投资基金。然而,该产品连续三期到期收益无法兑现,引发了消费者集中投诉,并到消协部门进行维权,相关险企可谓莫名“躺枪”。
  事实上,为杜绝此类现象的发生,早在2014年11月,保监会就下发了《关于严格规范非保险金融产品销售的通知》,要求保险公司、保险专业中介机构不得销售未经相关金融监管部门批准的非保险金融产品。时隔一年,保监会又于2015年10月发布了该《通知》的有关修改内容,将无需审批和未经审批的非保险金融产品列入禁售范围。为此,还进一步明确销售人员的资质要求,并增加了对互联网渠道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的相关规定。
  可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眼见监管部门来势正猛,一些保险营销员或将正规保险产品与非保险金融产品“混搭”,以便掩人耳目;或故意设置投资门槛,要求消费者先成为保险客户,才能购买非保险金融产品;或借口保单“升级”,让消费者退保后购买非保险金融产品;或引诱消费者进行保单质押,用质押款购买非保险金融产品。凡此种种,足见为了能在监管高压下达成私售“飞单”,以换取高额佣金之目的,一些保险营销员可谓“脑洞大开”,费尽心机。而这些具有一定迷惑性与隐蔽性的手段,确令广大险企难防营销员私售“飞单”所引发的金融风险。
  客观而言,保监部门针对“飞单”发布的防范及惩戒措施,只是加大严控力度的一个方面,要单单依靠文件就冀望保险从业人员“收手”,恐怕甚难起效。若想标本兼治,还须面向险企配置相应的指导细则,才能真正挖出潜藏着的“飞单”营销员。
  那么,现在来看看保监部门此次出台的大致能甄别保险营销员有无“飞单”嫌疑的15项显著性差异指标,其包括投诉率、退保率、回访成功率、继续率、契撤率、销售保单件数、销售金额、件均保费、客户保单贷款比例、客户保单领取比例、代办退保件数、代办退保金额、失效保单、参会率、从业年限。
  从纵向来看,营销员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后,与销售前相比,回访成功率、继续率、件均保费、失效保单比例等4项指标显著下降,而投诉率、退保率、客户保单贷款比例、代办退保件数、代办退保金额、参会率等6项指标显著上升。参与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后,一般会发生销售品质变差(退保率提高、继续率下降)、客户体验变差(回访成功率下降、投诉率提高)、售后保单参与度提高(客户保单贷款比例提高、代办退保件数提高、代办退保金额提高)等业绩变化。保监部门指出,若上述指标中有6项以上发生相应变化,则参与销售“飞单”的可能性较大,应予以重点关注。
  从横向来看,销售“飞单”的营销员与总体销售人员相比,契撤率、销售保单件数、销售金额、从业年限、客户保单领取比例等5项指标均显著提高。保监部门指出,通过监测重点人群的数据指标,可对销售风险进行等级划分,找出销售风险较大的从业人员。若营销员在上述指标中,3项以上比总体销售人员高,则参与销售“飞单”的可能性较大。可以想见,通过监测这些指标,当能帮助险企对“飞单”实现动态监测预警。
  当然,就以往各地保监局在调研中发现的问题来看,纵有针对“飞单”整治的政策法规在手,一些险企的执行力度却并不到位。某大型保险集团代理人就曾向媒体透露,该公司明令禁止销售本集团以外的金融产品,但执行起来并不严格。就此,这次有了新的指导细则,希望广大险企能真正认识营销员销售“飞单”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切实规范员工展业,严防顶风作案,如发现有私售非保险金融产品的人员,应及时采取保单排查、背景调查、询问谈话、客户回访、关联人员访谈等措施,尽量在刚露出苗头、涉众范围较小时解决问题。若已发生营销员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并给消费者造成损失,险企更有责任查明事实,严肃处理,这既维护了保险公司自身的声誉,也维护了保险业的整体形象。
  另外,在官方出台防范“飞单”显著性差异指标的同时,保监部门还提出新的建议,由保险行业协会牵头,将违规销售“飞单”的保险营销员列入“黑名单”,在各险企之间共享,实行行业禁入,提高违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