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编读往来
银行不应规避盗刷赔付责任
2017-07-17 23:37   撰文   民声  
   日前,某省消费者委员会通报一起跨境盗刷纠纷事件,并直指涉事某股份制商业银行应当采取有力措施,保障储户的合法权益,而不该在储户已提交证明其无过失证据的情况下,仍始终规避自身赔付责任。
  根据通报内容,3月28日下午15点21分,身在境外的储户姚女士收到6笔异地异常刷卡短信,当即向该行客服及银联反映情况,得知刷卡地点在印度孟买之后,她携带该行借记卡到其彼时所在国家警局报警,立案证明事发时被盗刷的借记卡未曾离身,且本人并未离境。同时,姚女士在国内的委托人也到辖区派出所报警登记。事后,该银行负责人告知姚女士,已将其被盗刷金额进行银行内部汇签,不用多久便可转入其账户。
  时隔一个半月,姚女士见银行全无动静便询问究竟,被告知其被盗刷金额与次数存在异常,之前的汇签并非银行方面同意将款项转给她,而仅是内部沟通,不对外公示。此后,姚女士在国内的委托人再度与该行联系,银行却称,有关方面已抓获犯罪嫌疑人,需等结案后才能确认是否属于银行责任。就此,事情拖至今日仍未解决。
  银行卡未离身而卡内资金却在其他地方被盗刷,类似案例近年在各地频频发生。根据国内公益性网络媒体消费投诉服务平台“21CN聚投诉”发布的数据,2016年全网统计的16家银行的银行卡盗刷投诉共计7095次,累计造成客户资金损失1.83亿元。其中,10万元以上大额盗刷442次,尤以借记卡盗刷次数最多,达到315次,而信用卡盗刷仅82次。
  看来,与姚女士相同经历者不在少数,且相比信用卡,借记卡更容易被不法分子攻破。而盗刷事情发生后,往往会引发持卡人与银行之间的争议,为了责任归属而闹得不可开交。这一点也能从“21CN聚投诉”的统计中窥得一二。数据显示,在2016年全年接到的1705次银行卡盗刷投诉中,截至2017年3月10日仅29%获得解决。可见,银行卡盗刷确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其关键在于赔付责任不易认定。按理说这个难点不难解决,从一些闹上法庭的纠纷来看,根据“过错原则”,目前不少司法机关将法律的天平向盗刷案中不存在过错的持卡人倾斜。如去年3月,广州市民周先生收到银行卡在河南郑州的消费短信,金额达66万余元。因当时人在家中,他意识到遭遇盗刷,随即打电话将卡挂失,避免损失扩大。警方接到报警后,经调查认定此时周先生及银行卡均在广州,未在千里之外的郑州。事后,因就盗刷赔偿问题分歧过大,周先生最终与银行对簿公堂。法院根据其提供的上述证据,认定其不负过错责任,判令银行全额赔款。
  根据这起胜诉案例再来对照姚女士的情况,从其第一时间即致电银行客服及银联获知盗刷发生地,又去当时所在国家警局报案,再委托国内人士报警,足见其自我保护意识较之周先生更为强烈。然而,如此有力的证据摆在面前,银行处理此事的态度却令人遗憾。不是吗?先告知盗刷款项不日就能归还姚女士,过了一个半月又改口称盗刷额与次数有异,最后又称须等警方结案来确认是否银行责任。“情节”如此波折,且一度“反转”,堪称一出不知何时才能迎来结局的“悬疑剧”。该银行如此“扭扭捏捏”不肯承担赔付责任,倒真不如直接向姚女士宣称“不赔”来得爽快。
  可是,这般扭捏也没用。因为我国《商业银行法》明确规定,银行有责任保障交易安全,也有责任通过技术手段维护持卡人的资金安全。换句话说,储户将存款存入银行,双方已形成储蓄存款合同关系,银行有义务保证其资金安全。而盗刷者借助不法手段得手,恰恰说明银行系统存在漏洞,应就未保护持卡人资金安全而担责。
  由此,姚女士向所在地消委会投诉,后者完全站在她这一边,自然合情合理。倘若银行方面依旧无动于衷,那么,透过这起事件,不论是千万富豪还是平头百姓,该行所有储户可能都需要担心一下自己的存款没准哪天就会不翼而飞,而且哪怕有多重证据能佐证自己并无过错,也得担心不幸被盗刷的卡内资金,恐怕无法从该行得到应有的赔付。
  总之,拖延和推诿并不能解决问题,该面对的,该承担的,银行应该有所担当,否则何谈保障广大储户的合法权益。退一步说,倘若姚女士被逼急了,也打算走司法途径寻求公道,那么,试想一下,相比那位因“证据周全”而胜诉的周先生,她在保留无过失证据方面做得更加到位,加上有消委会的秉公支持,涉事银行又将有几分胜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