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1-0101 邮发代号:3-90     回到首页>>

财 经 银 行 理 财 证 券 外 汇 黄 金 保 险 收 藏 期 货 房 产 汽 车 教 育 职 场 科 技 时 尚 微 博 舆 情 互联网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上市银行“以量补价”
2016-04-15 05:50  

  记者周轩千 

  

  目前,已有11家A股上市银行和10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小银行发布了2015年年报。在净利润增速越来越低、资产质量压力越来越重的这一年,上市银行如何求生?中行近日发布报告预计,2016年上市银行将面临经营压力,总体表现有几个特点:规模平稳增长,资产和负债将同比分别增长12%和11.5%左右;盈利面临压力,净利润零增长;不良贷款继续“双升”,不良贷款率达到2%左右;资本状况良好,资本充足率仍将保持在12.5%左右的水平

  总资产逆周期扩张

  根据银监会数据,截至2015年末,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规模分别为155.8万亿元和144.3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6%和15.3%,增速较2014年分别上升2.1个和2.5个百分点。其中,大型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规模分别为78.2万亿元和72.0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1%和9.6%,增速较2014年分别上升1.8个和2.2个百分点;股份制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规模分别为37.0万亿元和34.7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7.9%和17.7%,增速较2014年均上升1.4个百分点。

  国泰君安分析师徐寒飞指出,2015年,在盈利目标压力下,各类银行总资产增速呈现逆周期加速扩表、以量补价的特征。据其统计,2015年银行总资产同比增长15.4%,较2014年加速2.3个百分点。从环比看,四季度环比三季度呈现拐点向上的加速迹象。大型商业银行总资产增速同比提高2.1个百分点至9.5%,股份制银行总资产同比增速提高1.4个百分点至17.7%,城商行增速回升6.3个百分点至25.4%,仍维持相对高位。从环比看,大型银行四季度增速进一步放缓至0.1%,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环比增速则分别加快0.7个、2.3个和0.6个百分点至3%、7%和3%。

  截至2015年末,商业银行存款占总负债的比重为78.7%,较2014年上升0.1个百分点;贷款占总资产的比重为49.0%,较2014年下降1.1个百分点。

  招商证券分析师马坤鹏就上市银行资产结构指出,整体来看,2015年上市银行债券投资增长较快,债券投资规模增速超贷款及同业资产。债券投资占资产比重自2014年以来逐季提升,2015年四季度上市银行债券投资占资产比重环比提升1.05个百分点至24.75%,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债券投资占比分别为23.2%和23.6%,分别较三季度有所提高。

  徐寒飞就不同类银行的资产结构指出,大型商业银行的信贷资产占生息资产比重为50%-60%左右;投资类资产占21%,较2014年微增,整体变化不大。股份制银行的信贷资产占比仅为45%-55%,平均在50%左右;投资类资产占比在20%-30%之间,平均为22%,比2014年整体上升了4个百分点。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贷款占生息资产之比仅在30%-40%左右,平均为36%;证券投资类资产占比在30%-55%之间,平均为40%,较2014年提高超过11个百分点,其中,锦州银行、盛京银行、青岛银行等银行的投资类资产占比已明显超越信贷,锦州银行甚至超过50%,成为银行第一大生息资产。

  “从资产扩张增速看,五大行信贷资产增速放缓至10%左右,而投资类资产增速平均为18%左右,中行、交行同比增速分别达到28%、26%;股份制银行信贷增速在15%左右,而投资类资产平均增速为46%,民生银行、中信银行同比增速分别达到75%、58%;中小银行分化则更加剧烈,信贷增速整体徘徊在15%左右,部分小银行如重庆农商行、徽商银行等仅提高10%-11%,但证券投资和金融资产膨胀速度平均达到80%,其中,锦州银行、徽商银行、盛京银行等均实现翻倍增长,体现出资管业务已替代传统的信贷业务,成为银行扩大规模和提振盈利的主要方向。”徐寒飞指出。

  利润增速放缓

  根据银监会数据,截至2015年末,商业银行当年累计实现净利润1.6万亿元,同比增长2.4%,增速较2014年下降7.2个百分点。

  2015年11家已发布年报的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为1.41%,呈现逐季下滑趋势。其中,大型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速仅为0.7%,规模最大的工行和建行仅分别微增0.5%和0.3%。股份制银行净利润同比增速放缓至4.2%;除了平安银行取得10.4%的“两位数”增长之外,其他股份制银行增速均缩窄至“个位数”。城商行、农商行净利润增速仍维持在22.9%的历史高位。

  马鲲鹏对2015年上市银行利润驱动因子的归因分析结果显示:规模、息差、中间业务、费用和拨备对净利润贡献分别为10.08%、-4.89%、2.47%、2.31%、-9.73%。

  “整体来看,拨备和息差是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生息资产的规模扩张对利润增长的贡献仍然最为显著,但受降息影响,息差收窄导致利息净收入对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增速的贡献较往年有所下降。而2015年降息的影响需要随着2016年初的存贷款重定价才能完全释放,我们认为2016年息差收窄仍然会对银行的净利润造成较大的冲击,部分银行将继续‘以量补价’来维持收入端增速稳定。上市银行费用管控意识加强,伴随互联网技术带来的规模效应,使得成本优化对利润的提升作用逐步显现。”马坤鹏分析道。

  “2016年,信贷重定价下行,不良风险进一步暴露,地方债置换和债转股加速扩容,银行生息资产收益率进一步受到侵蚀,银行可能面临进一步‘以量补价’的被动资产扩张压力。”徐寒飞表示,2016年部分银行可能进一步出现净利润负增长。根据银监会数据,2015年,商业银行ROA、ROE分别为1.10%和14.98%,较2014年分别下降0.1个和2.6个百分点。其中,大型商业银行ROA为1.20%,较2014年下降0.1个百分点;股份制商业银行ROA为0.99%,较2014年下降0.1个百分点。中行预计,2015年,上市银行ROA为1.13%,较2014年下降0.04个百分点;ROE为17.0%,较2014年下降1.5个百分点。

  2015年,商业银行成本收入比为30.59%,较2014年下降1.0个百分点。中行预计,2015年,上市银行成本收入比为27.29%,较2014年下降2.6个百分点。

  2015年,已披露年报的上市银行平均净息差同比平均收窄0.10个百分点至2.44%,四

  季度净息差(年化)环比平均收窄0.06个

  百分点至2.38%。

  马鲲鹏表示,上市银行2015年下半年净息差较上半年平均环比收窄0.04个百分点。据他分析,利率因素对息差的影响为-0.10个百分点,但上市银行通过结构调整部分对冲了降息的影响;结构改善对息差的影响为0.05个百分点。逐项来看,剔除结构性影响后,降息使得贷款收益率、同业资产、债券投资收益率分别收窄0.23个、0.09个、0.06个百分点。负债端成本略有回落,存款、同业负债、应付债券付息率分别下降0.13个、0.13个、0.02个百分点。资产端结构性调整对息差的正面影响为0.07个百分点,贡献度有所提升。

  从银行个体看,股份制银行中的平安银行、招商银行净息差亮眼,2015年分别逆势提升0.20个和0.11个百分点。四季度工行和招行的净息差均环比上行0.07个百分点。

  招行称,负债结构的改善、信用卡透支业务增长较快,以及主动提高固定利率贷款占比,是该行净利息收益率上升的主要原因。

  平安银行年报则介绍道,该行“持续加大结构调整和风险定价管理,提高资源使用效率,存贷利差同比有所下降,净利差、净息差同比逆市上升。”

  “展望2016年,我们认为2015年后几次降息的影响将伴随2016年初的存贷款重定价才能得到全部释放,预期2016年全年上市银行息差仍将收窄0.10-0.15个百分点,其中一季度息差收窄的程度最大。”马鲲鹏表示。

  非息收入占比上升

  根据银监会数据,2015年,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达23.7%,较2014年上升2.3个百分点。11家已公布2015年年报的上市银行去年共实现手续费净收入688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21%。其中,民生银行占比最高,超过33%。光大银行、平安银行、招商银行的这一占比均为28%。

  前11家发布年报的上市银行手续费净收入同比增长13%,其中,平安银行同比增幅最大,达到52%;中信银行同比增长41%;光大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的增速都在30%以上。

  “大型银行四季度末增速与三季度末基本持平,主要是监管对交易性收费价格调整的负面影响正逐步退去。而中小银行通过投行、理财、结算等业务的快速扩张,手续费占营收比重已经逐步赶超大型银行。”平安证券分析师励雅敏、黄耀锋表示。

  平安银行年报显示,该行2015年实现非利息净收入300.64亿元,同比增长47.65%。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达264.45亿元,同比增长52.18%。该行非利息净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由上年的27.74%提升至31.26%,再创新高,投行、托管、信用卡、理财和黄金等业务成为增长的主要驱动。例如,投行业务实现非利息净收入53.89亿元,同比增长67%;期末资产托管净值余额为3.69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05%;去年实现托管费收入29.39亿元,同比增长109.18%。

  中信银行年报显示,该行去年实现非利息净收入407.01亿元,比上年增长35.78%。非利息净收入占比为28%,比上年提升4个百分点。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达356.74亿元,比上年增长40.93%,主要由于银行卡手续费、代理手续费及理财服务手续费等项目增长较快,增幅分别达到60.55%、106.74%和46.74%。

  民生银行年报显示,该行去年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512.05亿元,增长33.91%,主要是因为代理、银行卡和托管及其他受托业务等收入的增长。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比率为33.16%,同比提高4.93个百分点。以手续费增速达到64.76%的代理业务为例,该行去年累计为229家企业代理发行了短期融资券、中票票据(含永续中票)、超短期融资券、定向工具、小微企业增信集合债券等323只融资工具,发行规模共计2446亿元,同比增长67%,增速位列主要股份制银行前茅,债券承销业务实现手续费及佣金收入9.87亿元。

  招行去年累计实现非息净收入596亿元,增长34%;非息收入占比达31%,同比提升2.76个百分点。其中,该行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534亿元,增长34%。

  对于大型银行,中信建投分析师杨荣指出,各家银行都在实行差异化发展和竞争策略:工行在理财、投行业务方面领先;建行在资产投管业务上领先同业;农行在代理业务上优于同业;中行在信用承诺类业务上有绝对优势;而交行在管理类业务和投行类业务上占优。

  马鲲鹏则观察到,综合来看,去年下半年资本市场波动对银行尤其是股份制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造成一定的影响,部分银行资本市场相关手续费(代理、托管、理财等)占总手续费比重有所下降。

  “展望2016年,我们预计包括理财、投行、托管等业务仍将保持快速增长,但基于中小银行手续费收入基数的增加,增速可能会小幅下行,预计2016年中小银行全年手续费增速将回落至20%-30%区间,而大型银行手续费受到收单手续费调整的负面影响,增速可能下行至0-5%区间。”励雅敏、黄耀锋表示。

  风险总体可控

  根据银监会统计,2015年末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1.27万亿元,比年初增长51%,新增4318亿元;不良贷款率进一步上行至1.67%,比年初上行0.42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余额为2.88万亿元,比年初增长7869亿元。不良贷款和关注类贷款合计占比达5.46%,比2015年初上行1.10个百分点。

  徐寒飞指出,从年报来看,大型银行不良率水平整体高于股份制银行和中小银行。截至2015年末,五大行不良率较年初上行0.41个百分点至1.68%,比三季度反弹0.13个百分点;股份制银行不良率平均上行0.40个百分点至1.55%,环比回升0.12个百分点;城商行、农商行的不良率去年上行0.19个百分点至1.06%左右。

  “不良贷款上升趋势仍未终结。”徐寒飞表示,“从领先指标看,逾期贷款相对于不良贷款的‘剪刀差’仍继续走扩,预示后期不良形成仍然较快,逾期与不良贷款的总规模之差从2015年初的4322亿元扩张至6330亿元,未来不良贷款上升趋势仍未结束”。

  “2015年四季度末上市银行不良率环比增加了0.11个百分点到1.63%,仍处在明显上升的通道之中。若加回核销及处置不良,我们估算四季度单季不良净生成率年化达到1.60个百分点,在三季度小幅回落后反弹上行,环比增长0.40个百分点。”励雅敏、黄耀锋指出。

  马鲲鹏指出,从贷款的行业分布来看,制造业、批发零售业仍然是不良的“重灾区”,行业不良率分别上升1.99个和0.65个百分点;但上市银行逐步退出和清理这两个行业的贷款,目前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在上市银行公司贷款的比重分别环比下降了1.4个和1.5个百分点。他还称,可喜的是,交运仓储和其他类贷款的不良率开始回落,2015年四季度不良率环比分别下降0.06个和0.08个百分点。

  “观察不良的先行指标逾期贷款和关注类贷款的情况,我们发现部分银行的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的余额环比下降。不良生成的压力有望边际好转。”马鲲鹏表示。

  励雅敏、黄耀锋也认为,从逾期贷款的下行来看,2016年银行资产质量存在边际改善的空间,不良生成速度或有所放缓。“从逾期贷款来看,生成速度已有明显回落。2015年末逾期贷款环比6月末仅增4%(上半年增长40%),其中90天以内部分更是出现负增长,已披露业绩的上市银行中除工行外逾期与不良的比率均出现回落,显示银行应对不良的态度变得更为积极主动。”励雅敏、黄耀锋表示。

  某大型银行行长在年报中写道,该行2015年经营业绩是在顶住风险积聚压力、保持资产质量总体稳定和各类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取得的。“本行将信用风险防控工作摆在更加突出位置,创新办法措施,加强动态风险监测和预警,有效缓释存量风险,严格控制增量风险。到年末不良贷款率升至1.50%,纵向比,确实较年初上升0.37个百分点,但总体仍在可控区间;横向比,在国际国内可比同业中也处于较优水平。与此同时,本行还针对资产管理、代理投资等各类新型金融风险,进一步完善了全市场、全产品、全口径的投融资风险管

  理机制,切实加强

  底层资产穿透管

  理,实施压力测试

  的常态化,有效避

  免了股市震荡和汇

  市波动可能带来的

  风险交互传染

  ……”该行长称。

  新世纪资信评级研发部的齐涵表示,中国政府对经济支持的力度将会进一步加强,财政政策更加积极,货币政策仍然稳健中偏宽松,产业结构升级等供给侧改革措施将为经济注入新的动力。政策的持续支持将保证中国经济相对平稳地过渡至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而不会出现大幅波动。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工业领域虽然面临产品过剩和销售萎缩的问题,但不至于出现全行业、系统性的风险。决定于宏观经济环境和宏观经济政策的银行业风险,也不会出现无节制的蔓延。“因此,短期内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总额和不良贷款率虽然有上升的可能,但仍将处于可控的范围内而难以导致系统性风险。”齐涵称。

特别策划

上市银行“以量补价”
    目前,已有11家A股上市银行和10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小银行发布了2... [查看详细]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网上订报 | 投稿信箱
上海金融报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06025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