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体育产业迎来"黄金时代" 金融服务水平亟待提高

发布时间:2019-01-10 22:48

作者:记者戚奇明、李茜

  编者按:12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竞赛表演产业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积极推进体育竞赛表演产业专业化、品牌化、融合化发展,培育壮大市场主体,加快产业转型升级。
  作为“消费升级”的标志性板块,体育产业近年来持续受到决策层关注。国务院和国务院办公厅相继于2014年和2016年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和《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从国际经验看,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体育消费有望迎来“黄金增长期”。2017年,我国人均GDP已突破8000美元,2019年更有望超过1万美元,在体育产业随时可能爆发的背景下,《意见》的出台无疑为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更明确的“路线图”。
  但是,我们也需要看到,体育产业是个“慢产业”,需要长期耕耘,更需要精细化的资源配置能力。那么,作为实体经济血脉,金融业在推动体育产业发展过程中已经做了什么?未来还能做什么?
  银行业尚需“练内功”
  近年来,体育竞赛表演产业备受各方关注,银行业也不例外。《上海金融报》记者获悉,多家银行近年来均在该领域有所动作。
  例如,中国银行于2018年3月27日在北京发布“冬奥冰雪行动计划”。该计划以“一起上冰雪”为主题,提出“从现在至2024年,中国银行将为冰雪运动推广与冰雪产业发展提供300亿元资金支持,带动全国3000万个家庭、1亿人口参与冰雪运动”。
  据悉,中行将在2018年至2024年期间,围绕共筑、共享、共赢三大主线,推出冬奥推广和服务、大众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发展三大具体计划。其中,“共筑2022”冬奥推广和服务计划聚焦于服务冬奥会、运动队和运动员;“共享2022”大众冰雪计划定位于充分发挥中国银行内外部资源优势,促进社会大众参与冰雪运动;“共赢2022”冬奥冰雪产业发展计划的主要目标是利用中国银行全球综合服务优势,支持赛事主办地的重大项目,扶持冰雪企业发展。
  除国有商业银行外,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也纷纷布局。如招商银行2018年先后冠名赞助2018年东方明珠元旦登高健康跑、2018上海国际大众体育节等活动;同年1月18日,上海市体育局、上海市足协和上海农商银行签约,正式成立上海农商银行女子足球队;同年5月,“法拉利赛道日嘉年华”连续第8年登陆上海,兴业银行上海分行连续4年为法拉利提供海关保函开立服务,用于保障“法拉利赛道日嘉年华”活动时赛车进出海关。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银行业已有所行动,但与《意见》有关“研发适合体育竞赛表演产业发展特点的金融产品和融资模式,进一步拓宽体育竞赛表演机构的融资渠道”的要求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对此,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何飞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要进一步为体育竞赛表演产业提供金融支持,需要做好三方面工作。
  “首先,围绕重大赛事活动和赛事体系开展项目制运作。”何飞表示,“为过于分散或小型体育活动提供金融支持,成本相对较高,效果未必好。因此,银行可以重点支持重大赛事活动,并可以借鉴过去针对传统重大项目的运作模式,专门设立项目制。”
  其次,运用金融手段服务好各类市场主体。“《意见》提出,支持企业发展,鼓励创新创业,这与目前银行大力推进普惠金融,支持初创型科创企业有重合之处,因为体育产业中有很多方面也与科技紧密结合。同时,银行还可以进一步发展文体金融。很多银行此前提出过要发展文化金融,但其实‘文体不分家’,体育竞赛表演本身也具有一定的文化概念。”何飞称。
  最后,金融机构可通过现有资源促进国际交流。“与欧美等国家相比,我国的体育产业相对薄弱,除乒乓球、游泳、跳水等项目外,许多项目尚未完全开展起来。这可能是与国际接轨程度不足所致,而国内大型金融机构其实是有一些资源的。”何飞进一步表示,“例如,工、农、中、建、交等大型银行在很多国外地区拥有分支机构,这些分支机构与国外先进的体育机构和体育赛事联系较为紧密。基于这些客户资源,银行可加强与国内产业的对接。同时,国内外有关体育方面的资金融通也可借助大型银行的渠道开展,促进国内外的交流,有利于推动国内体育竞赛表演活动的发展。”
  保险业助力“仍欠火候”
  在《意见》中,保险名列银行之后,成为政府希望为体育产业“输血”的主要金融机构之一,引发行业的关注。
  体育保险创新有待深入
  事实上,保险与体育“渊源已久”。此前,中国平安宣布将以5年10亿元的价格继续冠名中超联赛;中国人寿成为中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未来3个赛季的首个官方主赞助商。
  与此同时,为马拉松冠名并提供相关产品保障,也是国内各保险公司非常感兴趣的事。平安保险、阳光保险、新华保险、太平洋保险、大地保险等都赞助过在国内各城市开跑的马拉松赛事;平安保险、阳光保险、人保财险、工银安盛等保险公司则推出了针对马拉松的保险产品。
  不过,尽管已经看到体育赛事背后的潜力和商机,但在开发与赛事、赛程乃至运动员紧密相关的保险保障上,保险公司虽有创新,却依旧步履缓慢。据统计,2015年,我国体育保险的市场规模仅5亿元左右。“目前针对体育竞赛产业主要分成两部分。职业赛事方面,国内险企主要通过赞助商的身份提供赛事保险服务;商业赛事方面,险企则通过销售商业保险产品提供赛事保险服务,但目前的商业保险产品主要还是集中在公众责任险、意外险等,还没有形成体育保险细分领域的系统性服务体系。”普华永道中国保险业主管合伙人周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体育保险业务的发展,一定是与体育产业的发展相辅相成。欧美国家的体育产业普遍非常发达,因此也带动了其体育保险行业的发展和完善。欧美体育保险基本涵盖了职业竞技体育、商业竞技体育、大众体育和学校体育等各个领域,保险产品也非常丰富,既有公众责任和意外险,也有针对赛事中断、赛事收入等的财务保障保险,还有针对运动员的伤残、财产损失、医疗赔偿险以及退役年金险,以及针对赛事官员、教练员等特定的职业保险。”周星表示,“我相信,中国的体育保险最终也将形成一套独特的保险体系,险企会有专门的业务条线做这个细分领域,也会有越来越多专门从事体育保险的保险中介公司,更有可能产生专门从事体育保险的专业保险公司。中国体育保险产业最后可能形成商业保险与国家保障互为补充的保障模式。”
  周星表示,中国体育保险细分领域中面临两个困难:第一、体育行业的参与者主动投保的意识比较弱,所以显得市场需求似乎不足。第二、我国体育行业的风险数据积累不够,因此保险公司在进行产品定价时无历史数据可以参考,这也造成了保险公司开发相应产品的困难,结果是市场上的保险产品供给不足。“体育行业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行业,我认为中国可以参考欧洲的做法,通过立法带动这个体育保险领域的发展。这种立法有三大优点,第一,通过立法促进运用商业保险手段解决职业运动员的后顾之忧,有利于职业运动员在体育专业领域里更为专注地成长;第二,通过立法提高体育行业中机构参与者的安全和风险意识,并通过商业手段覆盖这些风险,有效化解因为风险没有防范而带来的重大社会损失或者社会事件;第三,促进体育保险细分领域的发展,尽快培养出一批懂得体育风险预防、管理和评估的专业人士,为体育赛事、体育活动保驾护航,从而促进体育产业更快地发展。”
  周星认为,中国体育产业既处于改革期也处于成长期,有意在这个领域发展的保险公司在这个时间点开始布局这个细分领域正当时,从现在开始引入相关体育风险管理与评估的人才加入保险行业,并从借鉴国外相关风险数据开始逐步累积中国数据,当然这个过程中国家体育相关部门的政策支持和数据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体育保险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细分保险领域但同时也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只有有充分准备的保险公司或者中介机构才能在这个领域取得非常好的深度发展。”
  产业高风险成融资“拦路虎”
  除提供全方面的保障保险产品,为体育竞赛表演机构融资,也是《意见》的主要要求之一。
  不过,沪上某保险资管公司人士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从保险资金“稳健为上”的属性来看,要想直接投向体育竞赛表演产业,难度很大。
  “目前体育竞技类产业的主体大部分都是民企,而险资对企业评级要求较高,交易对手方基本是央企、国企。其次,对很多体育竞赛表演产业运营方的资产认定,缺乏公认的标准,这让险资在考评项目价值时觉得很困难。第三,保险资金更偏向于投企业债券,而多数体育竞技类产业企业采用的是股权融资。”该人士进一步指出,“此前体育产业的融资对象大都是风投,而从风险意愿看,险资不太认可以股权投资形式进行产业化投资的模式。”
  该人士还指出,未来不排除有好的体育竞赛产业,但就保险公司来说,针对这种类型的项目要“一事一议”,不会专门拨款进行大面积布局。
  信托业探索创新融资模式
  作为公认的朝阳产业,体育产业增长前景广阔,但投资的风险也居高不下。因此,尽管《意见》明确,鼓励信托等金融机构研发适合体育竞赛表演产业发展特点的金融产品和融资模式,进一步拓宽体育竞赛表演机构的融资渠道,但记者从多家信托公司了解到,相关公司尚无投资体育竞赛表演产业的项目,且未来也没有明确的投资时间表。
  “公司目前还没有体育板块的投资项目,该领域的投资主体可能更多是PE、VC等机构,信托公司还很陌生。”某信托公司人士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某业内人士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体育产业投资回报慢、产业链条较长、变现不容易,且失败案例多,导致投资方比较谨慎。
  数据显示,近三年来,体育行业的股权融资规模下滑明显。据CVSource的统计数据,2017年,国内共发生191起体育相关创业公司投融资和并购事件,融资金额约105.3亿元。而2016年体育领域的创业公司融资为245起,融资金额约202.1亿元。
  “目前针对体育竞赛表演的信托产品很少见,主要原因是体育竞赛表演产业属新兴产业,专业性相对较高,且具有轻资产运作特点,与目前信托产品的经营与风控要求并不匹配,制约了信托公司参与的热情。”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据了解,随着资管新规实施,加之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信托公司对投资的合规性要求更高,而很多体育项目重资产抵押有限,无法通过信托公司的风控关。“有些项目即使看上去很美,但内部往往存在风险瑕疵,在评审会上过不了。”上述信托公司人士指出。
  “我国体育事业蓬勃发展,居民参与体育、观看体育赛事的热情很高。同时,我国成功举办夏季奥运会、即将举办冬季奥运会,彰显我国正逐步由体育大国转变为体育强国。此外,体育竞赛表演产业发展与当前消费升级相统一,是促进服务消费发展的重要途径。”袁吉伟表示。袁吉伟进一步表示,“针对该领域,信托公司应探索发展可行的模式,首先,可推动消费权益信托,为客户锁定一些高端、优质的表演赛事消费权益;其次,可开展消费产业基金,参与投资具有发展前途的创新企业;三是针对具有一定实力的企业,可以开展债权融资、资产证券化盘活存量资产等,协助整合产业链资源,加强参与产业的深度。”
  【延伸阅读】
  2017年我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达2.2万亿元
  本报讯(记者戚奇明)国家统计局与国家体育总局近日在国家统计局官网公布的《2017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与增加值数据公告》显示,2017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总产出)为2.2万亿元,增加值为7811亿元。从名义增长看,总产出较2016年增长15.7%,增加值增长20.6%。
  从上海的情况看,根据上海市体育局此前公布的数据,2017年上海市体育产业总产出(总规模)为1266.93亿元,增加值为470.26亿元,占当年全市GDP比重1.6%。其中,体育竞赛表演活动总规模为56.93亿元,占总体产出的4.5%;增加值为32.96亿元,占总体增加值的7.0%。
  “体育竞赛表演产业发展前景巨大。”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何飞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近年来,政府提出消费升级,致力于促进国内消费,在此背景下,促进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是我国当年的重要任务。”
  “从我国现有的消费情况看,实物消费已有所提升,但服务型消费还存在较大不足。而在服务型消费中,文化和体育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因此,推动体育竞赛表演产业将是未来我国促进消费中的重要一环。另一方面,我国将在2022年举办冬奥会,此时推动发展体育竞赛表演产业恰逢其时。可以预见该产业未来发展很好,前景很广阔。”何飞称。
  川财证券近日发布的报告指出,《关于加快发展体育竞赛表演产业的指导意见》是继国务院2014年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和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后,针对我国体育产业的又一个重要文件,进一步完善了我国体育产业的政策体系。
  “从产业链看,体育赛事是体育产业的核心要素,其通过持续输出高质量的内容,并借助体育服务公司提供的全方位服务,与体育市场的商业(B端)和消费(C端)的连接,并形成庞大的衍生产业。未来,随着我国体育竞赛表演活动的高速增长以及赛事活动自身专业化和商业化发展诉求的持续涌现,将有望带动媒体转播、体育营销、体育场馆等体育中介服务行业和体育用品、体育器械、体育票务、体育彩票等体育衍生产业的快速发展,从而实现体育产业的全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