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人民币国际化“下一站”:“存量改革”

发布时间:2018-11-08 23:03

作者:记者周轩千

  人民币国际化之路始于近十年前的2009年,十年间虽不无曲折,但至今总体成效显著。在日前由中国人民银行主办、中国银行承办的“共享新机遇共谋新发展——人民币助推跨境贸易与投资便利化”主题论坛上,各方人士共话人民币作为全球贸易和投资的新选择、人民币在新形势下的机遇和挑战。人民银行货币政策二司司长霍颖励表示,未来人民币国际化更多要进行“存量改革”,把各项政策落到实处,满足市场主体的合理需求。
  市场驱动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市场驱动的自然过程,其最根本的驱动力是市场主体在贸易投资中的使用需求。”霍颖励表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是第二大的外资流入国,中国可贸易商品齐全,人民币币值相对稳定,跨境使用有需求、有市场。自2009年以来,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顺应了市场需求,顺势而为,取消了人民币在跨境使用中不必要的行政管制和使用限制,强调尊重市场参与主体的自主选择,为人民币跨境使用减少了政策阻力和障碍。在此过程中,并没有采取特殊或优惠的政策,只是把以前限制人民币跨境使用的政策逐步放开,放在和其他国际货币以及新兴市场货币同等的地位上,进行公平竞争。”
  霍颖励指出,在推动人民币跨境使用的过程中,央行始终本着几个原则:市场驱动、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服务实体经济。“我们通过对跨境资金流动的监测看到,跨境贸易和投融资中,对人民币接受程度有显著提高。一方面,跨国企业对外的利润汇出中,用人民币的比重较大。同时,外债中人民币外债的比重也较大。另外,一些企业在经营中已把使用本币作为规避汇率风险的重要手段。同时,今年‘熊猫债’的发行需求也有显著增加。”
  中国银行行长刘连舸指出,从商业银行人民币业务实践来看,经济活动参与者对人民币在跨境交易中的使用主要呈现基础深化、范围拓展、需求升级的特征。在基础深化方面,市场参与者对扩大人民币使用的兴趣正在提升。在范围拓展方面,国际投融资需求扩大。今年以来,企业使用人民币开展跨境直接投资的流程更简便,实体经济对人民币在投融资领域的使用需求正在上升。人民币在证券投资领域的使用也稳步扩大。债券通、沪港通、深港通等投资渠道不断丰富,促进境内金融市场双向开放不断扩大。同时,需求升级表现在:降低成本和规避风险越来越成为企业和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的主要动力。过去几年,贸易结算是人民币跨境使用的主要领域。近年来,市场参与者用于规避汇率风险、降低财务成本的交易上升。
  霍颖励表示,在市场需求的推动下,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取得了持续、快速发展。一是支付货币功能不断增强。人民币是中国第二大跨境支付货币、第五大全球支付货币。今年以来,人民币跨境收付占全国本外币收付的比例达31%。二是投融资货币功能持续深化,目前境外投资者可通过RQFII、沪深港通、直接入市、债券通等多种渠道投资中国金融市场,境内机构投资者可通过RQFII机制投资离岸的人民币计价金融产品,也可通过沪深港通、基金通证等渠道投资境外金融市场。三是储备货币功能逐渐显现,目前人民币上升为第六位官方外汇储备货币,越来越多境外央行和储备机构把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货币,持有人民币的储备规模快速增长。四是离岸人民币市场平稳发展,离岸人民币资金池初具规模,人民币金融产品日趋丰富,离岸与在岸金融市场之间的联动性逐渐增强,离岸市场广度和深度不断扩展。“今年以来,人民币跨境使用规模增长非常快,目前已超过10万亿元,超过去年全年水平。今年跨境资金流动的一个显著特点是经常贸易项下资金流出,资本项下资金流入,这和今年境外投资主体投资于国内债券和股票的净流入资金已超过7000亿元有密切关系。”
  霍颖励指出,人民币国际化为中国和全球贸易伙伴构建了一个多赢局面,使市场参与者能分享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通过使用人民币,进出口企业增加了融资渠道,减少了汇率风险,节约了汇兑成本;市场参与者实现了资产多元化,拓宽了投融资渠道;国际货币体系和国际储备资产也更加多元化;人民币因国际化整体改善了营商环境,促进了国际贸易发展,提高了贸易投资便利化,切实发挥了服务实体经济的积极作用。”
  霍颖励表示,越来越多跨国企业将人民币纳入全球资产负债表进行统一管理。例如,在上海设立总部的83家世界500强企业中,有71家已办理了跨境人民币业务,其中人民币跨境收支占比超过50%的有30多家,一些跨国公司已将与中国企业的业务往来全部改用人民币计价交易。
  未来更多“存量改革”
  展望未来,霍颖励指出,人民币国际化仍有较大空间。
  “目前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经济结构持续优化,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不断增强,一系列对外开放政策相继落地,放管服改革深入推进。世界银行前几天大幅提高中国的营商环境排名,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将会进一步提升,对持有、使用人民币的意愿也会进一步增强。”霍颖励同时指出,人民币在投融资、储备功能等方面的发展比较快,但相对于中国金融市场的体量和境外投资者的需求,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比如,目前中国债券市场托管量已超过70万亿元,但境外投资者投资境内债市的比例只有约2.4%。
  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表示,未来至少有三大因素将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速:全球金融体系内在需求的持续上升;中国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金融科技的发展。在金融科技因素方面,未来在区块链上的应用、在数字货币上的探索,都可能为人民币国际化发展带来新的推动力量。鄂志寰称,未来人民币国际化可以在加深储备货币职能的同时,进一步提升作为大宗商品计价货币的职能。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亚太经济研究联席主管屈宏斌认为,未来5到8年内,人民币完全有潜力成为世界第三大储备货币,但要把潜力转化成现实,还有工作要做,最主要的是金融市场进一步改革和开放,特别是国内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中的资源错配等问题。他直言,这几年跨境资金流动管理的加强难免误伤实体企业和实体经济,而且使市场对政策信誉度产生怀疑。
  英国知名经济学家李籁思(Gerard Lyons)表示,人民币市场的关键不在于银行或监管机构推动,而在于市场有流动性。
  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周诚君表示,一个好的人民币外汇市场应能为境外人民币资产投资者、持有者管理汇率风险。周诚君同时强调,在宏观层面的政策框架之外,微观执行层面的便利化是下一步需要花功夫的,如账户开立是否方便、交易的清算结算机制是否在税费和会计处理等方面有国际竞争力等。
  渣打银行董事总经理、人民币国际化及“一带一路”业务全球主管凌嘉敏表示,海外市场人民币生态圈的建立有待进一步加强,包括人民币对冲机制的建立,也需要当地商业银行和当地央行共同推动。
  “在人民币国际化初期,我们主要通过增量改革进行推进,经过近十年发展,跨境人民币政策框架已基本建立,之后更多要存量改革,把各项政策落到实处,满足市场主体的合理需求。”霍颖励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