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监管“发声”定调 家族信托站上“风口”

发布时间:2018-09-10 23:47

作者:记者李茜

  银保监会近期下发《信托部关于加强规范资产管理业务过渡期内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慈善信托、家族信托不适用资管新规,并首次定义家族信托。业内人士表示,《通知》把家族信托排除在“非标产品净值化管理”监管范围之外,同时提高门槛,将这类产品推上了“风口浪尖”,置于整个市场的聚光灯之下。
  监管预防“李逵”变“李鬼”
  此次《通知》对家族信托的部分着墨较多,不仅首次对家族信托的委托人、门槛、设立目的、服务内容等作了规定,并明确仅仅为了理财的资金信托不能作为家族信托,仅算单一资金信托。
  “《通知》把家族信托排除在监管范围之外,同时提高家族信托的门槛,反映了当前监管层、立法层和整个社会都开始重视家族财产的保护与传承,符合金融的逻辑,对国内家族信托发展有好处。”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欧阳群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家族信托和商事信托本质上不一样。前者虽然也有一些理财功能,但最终目的是实现家族资产的管理与传承甚至家族治理,而后者更多的是投资属性。近年来,国内信托业开始试水家族信托,该产品在国内有了长足发展,一些大型信托公司努力拓展业务,亮点颇多。但市场上也有部分信托公司借着家族信托的外壳,做的其实还是融资类业务。欧阳群表示,某些家族信托产品承诺高收益,转头把资金投到风险较高的项目中去,如房地产、基建、工商等领域。“真正意义上的家族信托,资金都有非常明确的投资偏好,肯定是风险厌恶型,不是为了赚钱。”
  “资管新规主要目的是严格监管融资渠道,达到去杠杆的作用。如果信托公司打着家族信托的名号继续做融资业务,等于‘换汤不换药’,只是从银信通道变为家族信托通道而已。正是为了预防‘李逵’变‘李鬼’,这也是监管层多方面定义家族信托的原因。”欧阳群表示,以门槛为例,商业信托目的在于获取资金,其投资对象是普通的个人投资者,几十万上百万闲余资金即可投资,但需通过家族信托来配置、规划资产的客户,基本可投资金融资产都在3000-5000万元以上,从这个角度说,1000万元门槛很正常,容易将商业信托与家族信托区别开来。
  “近期经济环境和政策的变化,很多富豪资产安全受到威胁,开始重新反思,考虑如何保护自身财产。恰好此时《通知》将家族信托单列出来,引起高净值群体关注,相信他们会更倾向于做真正的家族信托,而非此前那样执着追求高收益。对信托公司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如何为家族的长期发展、传承、教育服务,有没有真本事,都会受到市场的检视。”欧阳群指出,今后家族信托的投资方向、配置资产以及信托公司主动管理的服务内容,都将成为监管部门判别真伪的标准。相信再过一段时间,相关监管细则会逐步完善。“接下来,不排除有部分信托公司利用家族信托做通道,做融资类业务,但不管是李逵还是李鬼,家族信托在这个窗口期会成为比较热的产品。”
  信托公司转型主攻方向
  随着国内高净值群体不断扩容,家族信托业务成为许多信托公司转型的主攻方向之一。
  平安信托家族信托业务部执行总经理康朝锋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2017年平安信托率先推出保险金信托、定制型家族信托、专享型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家族信托四大系列产品。截至目前,平安家族信托客户数超过2000人,管理规模近70亿元。“资管新规细则下发后,进一步明确家族信托的定义,受益人应包括委托人在内的家庭成员,但委托人不得为唯一受益人。平安信托未来拟进一步与外部机构开展合作,为更多高净值客户提供服务。”
  中信信托副总经理刘小军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已实现将现金(含受托人主动管理信托财产的类型,以及受托人根据委托人意愿对信托财产进行管理的类型)、保单受益权、信托受益权、债权、股权纳入家族信托进行传承的操作。“自2013年以来,中信信托为近1200位高净值客户提供财富隔离、家族财富增值和传承服务,家族信托管理资产规模超过150亿元,同时在探索非上市公司股权和上市公司股票作为信托财产以及慈善信托领域也取得实质性进展。”据悉,目前中信信托有定制化家族信托和标准化家族信托产品。前者信托期限在10年以上,3000万元门槛;后者设立门槛为600万元,标准化产品。而信托资管细则出台后,标准化家族信托门槛已提高到1000万元。
  刘小军表示,家族信托作为世界范围内公认的功能最全面的家族传承工具,可实现将包括现金及股权、债权、不动产等在内的资产进行统一管理,并通过更可控的方式传递给委托人希望给到的人,隔离掉未来的债权人、可能离异的配偶、不怀好意的儿媳或女婿等不希望给到的人。尤其通过独有的“信托财产独立性”这一特征,可实现信托财产的所有权、决策权、受益权三权分离,基于此可实现隔离婚姻、债务和人身风险等功能,以及一定程度上的税务筹划。
  “从信托层面来说,信托公司从一个投融资机构转变发展为真正意义上基于信任而被托付并开展事务管理工作的机构,也是重要的战略方向;从监管机构鼓励信托公司进行业务转型的角度,也是鼓励信托业务回归信托本源。如果《信托法》能在3到5年内修订,推出信托登记制度和配套的税收制度,将来股权和不动产都能装进家族信托,对高资产净值客户而言将是很好的私人财富管理工具。”刘小军表示。
  法律配套制度待完善
  事实上,对于国内家族信托,法律配套制度的不完善一直是个瓶颈。
  “最早的信托法是针对商事信托。当初立法时,中国基本上还没有家族信托的概念。因此,目前家族信托在该法规中基本没有体现。”欧阳群对记者表示,就目前法律而言,过户不成问题,但费用太贵。“家族信托中如果加入股权、房产,所有权需要转让给信托公司,不转让就不能做财产隔离。以不动产为例,要想将某套或某几套房产打包成家族信托,需到国内房产交易部门过户。但由于立法部门没有对家族信托做明确定位,这种过户被简单的看做视为普遍买卖关系,转让方需缴纳昂贵的税费。”
  欧阳群认为,按照中国《税法》实质课税原则,如果买卖中有一方获益,才缴税。但家族信托的财产过户因实际权益人可能没有变更,买卖双方不会从这笔交易中获得实际收益,理论上这种交易偏向于不缴税。“从这个角度来说,家族信托的过户交易需与普通商事交易区别看待。但目前立法体系中,没有做区分。”
  刘小军认为,基于中国目前的《信托法》、《合同法》、《婚姻法》和《继承法》等法律法规,现金型的家族信托已能实现与国外家族信托完全相同的功能。然而,中国的信托法律制度对家族信托而言仍存在空白地带,有待完善。对家族信托而言,国内法律制度缺失的是信托登记制度。由于海外具备信托登记制度,在设立家族信托时,股权或不动产转移到家族信托中时被认定是基于私人财富管理规划而设立信托,并不是第三方之间的真实产权交易,因此可采用非交易过户的形式进行信托登记而不用缴税。但中国目前缺少信托登记制度,所以股权或不动产转移到家族信托中时,视同第三方之间交易过户,需要缴税。而股权和不动产这种重资产交易的税费很高,因此客户选择以该类资产设立家族信托时顾虑很大。
  据介绍,根据《信托法》规定,不动产和股权转移到家族信托之后,其所有权便转移进了信托,可起到资产隔离保护和资产/股权集中控制的效果,不动产或企业股权也不会因为继承而被分拆。
  刘小军表示,针对股权家族信托,由于股权被集中管理,家族信托层面可设立管理委员会或决策委员会,对家族信托项下的公司股权进行管理,管理委员会的人员构成及运行机制均可在信托合同中约定。如此一来,未来家族企业的管理是一套机制,利益分配则是另一套机制,实现所有权、管理权和受益权的分离。“如果将来信托登记制度能确立下来,就能为家族信托业务的开展破除瓶颈;而信托登记制度一旦确立下来,立法机关还有更多后续工作要做,如信托的配套税收制度等。预计未来信托登记制度和信托税收制度都推出后,家族信托就能实现真正的蓝海状态。”
  “家族信托一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隔离,但目前来看,在中国法律体系下,这个功能还有待完善。不过,任何事物发展都有一个过程,至少目前来说,资管新规把家族信托单列出来,我个人认为是个很大的进步。”欧阳群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