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地方银行再现IPO热
2018-01-12 06:36   记者戚奇明周轩千 


  经历了较长期的A股银行IPO空窗期,过去一段时间,上市银行申报状态变化明显变快。目前,已有长沙银行、哈尔滨银行、浙商银行等11家银行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郑州银行、苏州银行等6家银行选择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1月10 日,证监会官网显示,苏州银行、哈尔滨银行和青岛农村商业银行的申报情况均改为预先披露更新。而1月9日,青岛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已进行了预披露更新。此外,甘肃银行1月11日结束了H股招股,预计1月18日于香港主板挂牌。
  缓解资本补充压力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在分析城商行扎堆上市的背景时表示,一方面,城商行规模扩张相对较快,加之金融监管加强、MPA考核等因素,使城商行等中小型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增大,尤其2017年金融监管加强,监管机构坚持去杠杆、去嵌套、去通道等导向,从严监管商业银行开展表外业务,使前期业务发展相对激进、表外业务占比较高的中小型银行备受资本补充压力。从当前商业银行资本补充的主要方式看,上市有助于中小型银行获得补充资本渠道,在满足监管标准的条件下,更有助于拓展业务。另一方面,上市有助于提升中小型银行的公司治理能力、品牌知名度及社会关注度等。赵亚蕊认为,当前环境下,补充资本的需要可能是主导原因。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银行业分析师许文兵指出,一方面,中国经济增速较快,银行业资产也快速增长。而银行业中,城商行和农商行这些地方性银行担负着支持地方经济发展、服务小微企业的责任,若完全依靠城商行和农商行自身利润积累,将无法完全满足业务发展需要。而通过上市,银行可以建立起更加可持续的资本补充机制,因此,上市是必然选择。另一方面,上一轮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完成后,地方性银行的规范性不断加强,包括内部重组、历史遗留问题的化解等,都使城商行和农商行在公司治理架构、资产质量等方面,相比以往有明显提升,部分银行也已达到上市要求。这是自2016年起,地方性银行排队上市的主要原因。
  两家银行脱颖而出
  谈及本月即将上市的成都银行和甘肃银行有何特点时,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王勇对记者表示,这两家城商行有两个共同点,第一,两者都是元月中旬第一批要上市的银行;第二,从地理位置看,成都银行和甘肃银行都处于中国西部。政府支持西部地区开发、发展,因此政策可能相对向它们倾斜。两者不同点在于,成都银行登陆上海A股,甘肃银行登陆香港H股。同时,根据资料可以看到,甘肃银行目前的业绩,无论是营收还是拨备覆盖率都表现较好,而成都银行的不良率和拨备覆盖率稍逊一筹。
  赵亚蕊表示,甘肃银行资产扩张规模相对较快,2014年-2016年资产总额复合年增长率为21.8%。近年来多次发债筹集资本,但资本充足率仍面临一定压力,2017年上半年,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至接近监管红线的8.1%,补充资本的需求更迫切。从整体经营情况来看,甘肃银行在城商行列队相对较好,2017年上半年利润超过2016年全年,同比增185.4%,不良率也逐年下降,2017年上半年不良率1.63%,低于行业水平。成都银行的资产规模扩张也相对较快,但经营利润和不良率指标相对较弱,在监管从严、利润增速下降、不良上升的形势下,也存在很大的资本补充压力,如该行2016年底不良率2.21%,高于行业1.74%的标准,拨备覆盖率155.53%,接近150%的红线。
  今年银行上市前景不明
  谈及去年只有一家银行过会的主要原因,许文兵认为,这个问题要放在2017年金融严监管、去杠杆的背景下来看。由于城商行和农商行业务发展较快,资金募集渠道却较狭窄,造成资本难以支撑资产增长,因而出现很多创新型业务,如表外业务、通道类业务等,部分业务在严监管下所受影响较大。而城商行和农商行又是支持地方建设的主力军,其相关贷款投向、业务运作备受监管部门关注。因此,进一步规范业务发展,加强公司治理,使城商行和农商行上市节奏受到约束。但预计未来几年,地方性银行IPO会持续推进,大部分依旧会选择A股IPO。部分短期资本压力较大、募集资金需求较迫切的银行可能考虑绕道香港市场IPO,但目前A股市场无论从容量还是影响力来看,都已不逊于H股市场,估值方面相比港股可能更占优势。
  许文兵指出,面对A股和H股的选择,主要取决于银行资本规划、战略规划等,“有的银行可能离香港较近,如在广东的银行,境外业务需求可能是其选择到香港IPO的原因。但整体上,城商行、农商行还是以国内业务为主,且大部分仍会选择A股IPO。”他进一步表示,在经济增长较快的中国,资本的稀缺性是银行必然要面对的问题之一,通过公开的资本市场筹集资本是IPO市场规范后的必然选择,预计未来银行IPO会成常态,“上市能帮助小银行的股权结构多元化,并达到完善公司治理、加强信披等基础建设、规范业务运作的目的,从而实现更好的发展。地方性银行的主要股东是地方政府,这些大股东控制力较强,有可能造成一定负面影响。而上市后,随着信披透明化、市场及监管部门关注度提高,多元化的股权结构更有利于小银行健康发展,有助于解决股权过于集中的问题。一些地方政府融资过于依赖地方性银行,这与中央控风险的要求也不太符合。”
  对于部分还在排队的城商行和农商行今年上市前景,赵亚蕊认为,总体来看,2018年排队IPO的中小银行将面临较大压力。具体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从目前情况看,城商行自身资质有很大提升空间,尤其在2018年强监管形势下,城商行等中小型银行仍是受影响最大的银行,业务经营和利润增速都将受到一定影响,且中小型银行风险管控能力相对薄弱,不良率相对较高。此外,内控及风险管理体制不健全等因素也是阻碍城商行、农商行上市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从当前商业银行IPO审批情况来看,节奏已明显放慢,审核标准也更严格,MPA等监管标准的提高也会影响到准备上市银行的审核。
  王勇指出,虽然排队上市的银行不少,但千万不要为上市而上市,为IPO而IPO。上市本来是一种路径,是新的起点,而非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