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上市银行中期业绩向好
2017-09-05 07:10  记者 周轩千 见习记者 戚奇明 

  今年上半年,25家A股上市银行合计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4.9%,增速在2016年1.8%和2017年一季度2.8%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业内分析师指出,规模扩张仍是对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长最主要的贡献因子,而负贡献最大的依然来自息差;最大的边际变化来自拨备计提,对利润的贡献度由负转正。总体而言,银行业基本面继续向好之势得以深化。


规模扩张盈利增长

息差改善趋势明显


  根据平安证券统计,二季度盈利增速最高的五个行业分别是采掘、钢铁、国防军工、有色金属、建筑材料,最低的五个行业分别是公用事业、农林牧渔、计算机、银行、非银金融。不过,同样根据平安证券统计,使得整体A股在上半年盈利增速环比上升贡献最大的五个行业分别是银行、非银金融、房地产、有色金属、采掘,它们的盈利改善分别使得整体A股上半年盈利增速环比上升了0.62、0.48、0.44、0.40、0.3个百分点;使得整体A股在上半年盈利增速环比下降影响最大的五个行业分别是综合、公用事业、交通运输、通信、传媒,它们的盈利增速下降分别使得整体A股的盈利增速在上半年环比下降了1.11、0.69、0.67、0.55、0.44个百分点。“由此可见,整体A股在上半年盈利增速的环比上升主要因为银行、非银金融、房地产、有色金属、采掘等行业的盈利增速上升。”平安证券分析师魏伟、马涛指出。
  原16家上市银行中,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速较快的是南京银行(17.0%)、宁波银行(15.1%)、招商银行(11.4%),增速较慢的是华夏银行(0.1%)、中信银行(1.7%)和工商银行(1.9%)。次新股板块中,同比增速较快的是贵阳银行(23.3%)、吴江银行(11.7%)和无锡银行(10.4%)。
  平安证券分析师励雅敏、袁喆奇对上市银行上半年净利润增速进行归因分析后指出,上市银行规模增速贡献净利润增长5.3个百分点,规模增长仍然是贡献业绩的最主要因素,但随着强监管背景下行业规模增速的放缓,贡献度有所降低(一季度贡献8.8个百分点)。
  “息差贡献为-7.3个百分点,依然是最主要的负贡献因子,但负贡献幅度较一季度(-14.7个百分点)明显改善。”励雅敏、袁喆奇同时称,“值得注意的是,由于2016年上半年仅有2个月没有营改增因素影响,因此营改增对2017年上半年的净利息收入也造成一次性影响。剔除营改增因素后,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息差对净利润贡献度分别为4、-8、-15个百分点。个体间差异依然明显,同业负债占比较高的中小银行受冲击较大。”
  国泰君安银行团队认为,大型银行息差改善趋势已经确立,部分中小银行确立了一季度的息差拐点。“大型银行二季度息差环比全面改善,其中,中国银行、招商银行已经是连续第二个季度环比改善,基本确立了息差改善的趋势。中小银行的息差走势分化较为明显,其中,兴业银行、南京银行二季度息差企稳,预计下半年将明显改善,确立了今年一季度的息差拐点;北京银行息差环比降幅收窄,下半年有望企稳;还有一些银行的息差仍在探底筑底阶段。”他们表示。
  据平安证券统计数据显示,手续费收入对净利润增长负面贡献0.8个百分点(一季度为-0.7个百分点),励雅敏、袁喆奇认为“主要原因来自理财、基金、保险代销在经历了过去两年的爆发后,增长动能将有所减弱。与此同时,2017年对于资管、同业领域监管升级的影响逐步加大。”
  “成本收入比对净利润增速负面贡献1.5个百分点(一季度为-1.8个百分点)。需要注意的是负贡献并不受由银行费用支出大幅增长所导致,而是受营收端增速更快的下行拖累。”励雅敏、袁喆奇指出。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拨备对净利润的贡献度自2013年以来首次转正。励雅敏、袁喆奇就此分析道,“2017年上半年计提的拨备损失增加正贡献2.4个百分点(一季度为-2.0个百分点)。其中,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的拨备释放更为明显,对净利润正贡献分别为2.7、6.4个百分点,在行业不良生成率的下行的背景下,银行拨备压力明显减轻。”

  “整体而言,规模扩张是对净利润增长最主要的贡献因子,而负贡献最大的依然来自息差。最大的边际变化来自拨备计提,对利润的贡献度由负转正。”励雅敏、袁喆奇总结道。


规模增速明显放缓

业务转型回归传统


  “受负债端成本抬升挤压以及二季度监管高强度推进的影响,二季度银行业整体规模增速较一季度明显下行。”励雅敏、袁喆奇指出,在原16家上市银行中,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规模同比增速较一季度末分别下行1.8、4.8、4.8个百分点至8.8%、8.4%、18.0%。
  中金公司分析员张帅帅也表示,监管压力(MPA考核及“三三四”检查)及负债压力倒逼银行规模增速显著放缓。据其对15家上市银行的统计,二季度上市银行规模同比增长9.3%,较2016年四季度最高点的13.5%下降4.2个百分点,环比今年一季度下降2.9个百分点。其中,股份制银行、城/农商行上半年规模增速环比分别下降9.0、5.7个百分点,受影响最大;大型银行上半年规模增速环比仅下降1.0个百分点,基本保持稳定。
  招银国际分析员张淳鑫、隋晓萌认为,由于监管收紧其他融资渠道以及货币政策中性偏紧,中国银行业的传统业务已经迎来拐点;未来数年,传统银行业务的表现将令中国的商业银行在业绩表现上出现分化。

同业业务大调整
  “从各家上市银行二季度新增生息资产的结构来看,资产端结构的调整在二季度继续进行:同业资产与证券投资类资产环比一季度继续收缩,分别环比减少1%和3%;资源更多向信贷资产倾斜,贷款环比一季度增长2.9%。而从信贷结构来看,低资本消耗、低不良的零售贷款成为了主要配置方向。”励雅敏、袁喆奇指出。
  “伴随着同业资金空转套利的空间缩小,银行在2017年上半年对资产负债表做出调整。从中报来看,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都在全面收缩:5家国有商业银行和8家股份制银行的同业资产占比全部回落到10%以下。在同业业务上风格略显激进的中小银行调整幅度更大。”安信证券分析师赵湘怀、贺明之指出,“在银监会此前连续发布的7个监管文件中,其中3个的重点指向了同业业务,而《关于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则直接指向同业套利和同业扩张,涉及银行理财、存单和委外等业务。银行业务开始回归本源,向传统的存贷款业务转型。”
  “从贷款结构的变化来看,上半年多数银行的零售信贷占比有所提升,反映出在经济盘整期,银行业对零售业务‘高性价比’、‘压舱石’的认知强化,重视度不断提升。”国泰君安银行团队表示。
  赵湘怀、贺明之同时指出,上市银行普遍压缩了同业负债。“上半年银行迅速压缩同业负债,主要由于两个原因:第一是同业负债成本迅速抬升,银行负债成本短期难以向资金端转移。第二是监管加强,银行迫于考核压力,降低同业负债规模。加上目前存在同业存单被纳入MPA考核的预期,银行未来的同业负债仍将继续压缩以应对考核压力。”
  励雅敏、袁喆奇指出,二季度上市银行负债端结构的调整延续了一季度的思路,继续压降同业负债,尤其是中小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二季度同业负债规模环比分别下降4%、8%。

存款渐成主要负债
  “在同业负债成本高企的情况下,存款成为了负债端向零售转型的主要工具。”赵湘怀、贺明之指出,“2017年上半年各大银行纷纷提高了存款利率,如1年期存款利率上升近0.20个百分点。在此前提下,银行的存款总额纷纷上升,部分银行客户存款增速接近10%,成为负债增长的主要来源。其中,个人存款占比显著上升,部分银行超过30%,成为缓解负债成本上升的主要因素。”
  光大银行称,该行“在总量平稳增长的同时,按照‘有保有压’的原则,积极稳妥推进资产结构调整。一方面,顺应监管政策导向,规范发展同业业务,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总量较年初有所下降;另一方面,专注主业,扎实发展基础性存贷款业务,一般存款较年初增长7.09%,贷款总额增长9.42%。上半年日均核心存款占比78.24%,同比提升7.44个百分点,存款增长质量提升,上半年存款成本同比下降19个基点。”
  又如兴业银行:截至6月末,该行各项存款余额突破3万亿元,较期初增加3135亿元,增长11.63%,增量与增幅双双位居同类型银行前列,其中,对公存款增加2361.73亿元,增长10.09%;个人存款增加772.99亿元,增长21.8%;同业存款减少1703亿元,降幅为9.9%。
  但励雅敏、袁喆奇认为,从季度环比角度看,“二季度上市银行整体存款表现较为乏力,环比一季度仅增0.9%,未来中小银行负债端结构调整依然存在一定压力。”

缩表“主动”为之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和上海银行资产规模均有所收缩。
  中信银行董事长李庆萍就此表示:“本行主动压缩资产规模,降低资本消耗速度,提升股东价值回报,ROE(净资产收益率)和ROA(资产收益率)分别回升至13.76%和0.84%,与上年相比分别提升了1.18个百分点和0.08个百分点,资本效率得到改善。”李庆萍还表示:“今年本行加快‘轻资本、轻资产、轻成本’经营转型,就是为了实现由‘速度型效益’向‘质量型效益’的转变。年初,我们着眼于长远发展,提出要‘降增速、提转速、调结构’,成为在一季度首家主动‘缩表’的商业银行,有效控制了本行总资产和风险加权资产规模。”
  “‘降增速’,就是我们期待在转型关键期解决好规模这一问题。对于人们常常说到的‘效益、质量、规模’,我们不唯规模论,把效益摆在首位,追求有效益、高质量的规模。上半年,我们主动降低表内外资产增速,压缩同业资产,实现并表总资产的下降,风险资产规模增速得到适度控制。本行在控制规模、主动‘缩表’的同时,上半年资本消耗速度放缓,效益和质量得到提升。”中信银行行长孙德顺表示。
  中信银行半年报显示,该行“在确保信贷资产投放保持增长的同时,主动压缩同业类资产和高资本占用的表外业务”。
  上海银行二季度资产规模环比下降4.0%,其原因在励雅敏、袁喆奇看来,主要是该行对同业及投资类资产的规模下降,分别环比下降14%、6%。他们表示,截至二季度末,上海银行的同业负债和同业存单合计占总负债比重为41.7%,仍存在监管调整压力。

  民生银行也表示,该行主动调整资产结构。截至6月末,民生银行集团总资产规模为57672.09亿元,比上年末下降1286.68亿元,降幅为2.18%。


中间业务收入环比下降


  根据平安证券对原16家上市银行的统计,上半年上市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同比下降2.1%,较一季度增速(-1.8%)进一步放缓,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较去年上半年下行1.1个百分点至24%。
  “受金融监管趋严、资本市场环境变化、保险业规范、营改增等因素影响,2017年上半年上市银行整体的中收表现差强人意。”国泰君安银行团队表示,代理类、顾问咨询类、理财类业务中收同比降幅较明显,“我们对上市银行2017年上半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同比变动额进行拆解,发现代理类业务是重灾区,上市银行这块收入普遍同比下滑,主要因为今年上半年和去年上半年开展在资本市场、保险业务方面的环境悬殊。顾问咨询类业务收入的下滑与银行服务实体经济,向企业减费让利,以及收入的确认口径变更有关。”
  “理财业务方面,多数上市银行2017年上半年表外理财规模零增长或负增长,我们猜测主要因为金融去杠杆推进收缩了同业理财规模,导致表外理财总规模出现阶段性的下滑。”国泰君安银行团队称,“在监管影响趋缓,零售理财发力逐渐抵补同业理财规模下滑的背景下,预计下半年银行表外理财规模将企稳。”
  张帅帅表示,上市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增长乏力,主要是受理财业务、代理类业务等影响。

  “但我们预计下半年银行的中收同比表现有可能逐渐改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高基数效应的减弱;二是监管的影响边际趋缓。”国泰君安银行团队表示。


资产质量全面改善


  招商证券分析师马鲲鹏表示,2017年二季度上市银行不良率延续一季度趋势,环比继续下降。截至二季度末,25家上市银行合计不良率为1.64%,环比一季度末下降0.03个百分点;同时,“不良生成情况明显好转,二季度上市银行加回核销不良生成率(年化)季度环比下降0.65个百分点至0.65%(一季度环比上升0.04个百分点至1.30%),季度环比降幅巨大。综合上半年情况来看,加回核销不良生成率为0.88%,同比下降0.53个百分点,环比下降0.18个百分点。”
  “上半年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三个子板块的真实不良生成率较2016年均有所下降,上市银行不良生成全面趋缓。其中,国有银行和城商行延续了去年以来的不良生成放缓趋势,而股份制银行仍处不良释放消化期,还需一到两个季度来确立不良生成率的下行趋势。”国泰君安银行团队指出,“在不良生成持续放缓的背景下,上市银行的真实不良率,即不良贷款加上关注类贷款的总占比,也有所改善。除了少数股份制银行,绝大多数上市银行2017年中的真实不良率较年初有所下降。”
  某股份制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从整个宏观经济来说,国家的经济形势在好转,风险压力有所减小,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在进行中,“三去一降一补”的力度不减,因此短期内该行资产质量仍有压力,而长三角和中西部属于压力较大的区域。
  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上半年不良率下降,但不良余额仍有所上升。就不良贷款余额上升的原因,该行半年报称,“一是因为经济增长放缓,企业普遍面临较大经营压力,风险已向多个行业、领域蔓延,信用风险持续;二是因为经济结构调整政策加速了产能过剩行业信用风险的暴露等,形成较多不良贷款。”该半年报同时透露,“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两个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占比68.96%。两行业不良贷款率比上年末分别上升0.68个百分点和0.35个百分点。不良贷款率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上述两行业均为亲周期性行业,在经济下行期,实体经济和与其相关的上下游流通环节抗风险能力弱,信用风险加剧,不良贷款有所增多,同时两行业贷款余额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行业不良贷款率出现上升。”
  摩根大通亚太地区副主席李晶表示,从中国上市公司半年报来看,传统行业上市公司业绩成为亮点,很多工业企业增速超预期反弹,这也减少了对银行信用风险的担忧。
  “资产质量企稳的同时,减轻了银行的拨备计提压力。”国泰君安银行团队指出,“但是不同类型银行对待拨备计提的态度不同。国有银行和农商行营收端表现较好,有能力继续多提拨备以优化拨备覆盖率指标,而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上半年的拨备计提力度减弱,或同比少提,或拨备计提增速显著下降,以此实现反哺盈利的效果。”

链 接:

《中国上市银行年报研究(2017)》在沪发布


  9月1日,在中国银行业协会指导下,由《中国银行业》杂志社主办、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协办的“首届中国上市银行发展论坛”在上海举办。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代表《中国银行业》上市银行年报研究小组发布了《中国上市银行年报研究(2017)》(以下简称“年报研究”)。年报研究显示,2016年37家上市银行营业收入增速为1.35%,净利润增速为3.65%。2016年,37家上市银行平均不良贷款率为1.49%,较上年高出0.13个百分点,2017年,银行业风险大规模集中暴露的可能性不大。
  与会专家学者们认为,经过持续的改革发展创新,我国已经成为全球银行业资产规模最大、净利润规模最高的市场,品牌价值位居世界第一。随着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经济增长动能处在转换过程中,在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等结构调整压力下,宏观经济运行仍面临诸多风险,上市银行持续健康发展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
  年报研究显示,2016年我国宏观经济总体趋于平稳,在利率市场化不断推进、“营改增”改革影响逐步显现、金融监管趋严等因素影响下,上市银行年度业绩总体呈现规模依赖现象有所缓解、零售贷款快速增长、营业收入增速放缓、收入结构进一步优化、净利润保持低位增长、资产质量压力犹存、科技投入力度不断加大等特点。同时,年报研究展望了2017年上市银行“五化”发展趋势,即轻型化、综合化、智能化、规范化和国际化。
(金 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