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势如破竹
2017-09-01 01:17

  近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连续升值破关。周四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于6.6010,连续第4天调升,当日16时30分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收于 6.5969;而前一日(周三),收盘价(6.5927)创出去年6月以来新高,盘中一度刷新逾14个月新高至6.5801。专家指出,当前人民币升值主 要表现为对美元升值的结构性特征,总体水平仍处于双向波动范围内,对中国经济利大于弊,但也应注意对其单边升值预期出现的可能性。
                                中国经济向好,人民币不断进阶

                               记者 周轩千 见习记者 戚奇明


                               中短期内外部多因素共振推升人民币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钟红对记者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主要是受到内外部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具体看,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经济基本面 表现分化导致美元走弱、欧元渐强和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二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完善,对人民币汇率稳定提供支持;三是外汇管制措施继续发挥效果,市 场预期逐渐回归理性。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认为,近期人民币兑美元上涨背后,有三股短期推力和两方面中期(几个月内)作用力。 “首先,在特朗普政治因素以及欧元区经济强势复苏的背景下,美元指数连续下跌,达到阶段性低点。这是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的外部条件。从内部来看,中美利差持 续走阔,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从6月底7月初的约130个基点,升至目前约150个基点,吸引资本流入我国,有助于推动人民币升值。第三个因素是随着 人民币汇率连续突破关键点位,市场主体止损平盘的行为以及结汇的情绪上升。”刘健对记者分析道,“如果把时期拉长,从3月份以来,还有两个因素:一是监管 部门针对外汇和资本流动的微观审慎监管持续加强,包括最近限制对境外房地产、酒店、影视等的投资,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主体的购汇意愿出现了明显下降。另一 个因素是央行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中引入了逆周期调节因子,对市场预期产生了影响。”
  “逆周期调节因子引入后的3个月内,人民币对美元汇 率上涨近4%。虽然美元走弱是主要原因之一,但新因子能够适度对冲市场情绪顺周期波动的作用不容忽视。”钟红指出,“当前,控制流出的外汇管制措施并未放 松,2017年以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较2016年明显缓解,外汇市场供求趋于基本平衡,市场对人民币汇率走势的预期好转。2017年1-7月,银行 结售汇逆差1093亿美元,同比下降47%。企业、个人等非银行部门涉外收支逆差1062亿美元,同比下降47%。市场主体结售汇意愿回稳,结汇率上升, 售汇率明显下降。远期结售汇由逆差转为顺差,市场外汇供给增加。外汇储备余额连续6个月回升。这些既是市场对人民币汇率信心增强的反映,同时也进一步引导 市场预期更加趋于理性。”

                            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短期料将持续
  钟红指出,目前人民币汇率总体水平仍处于双向波动范围内,并不存在所谓的“大涨”。
   “截至8月30日,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在岸CNY即期汇率与离岸CNH即期汇率为6.6102、6.5927与6.5989,分别较年初升值 5.1%、5.5%与5.7%,但是,以上汇率水平较‘8.11汇改’前(8月10日收盘汇率)相比仍为贬值态势,贬值幅度分别为7.5%、5.8%与 5.8%。从相对较长一段时间看,人民币汇率指数总体保持稳定,在92至94区间波动。8月25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为93.76,较年初小幅下 跌1.6%。”
  钟红同时指出,除对美元和英镑外,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中的其他货币仍呈现出贬值的态势。“受欧元区经济表现良好等因素影 响,2017年以来欧元汇率呈现明显升值趋势。截至8月30日外汇市场收盘,欧元对美元汇率较年初上涨13.7%,对日元汇率上涨6.7%。在此背景下, 从2017年年初至8月30日,人民币对英镑升值0.5%,对日元贬值1.7%,对欧元贬值7.9%。”
  在钟红看来,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将继续受到内外部经济金融环境的影响,主要因素包括美国经济走势、美联储9月份加息或者启动“缩表”的可能性、美国政府出现“财政悬崖”的隐忧等。“总体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在目前水平上呈现基本稳定、双向波动的态势。”钟红表示。
   刘健预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短期内仍将稳中有升,但到今年底明年初可能会有所回调。“首先,不排除美元未来反弹的可能,欧元有可能会出现回调。此外,中 国经济四季度可能会面临下行压力。再加上季节性购汇的因素影响,人民币在年底前后可能会有回调。”刘健表示,“但从全年来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应该是 确定的,因为年初是6.90左右,即使未来有所回调,和年初相比也是升值的。”
  西南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战略研究室主任方明对记者表示,人民币兑 美元汇率上涨既有美元指数下跌的原因,也是对中国经济走势良好和金融市场稳定的反映。他指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未来的走势既取决于中国的经济金融发展,也 取决于美元的升值周期会否结束;如果美元指数升值周期尚未结束,那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会回到6.50以上。但他同时指出,随着逆周期因子的引入,以及汇 率独立性的提高,美元反弹对人民币贬值的直接影响已经弱化。

                           单边预期或不复存在  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李刘阳表示,即使未来美元指数有所反弹,人民币汇率不回调或仅仅小幅回调的风险也不容忽视,短期的行情存在由单边贬值转向单边 升值的可能性。“有别于其他非美货币,人民币市场的参与者多为具有实际需求背景的贸易企业。这类企业在汇率操作时对盈利有一定要求,具有一定的投机性质。 虽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5月开始升值近5%,但至今为止,大部分的美元多头并未在市场上出清,绝大多数的出口企业在遭遇亏损后仍处于观望状态,这与国际市 场上的美元空头拥挤的情况存在本质不同。随着人民币汇率屡屡突破关键心理关口,此类囤积头寸入市结汇的需求将会愈发强烈。由此带来的供需失衡可能令人民币 难以走出理想的双向波动行情。”
  刘健也指出,应避免人民币出现单边走势;无论是持续升值还是持续贬值,都与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包括双向波动的基本方向不一致。
   建设银行资深研究员韩会师则认为,一旦美元反弹,固然可能会刺激购汇需求重现,但结汇需求也可能得到释放,这是因为市场在2014年至2016年间对人 民币逐渐形成的悲观情绪正在一点点被瓦解,“因为他们可以预期到,在今年乃至明年的大环境里,美元很难一路上攻,结汇好时机随时可能消失,这就打破了持有 美元一定赚钱的预期,而这种预期变化可能促使结汇需求在美元反弹期间逐步得到释放,进而至少部分抵消购汇需求增加对人民币的贬值压力。”
  “当 市场相信‘参考一篮子货币’在发挥主导作用时,美元波动的不确定性就决定了市场无法对人民币后市走势形成趋同的单边预期,这是人民币双向波动格局的微观基 础。在无法形成稳定趋同单边预期的情况下,结售汇市场很难再次形成一窝蜂的结汇或售汇浪潮,这将是未来人民币能够在中长期维持基本稳定的基础性因素之 一。”韩会师指出。
  钟红表示,未来我国应继续坚持汇率市场化改革方向,进一步完善汇率管理体制。提高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定价的透明度与可预测 性,以市场化稳定汇率预期,增强中间价的联动与指导效应,完善人民币汇率指数构建体系。加快外汇市场开放、丰富外汇产品体系,强化居民风险意识与外汇风险 管理能力,维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维护经济金融安全。

                               汇率稳定对中国经济利大于弊
  专家表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稳定,对中国经济大有裨益。
   刘健对记者说,随着人民币贬值压力明显减轻,贬值和资本流出相互促进加强及其所导致的一系列金融风险也明显降低,有利于金融体系稳定。同时,人民币兑美 元汇率稳中有升的态势有助于中美经贸关系的改善。此外,汇率的稳定,有助于我国央行货币政策实施空间的增大。“从长远来看,我认为汇率改革的一个基本目标 也是提高货币政策独立性,避免货币政策被动跟随美国操作。”他说道。
  就人民币升值对我国外贸的影响而言,刘健表示,尽管年初至今人民币兑美元升值4.5%左右,但实际有效汇率基本稳定;另一方面,汇率变化对进出口的影响一般要滞后6个月左右才会体现出来。总体而言,他认为人民币汇率目前的走势对中国经济利大于弊。
   方明认为,从目前来看,人民币升值对出口影响不会太大,企业应该学会用金融工具来锁定成本、规避汇率波动风险。刘健也称,企业财务部门应加大对避险工具 的使用,如常规的套期保值工具,而不是通过对赌汇率单边走势获得汇兑损益。“对于个人出国旅游或者留学购买外汇的话,我觉得在现在这个时点和价位购买也是 可以考虑的。因为未来人民币汇率可能出现双向波动的走势。”刘健如是说。
  钟红表示,当前人民币升值主要表现为对美元升值的结构性特征,而且长期看汇率水平仍保持基本稳定,所以,对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应保持“平常心”,没有必要过于忧虑其对我国进出口贸易等可能产生的影响。
  “同时,应该看到,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有利于增强投资者持有人民币资产的信心。2017年6月,境外机构与个人持有境内人民币金融资产的规模回升至3.76万亿元,同比增长11.7%,环比增加10.7%,已逐渐接近汇改前水平。”钟红指出。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日前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人民币全球交易使用量排名从6月的第6升至第5,已连续第3个月上升,广泛度从6月的1.98%升至7月的2.00%。

                                   人民币稳定利好股债市
                                      记者 陈健


   来自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数据显示,近日,人民币持续走强,对美元汇率强势突破6.60关口,创2016年8月以来新高。对此,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考虑 到人民币中间价机制引入“逆周期调整因子”、中国经济基本面表现良好等因素,多数机构认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近期仍将维持稳定态势,而这将利好国内债市和 股市,这在相关市场中已有显现。

市场对人民币升值趋势较乐观
   今年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和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走势分化。截至8月24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4.28%。但同时,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却下 跌1.07%。从整个时间区间来看,在CFETS篮子的24种货币中,欧元升值成为年内CFETS指数贬值的主要原因。
  瑞穗投资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宏观分析员樊磊告诉记者,去年年底,市场对美元走强比较乐观,但特朗普实施的减税等系列政策没有达到预期,导致美元走弱,相反欧元区领导人换届比较平稳,经济复苏超预期。这也是导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对欧元贬值的原因之一。
   从国内看,樊磊指出,此次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原因是:一方面,国内资本管制有所加强,人民币需求有所减少;另一方面,国内货币偏紧,提升了资产回报率。短 期看,预计人民币汇率稳定在6.60附近。基本面看,人民币不具备大幅升值的条件,因为这与2010到2012年人民币升值时的基本面已然不同。
   “我们6月初放弃了先前看跌人民币的观点,并预计近期人民币兑美元走强,将3个月目标价定为6.70。”瑞信副总裁兼亚太区投资策略师邵志铭对记者表 示,“我们的观点之所以更加积极,动因之一是人民币中间价机制引入‘逆周期调整因子’,我们将此举诠释为阻止人民币兑美元大幅走弱的方式。自我们的观点变 更以来,人民币汇率确实已走强至6.60。”
  也有机构人士对人民币升值趋势比较乐观,预计年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达到6.50甚至6.30。该机构人士指出,今年三季度,美元指数暴跌,有欧元强势、特朗普政策低于预期等原因,也有中国自身经济基本面变好的原因。
  昨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8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1.7,比上月上升0.3,再度达到年内次高点。受低库存、供需关系改善的影响,制造业生产淡季不淡特征在近期表现得尤为明显。
  对此,前海开源基金首席执行经理杨德龙表示,制造业PMI自去年10月起连续10个月维持在51以上,显示当前制造业生产经营形势出现明显改善。今年2季度以来PMI均值为51.4,仅比过去10个月的均值低0.1,从这个角度看,未来一个季度我国经济面依然向好。
  8月中国制造业PMI数据预示近期中国经济处于健康状态,邵志铭指出,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意外积极,持稳在6.9%的第一季度乐观水平。8月瑞信的经济学家将中国经济全年增长预期从6.7%上修至6.8%,但继续预计下半年增长将会放缓。
   展望未来,邵志铭预计,人民币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将维持稳定。央行在十九大之前可能暂时放慢收紧货币政策,此举将缓解市场忧虑。最符合中国利益的举措是在 十九大之前维持金融市场和货币稳定以及从长远来看为中国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项目吸引投资。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区间波动,支撑瑞信的中性观点。瑞信预 计近期人民币汇率对美元与欧元仍将区间波动。
  从目前情况来看,金石期货表示,人民币有望延续升值的态势。首先,7月美国CPI同比增速仅为 1.7%,虽然较6月上升,但是连续三个月低于2%,显示出美国经济存在通缩的风险。其次,外资流出是之前压制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因素。但是,从近期公布的 数据来看,外资流出的局面得到了明显缓解。7月我国外汇储备达到30807.2亿美元,较6月上升239.31亿美元,上升0.78%,外汇储备已经连续 六个月上升。

短期利好债市股市,但长期有隐忧
  樊磊表示,短期看,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有利于消除此前一边倒的人民币贬值预期,减缓热钱流出压力。投资方面,投资者对于汇率的反应短期具有较强的顺周期性,人民币升值会稳定海外投资者的信心,有助于资本流入,利好股市债市。
  债市方面,根据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与上海清算所最新公布的当月债券托管数据,境外机构7月单月共增持人民币债券399亿元,增持规模创下年内新高。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境外机构持有人民币债券规模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的小幅升值,给了境外机构持有人民币债券更强信心。未来如果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或小幅升值,加上资本项目进一步开放,将会推动境外机构更多地增持人民币债券。
  不过,中长期来看,海通证券认为,美联储加息、缩表,欧洲央行退出QE,发达经济体不断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全球流动性收紧,这些因素将驱动美债收益率提升,中美利差收窄,海外冲击风险仍然存在。
   股市方面,海通证券上海分公司业务总监瞿时尹对记者表示,人民币升值对本币计价的资产有价值重估的机会。从A股目前受益板块看,最明显的是航空运输板 块。人民币升值有利于降低航空公司美元计价的财务费用,增加汇兑利得。此外,人民币升值对以进口为主的行业利好,例如大宗商品,包括铁矿石、有色金属、能 源等。
  显著受益人民币升值影响,各家航空公司半年报显示汇兑收益均增长较大。受此影响,A股航空板块近日受到市场追捧。
  南方航空半年报显示,公司财务费用8.37亿元,同比下降69.61%,因人民币升值,本期产生汇兑收益5.61亿元,去年同期为损失15.06亿元(上半年人民币升值2.40%,而去年同期贬值2.1%)。
   据华创证券测算,截至8月29日,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4.7个百分点,以此测算,南方航空将实现汇兑净收益12.5亿元。东方航空表示,上半 年公司财务费用同比下降72.13%,主要是由于人民币升值获得汇兑收益6.74亿元,而去年同期汇兑损失13.55亿元。
  民生证券认为,从 人民币升值中受益最多的标的是航空。供给关系、油价、汇率是影响航空公司业绩的三大因素。由于航空公司有大规模美元负债,所以人民币升值会在汇兑方面产生 盈利。南方航空、东方航空、中国国航在2016年均遭受超30亿元汇兑损失。预计下半年汇兑收益将显著增加,对业绩产生正贡献。
  从国内经济后 续走势看,有观点认为人民币长期贬值压力仍在。“上半年的强劲增长得益于中国强劲的基础设施投资。”穆迪副总裁MadhaviBokil称,“鉴于GDP 增速有望实现今年的目标,我们仍预计随着政策刺激措施减少以及政府再度致力于在继续实现增长目标的同时抑制杠杆上升的承诺,未来几年经济增速将逐步回 落。”
  樊磊认为,国内主要资产价格仍然偏高,机构增持海外资产的需求仍然比较强劲,中长期看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仍然存在。
  不过,在 上述机构人士看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年初的约6.80升到6.60附近只不过扭转了普通投资者预期,并没有扭转外贸企业预期。当前大部分外贸企业依然使 用人民币中长期贬值的思路去做投资,等到这些企业开始主动结售汇,拿回国外的钱,人民币还有一波更强的升值,这个时点预计在明年年初。如果明年“一带一 路”取得成果的话,未来几年内人民币不会有贬值基础,因为“一带一路”是确立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重要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