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支付清算市场迎来大变局
2017-08-22 05:16

  记者周轩千
  继央行等14部门去年底发布《关于促进银行卡清算市场健康发展的意见》,提出稳妥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后,近期,中国支付市场正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加快步伐:央行于本月初下发《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简称“网联”)处理,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另一边,据报道,Visa已于7月19日向中国央行提交了在国内建立银行卡清算机构的资质申请,万事达卡也已拟定了建立银行卡清算机构的申请草案,意味着我国人民币银行卡清算市场全面开放更进一步。支付清算市场的这两大变革,对于金融机构、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联、消费者等市场各方而言,都将产生或大或小、或长或短的影响
  网联登场:支付服务改革创新
  网联:资金清算透明化、集中化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撰文指出,央行针对非银行支付机构与商业银行多头连接开展业务成本高、清算效率低的实际问题,指导市场主体本着“共建、共有、共享”理念,建设运行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为非银行支付机构提供统一、透明的资金清算服务,促进市场主体的业务创新。他并称,与传统清算平台建设不同,网联作为我国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首次运用分布式架构开发建设,在我国支付行业发展历史乃至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发展史上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据了解,近几年来,在央行的指导下,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一直致力于组织会员单位推动网联平台的建设。2016年4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关于建设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清算平台的议案”获会员代表大会审议通过并进入央行审批程序。同月,央行会同国家十三部门联合出台了《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确定了支付机构开展跨行支付业务处理的原则、通道及监管主旨,明确提出“支付机构开展跨行支付业务必须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有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进行,实现资金清算的透明化、集中化运作,加强对社会资金流向的实时监测。推动清算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共同建设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网络支付清算平台应向人民银行申请清算业务牌照。平台建立后,支付机构与银行多头连接开展的业务应全部迁移到平台处理。逐步取缔支付机构与银行直接连接处理业务的模式,确保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落地”。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有关人士曾表示,网联平台旨在为支付机构发起的网络支付业务提供转接清算服务,通过统一规则、统一标准、统一监管,从根本上终结支付机构与多家银行多头连接自行承担支付业务转接清算职能以及相伴而生的社会整体资源浪费、业务竞争环境不公、交易数据不透明、消费者权益保障不足、监管政策实施困难等症结,在提升清算信息透明度、确保资金安全、避免重复建设投入、改善行业竞争环境等方面发挥巨大作用。
  海通证券研究报告指出,“网联”剑指“银行直连”模式。其称,“银行直连”,是相对于银联为通道的“间联”模式而言的,即支付机构通过在多家银行开设备付金账户实现资金的跨行清算,绕开了银联。“其初衷是为了省去银联分润,节约支付成本。后来‘直连模式’逐渐成为支付机构的竞争壁垒,变成主流的支付模式,但是在监管层面来看,资金流、信息流不透明,容易出现问题,所以一直在筹备网联平台。”该报告指出。
  某商业银行人士也告诉记者,第三方支付机构虽然没有清算业务资质,但实际上通过一些功能也在做着清算业务,这样一来,资金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就不为人民银行所监管,带来洗钱、大额资金跨境流动等风险,对资金流动、金融稳定等方面造成负面影响,网联成立的目的也是为了规范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发展。
  今年3月31日,网联平台启动试运行,首批接入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4月,央行发布《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自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
  8月4日,央行支付结算司下发《通知》,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兴业研究分析师吴争表示,此次央行明确重要时间节点,给相关机构安排工作提供了一个指引,这将推动网联平台平稳落地,也将促进网上支付市场设施进一步完善;长期来看,随着网联平台的推出,整个行业的支付结算成本将下降,从而做大整个网上支付市场。
  在吴争看来,网联体系将对传统银联清算体系造成冲击。他称,由于传统线下支付产业也在进行智能化的整合,未来与网上支付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中信证券分析师肖斐斐、冉宇航也表示,银联清算业务将直接面临来自网联的竞争,尤其是当前线上线下支付的界限愈发模糊,未来的竞争格局可能并非简单的“划江而治”,而是互有渗透、全面竞争。“不过,银联目前除清算外,还从事支付业务,而网联暂时还不具备支付的功能。”他们同时指出。
  至于消费者,某券商分析师黄先生表示,网联对消费者影响不大,“因为消费者注重的是使用体验。其实线下刷卡也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线下刷卡背后的资金流、业务流是怎么走的,也不管。线上支付也是,消费者才不管到底谁来清算,中间是不是有数据交换,消费者其实是感受不到的。”
  第三方支付机构回归本业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有关人士指出,网联平台的建设将从根本上改变现有的银行与支付机构的合作模式,促进支付机构回归支付本业应承载的角色,把注意力放在为客户提供更丰富以及更优质的支付场景和体验方面。网联平台能够支撑以电子商务等场景驱动的支付业务创新,并通过统一的风险控制机制及技术安排,有效防范网络支付业务中存在的诈骗、洗钱、钓鱼及业务违规风险,从而有效提升支付行业整体的风险防控能力。
  肖斐斐、冉宇航表示,网联运行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清算”功能将随着直连银行模式的终结而消失,备付金存管的问题也有望顺利解决,有利于整个行业的规范发展。
  “对支付宝、微信这些巨头来说,肯定是弊大于利。且不说手续费蛋糕要被分一块,第三方支付机构本来在不同银行开设多个备付金账户,现在只能开设一个备付金账户,跟银行的议价能力大大下降。”前述黄姓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肖斐斐、冉宇航认为,支付宝和微信等大型第三方支付机构被纳入规范的监管体系后,尽管定价空间减少,但官方“背书”反倒有利于自身长期保持网络支付领域的垄断地位。
  就网联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影响,申万宏源分析师阮晓琴称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网联平台上线运行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了统一、公共的支付清算服务,节约了连接成本,提高了清算安全性。尤其是对于一些中小型支付机构来说,减少了对接不同银行的费用支出,也提升了其风险防范能力。二是备付金将得到规范管理。以支付宝和财付通为代表的大量第三方支付机构原先都会开设多个备付金账户,关联关系复杂,且透明度较低。网联统一托管备付金,备付金管理将更加透明。”
  银行得到数据?还不一定
  吴争认为,“数据孤岛”效应也是央行决心力推网联平台的一个重要原因,网联在打破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间直连的同时,也顺带将原来支付机构独享网上交易数据的格局打破了。“原先支付公司利用多个备付金账户,在内部流转清算交易,绕过了银行和原有清算机构——银联,垄断了大量宝贵的交易数据。”吴争指出,在“网联后时代”,传统商业银行应做好准备,高效利用这些数据,顺势切入支付延伸业务,如消费金融、小微企业信贷。
  肖斐斐、冉宇航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对银行的冲击主要体现在小额支付业务的竞争和用户交易信息的获取两个方面,“网联的成立并不影响支付机构在小额支付业务上的竞争,不过用户交易信息却由支付机构转移到网联。至于未来银行能否得到数据,目前尚不确定。”
  前述商业银行人士也指出,未来银行能否从网联平台获得相关数据还不太好说。“交易数据都由网联掌握。即使是网联的股东,也不等于就有权力去获取相关数据、信息,甚至用于自身业务的发展。”她说道。
  阮晓琴表示,央行可以通过网联掌握更多非银行支付机构资金交易和清算数据,积累到一定量后,对接和完善央行的征信系统数据;同时,通过风险检测,可以防范和处理诈骗、洗钱等违规风险。
  吴争同时表示,在传统线下支付端,原先由银联牵头建立的发卡机构、收单机构、清算机构的分成体系或许会被网联平台所改变。“网联平台的股权构成与银联不同,股东中没有商业银行,主要非国有股东都是第三方支付公司。而这些第三方支付公司股份加总起来超越了目前的第一大股东央行,将来在网上支付行业拥有巨大的话语权。”吴争指出,又由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客户备付金利差收入将减少,且网联平台的建立主要意在监管,那么第三方支付机构很可能通过谈判打破原有线下支付分成机制,以此获得补偿。
  银行卡清算对外开放
  国内外卡组织同台竞技
  “为继续深化金融改革,健全支付服务市场化机制,2015年4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标志着我国人民币银行卡清算市场对内对外全面开放。2016年6月,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制定发布了《银行卡清算机构管理办法》作为银行卡清算市场准入的配套实施细则。”央行《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7)》指出。
  范一飞撰文指出:“当前,我国金融领域的双向开放正在不断深化。支付服务领域是双向开放的重要阵地,双向开放也是支付行业适应我国开放型经济纵深发展的必然趋势。只有勇于双向开放,我国支付行业才能接受更高层次的检验和历练,不断提高国际竞争力,更好地服务‘走出去’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人民银行积极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工作部署,统筹兼顾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稳妥实施‘走进来’,加快推动‘走出去’。在‘走进来’方面,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会同银监会发布《银行卡清算机构管理办法》,细化国内国外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准入程序,有序推进银行卡清算市场开放。”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有关人士曾表示,支付清算市场开放完成了中国银行卡产业市场化的关键一环,产业全面市场化趋势加强,国内外机构将依托各自优势开展同台竞争。
  “从市场开放后各类机构的比较优势来看,大型国际银行卡清算机构在品牌建设经验、业务处理制度、技术标准架构等方面既有优势较为突出,且通过与中国银联、国内发卡机构的多年合作,积累了在中国国内市场开展业务的经验,现阶段已采取积极行动筹备进入中国市场。中国银联多年来采取国内外两个市场协同发展的战略,业务网络遍布城乡,并已延伸至境外许多个国家和地区,围绕多元化用卡需求不断推出多门类综合支付服务,具备了相当的业务竞争实力。另外,推测可能亦有具有支付清算服务业务基础且能够符合技术架构、业务处理系统等准入条件的内资企业申请成为新的银行卡清算机构,并专注于国内人民币银行卡清算业务。”上述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人士称。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政策研究与宣传部主任陆强华撰文指出,国际卡组织进入中国市场后,其商业模式、服务理念以及风控经验将对我国银行卡产业产生搅动效应。“国际卡组织发行的单标识卡在境外市场保有品牌、受理和服务等多重优势,对于经常出国的高端人群独具吸引力。同时,国际卡组织与中国银联将形成同盟,与支付机构展开竞争,有利于发挥协同效应,增强银行卡产业在运营和服务方面的竞争能力,稳固银行卡卡基产业的市场地位。”陆强华表示。
  毕马威报告指出,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不同清算机构在刷卡、转账和取现等方面的费率就会有所不同,这种差异化竞争将使消费者受益。但中国银联成立以来,已建立起完善健全的银联卡清算标准、业务规则和交易处理系统等一整套计价设施。这无疑对银行卡清算市场的潜在进入者形成了极高的进入壁垒,短期之内,中国银联在银行卡清算市场中占据的主导地位仍无法撼动。
  毕马威同时称,在不久的将来,包括国内各大商业银行、境外国际卡组织以及具有一定规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都会加入到“瓜分”中国银行卡清算市场的争夺中来。在其看来,对银联冲击较大的首先来自于国内各大商业银行,如工行、农行等四大国有银行。“它们有遍及全国的营业网点,所发信用卡对应的商户也遍及全国城乡。加之目前中国银行卡清算市场规模的年均增长幅度保持在较高的增长区间内,涉足银行卡清算市场能够为各大商业银行带来较高的收益,并增加持卡人对发卡银行的用户粘性,成为各大商业银行新的业务增长点。因此,只要没‘红头文件’的制约,四大国有银行完全有能力独立发行银行卡,并在银行卡清算市场占得较大市场份额。”毕马威称。
  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樊爽文曾在一个公开场合发言称,银行卡清算机构主要有开放型(四方模式)和封闭型(三方模式)两种运营模式,但近年来有一个较为明显的趋势,即封闭型的银行卡清算模式在向开放型转变。他个人认为,国内某大银行或是某几家银行发起成立新的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可能性不大,“在成立新的银行卡清算机构时,商业银行可以参与,但任何一家参与者都最好不要形成实际控制。”
  前述分析师黄先生认为,银行卡清算牌照的对外开放涉及到国际上政治利益的博弈,但牌照肯定是不会给支付宝和微信的。
  外资银行为前鉴?
  “随着整个金融市场的开放,清算市场肯定会引入更多的竞争者,但未来会竞争到什么程度,我认为可参考银行业引入外资银行。”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赵雪对记者表示,“我国加入WTO之后,外资银行可以进入中国市场了。很多人觉得外资银行可能会对中资银行造成很大的冲击,甚至是‘狼来了’,但实际上,外资银行在中国发展受到很大的限制。经营上限制的方面可以有很多,比如分支机构的设立。我个人认为,国际卡组织虽然会挑战银联的地位,但也不一定会形成寡头竞争局面。”
  赵雪表示,外资卡组织受到的监管根本上取决于我国金融市场开放的程度。“金融市场开放肯定是大趋势,但开放的节奏、步骤有不确定性。由于国内经济增速处于下行阶段,国际上不确定性也比较大,我国金融改革的步骤、速度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撰文表示,在清算市场规制可以引入技术驱动型监管:监管机构在对清算市场进行监管时,不仅应关注金融机构的技术基础设施,设立相应的技术指标对企业进行指引;同时在进行行为监管时,也应及时采纳行业内最先进的技术进行监管,以此降低监管成本,提高监管效率,以防止我国金融监管中常常出现的“过犹不及”“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怪象,实现精准式监管,既能有效规制系统性风险,又不至于对行业发展形成掣肘。
  樊爽文曾表示,未来银行卡清算市场可能会表现出以下特征:一是机构数量增加,但不可能太多;二是银行卡清算市场竞争激烈;三是不同清算机构的业务重点选择会明显不同,其中,外资机构进入中国后,可能会首先把重心放在信用卡业务上,中国银联则可能会继续兼顾借记卡和信用卡业务,且境内外业务并重。
  范一飞撰文指出,“走出去”是我国支付行业具备并保持国际领先水平的必由之路,具体而言,“当前,我国支付行业已经成为全球最活跃的区域支付力量,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有能力参与国际竞争。面对难得的全球发展机遇,人民银行积极支持我国支付行业‘走出去’,坚持国内发展与国际拓展两手抓、两手硬,与国内支付体系建设工作同筹划、同部署、同推进,鼓励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布局全球支付市场,加快境外市场拓展;支持支付服务、技术、标准的对外输出,抢占支付行业全球发展的更多‘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