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中企逐鹿世界500强
2017-07-25 08:04   记者周轩千  

   最新的2017《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日前张榜。今年,上榜公司的总营业收入、净利润总和以及入围门槛同比均有下降(11%左右)。其中,中国上榜公司数量继续增长至115家,未来几年内超过美国也不是梦。但专家指出,正如世界500强更像世界500大企业,中国上榜企业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大而不强的状况
  上榜数连续14年增长
  中国上榜公司数量继去年达到110家后,今年继续增长至115家排名第2,连续第14年增长。从其他上榜国家看,美国今年有132家公司上榜,数量最多,但中美上榜公司的数量差距继续缩小。日本有51家公司上榜,排名第3。
  其中,中国大陆(含香港在内,不包括台湾地区)有109家企业上榜。10家中国公司首次上榜,它们是:安邦保险集团、恒力集团、阳光金控、阿里巴巴、碧桂园、腾讯、苏宁云商、厦门建发集团、国贸控股集团和新疆广汇。新上榜公司最多的行业是贸易(3家),其次是两家来自“互联网服务和零售”公司——阿里巴巴和腾讯。碧桂园是唯一新上榜的房地产企业。
  此次世界500强中共有8家上海企业入围,数量与去年持平,分别为上汽集团(第41位)、交通银行(第171位)、中国宝武钢铁集团(第204位)、中国华信(第222位)、浦发银行(第245位)、中国太平洋保险(第252位)、绿地集团(第277位)和中国远洋海运集团(第366位)。据记者从上海市经信委了解,上海入围企业中,上汽集团排名最靠前,为第41位,比去年提升5位,也成为排在丰田、大众、戴姆勒、通用、福特和本田汽车之后的全球第七大汽车公司。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联合重组成立的宝武钢铁集团,排名达到第204位,重组整合、钢铁价格回升等因素推动其成为上海排名第二的企业。另外,作为上海唯一一家上榜的民营企业,中国华信位列第222位,较去年上升了7个名次,抓住“一带一路”机遇成为这家新锐世界500强企业迅速发展壮大的首要原因。绿地集团此次排名第277位,较去年大幅上升34位,这得益于房地产主业与“大基建、大金融、大消费”的产业集群协同发展。
  深圳则有6家企业上榜,分别是中国平安(第39位)、华为(第83位)、正威国际(第183位)、招行(第216位)、万科(第307位)及腾讯(第478位)。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指出,随着中国大企业迅速崛起,中国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的企业数量有可能在3-5年内超过美国。“中国经济在2016年以6.7%的增长速度重夺世界经济增速第一,并且带动了全球近三分之一的经济增长;今年第一、二季度又都保持了6.9%的GDP增速,这样的宏观经济有利于大企业的进一步崛起。”刘俏表示。
  就排名变化程度而言,美国的Centene公司排名比上一年跃升226位,是上升幅度最大的公司。排名下降最快的是意昂集团,跌了199位。去年前50家公司中跃升最快的是亚马逊,排名提升了18位。在全部去年上榜公司中跃升最快的十家公司中有三家来自中国大陆,它们是中国五矿(上升203位)、海航集团(上升183位)和中国恒大集团(上升158位)。
  金融业领衔中企
  今年世界500强覆盖58个行业。上榜公司数量最多行业是“银行:商业储蓄”,有51家;车辆与零部件行业居次,有34家公司上榜;炼油业有28家公司上榜,排第3。此外,“人寿与健康保险(股份)”业有24家公司上榜,排第4。“财产与意外保险(股份)”业有18家公司上榜,列第6。“采矿、原油生产”、电信、公用设施三个行业也各有18家公司上榜。“互联网服务和零售”及房地产行业各有6家公司上榜。
  在中国上榜公司中,共有19家金融企业,包括9家银行(五大行以及招商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8家保险公司(中国平安、中国人寿、中国人保、安邦保险、太平洋保险友邦保险、国泰人寿、新华人寿),以及中国中信集团和中国光大集团。其中,银行和两大金融集团公司的排名悉数较去年有所滑落,保险公司中则有6家排名上升。中国平安此次排名上升2位,至第39位,蝉联中国保险企业第一位,在中国入围企业中排名第9位,在全球金融企业中名列第8位。根据榜单,中国平安2016年营业收入达1165.811亿美元,利润达93.92亿美元。“跻身《财富》世界500强39位,是对公司过去一年成绩的认可,更是对未来发展的鞭策。”中国平安有关负责人表示,“面对日新月异的科技变革,中国平安将持续践行‘科技引领金融’的理念,不断完善线上平台,搭建‘四大生态圈’,建立起金融科技驱动的业务模式,朝着‘国际领先的个人金融生活服务提供商’的战略目标砥砺前行,让越来越多的客户享受到简单、极致的服务。”
  但刘俏指出,进入榜单的中国企业的行业和所有制分布并没有实质性变化。“在进入前200名的中国企业里,大部分是国企、央企,民营企业则很少。这样的分布,与我国过去30多年靠投资拉动经济发展的模式是相吻合的。持续三十多年的高投资需要大量资金、原材料和能源等要素,这些领域里容易出现规模领先的企业。虽然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从简单的投资拉动向创新和效率驱动的转型,但经济的微观基础——企业层面——还没有充分体现出来这种转型带来的变化。”刘俏称,“再做一个横向对比,以截止到2016年年底中国A股市场市值最大企业和美国最大市值企业为例,可以看出来,中国企业如工商银行、中石油等都是提供要素(资金、原材料、能源等)的企业;美国最大市值企业则是苹果、谷歌、微软等创新型企业。”
  财富中文网指出,虽然中国在上榜公司数量上远远超越排在第三位的日本,但是除了金融业,日本上榜主体是10家电子和通信行业公司和10家汽车制造业公司,来自具备创新能力的优势行业;作为对比,中国除了金融业,最多的行业分布是19家能源、炼油、采矿公司和14家房地产、工程与建筑公司。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中国新进榜单中的企业大部分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在整个榜单中所占的比例增至20%。这反映出中国经济在转型过程中市场力量的顽强蓄积。民营企业相对而言有较高的投资资本收益率,更多民营企业的崛起反映出中国企业2.0时代的逐渐到来。”刘俏表示,“尤其是阿里巴巴和腾讯首次进入榜单,再加上去年进入榜单的京东,全球6家互联网服务大公司中国和美国各占一半。美国的3家为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及今年新上榜的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表明新经济在中国的崛起,这些企业正在以极大的冲击力改变着中国经济的微观基础,逐渐成为中国伟大企业最具有竞争力的候选者。”
  中企仍然大而不强
  刘俏把1978年至2015年的时代称为中国企业的1.0时代。在他看来,如果用一句话来勾勒中国企业的1.0时代,那就是大企业的崛起,但规模上的“大”并不等同于“伟大”。
  “财富500强榜单是按销售收入排名的,虽然号称500强,但更像500大。”刘俏表示,中国上榜企业仍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大而不强的状况,因为“伟大企业的界定标准不是销售收入,而是盈利能力。中国109家上榜企业的平均总资产收益率(ROA)仅为1.65%,一块钱的资产只能产生1.65分的税后利润;而美国企业的平均总资产收益率为4.79%,是中国企业的2.9倍。”
  “我们上榜企业的资本使用效率确实不高。我们通过大量的银行信贷和投资形成的资产并没有产生足够的盈利。这在很大程度上与我们投资拉动的粗放式增长模式是匹配的。此外,需要注意的是109家上榜企业中有10家企业的盈利为负,这显然与世界500强这一身份极为不符。”刘俏指出。
  在亏损公司子榜上,联合信贷集团亏损130亿美元,成为亏损最多公司。京东亏损5.7亿美元,在中国上榜企业中居首。
  刘俏称,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并没有催生出大批伟大的企业,其原因包括外因和内因:外因,重点以增长模式为例;内因,重点是企业家自身认知的问题。
  “在一个投资拉动增长的大环境里,对企业而言,做规模比创造价值更有意义。我国基本上是以经济发展为导向,鼓励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在经济增长指标上进行竞争,经济发展得好的地方官员有更好的晋升机会。这也导致企业更注重规模。”刘俏指出,“我国的信贷增长速度,在2001年以来的大多数年份,都超过了名义GDP的增长速度。这说明,我们为了拉动GDP增长,开始借助一些非常的手段。导致的后果是,企业越来越大,但创造价值的能力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
  “另外,根据对上市公司群体的数据分析,国企作为一个群体的信用风险要更高一点,更可能违约;但是,国企的贷款利率要低于违约风险更低的民营企业。这样一个悖论,反映出金融体系在配置资源的时候厚此薄彼。”刘俏表示,“事实上,在大部分年份里,我国民营上市公司的投资资本收益率(ROIC)比国有上市公司更高。不得不承认的还有一个现状是,民营企业很难做大;国企本来就很大,还容易做得更大。以工业企业为例,国企数目占总工业企业比例已经降到4.9%,但拥有40%的资产。国有工业企业平均资产规模是私有工业企业的12倍。但是,国有工业企业在资金使用效率方面是比较低下的,导致1.0时代的中国企业在ROIC方面表现较差。提高国企资本使用效率非常重要。”
  就内因而言,刘俏表示,“1.0时代的企业,不管做什么行业,都喜欢讲多元化,都要做金融。问题是,多元化很容易让企业做大规模,却未必能把企业做强。当讲多元化、追求规模、追求大而不倒的时候,企业已经背离价值创造了。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企业家在经营管理思维上还是有很多误区,这在1.0时代也比较常见。”
  互联网二巨头首次跻身
  2016年7月,京东入榜2016《财富》全球500强,成为中国首家、唯一入选的互联网企业。今年,3家中国互联网公司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阿里巴巴、腾讯均为首次上榜。
  京东2017年以391.553亿美元的年营收成为《财富》世界500强中排名第261位的公司,比去年366名的成绩进步105位。刘强东在今年年初宣布,京东未来要进入世界500强前十名。(今年第10位为埃克森美孚公司,其年收入为2050.4亿美元。)京东官网信息显示,京东集团业务涉及电商、金融和物流三大板块。其主营的电商业务京东商城已成长为中国最大的自营式电商企业,保持了远快于行业平均增速的增长;依据目前的发展速度,2021年前其将成为中国最大的B2C电商平台。
  阿里巴巴以235.173亿美元的年营收在世界500强榜单中排名第462位。其收入主要依靠电子商务、云计算业务、数字和娱乐业务以及其创新战略和其他营收组成,其2017年财报显示,来自云计算业务的营收为66.63亿元(约合9.68亿美元),同比增长121%;来自数字传媒和娱乐的营收为147.33亿元(约合21.41亿美元),同比增长271%。
  腾讯依靠巨大的收入增长,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名列第478位。今年一季度,腾讯总收入达到71.82亿美元(495.5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5%。其中,增值服务业务的收入同比增长41%至2017年第一季的351.08亿元人民币;网络广告业务的收入同比增长47%至68.88亿元人民币;其他业务的收入同比增长224%至75.56亿元人民币。
  财富中文网指出,3家互联网公司都几乎刚刚度过自己的18岁成人礼(京东、腾讯成立于1998年、阿里巴巴成立于1999年),它们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成为中国新一代公司的里程碑,并且3家公司都把技术当作未来的发展重点,这种高度一致性让人值得期待,未来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关系或许将由此发生变化。
  利润规模似难兼得
  沃尔玛连续四年排名第一位,2016年营业收入达4858.7亿美元,同比提升0.8%。前三阵营中的其他两家为中国公司——国家电网和中石化。中石油和丰田汽车分列第四和第五。唯一新进入前十阵营的是沃伦·巴菲特掌管的保险和投资集团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利润榜的前五名除了排在第一位的苹果公司,其余均为中国的商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但财富中文网指出,对它们而言,利润和规模似乎难以兼得,包括苹果在内五家公司收入均有大幅下滑。
  按总资产计,中国工商银行排名第一位。在净资产收益率(ROE)榜上,中国公司中排位最高的是华为、美的、腾讯、吉利和万科。其中,美的是去年第一次进入《财富》世界500强的中国家电企业,今年依然是唯一一家该行业上榜公司,美的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今年年初被《财富》(中文版)评为“年度中国商人”。
  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负责人蔡浩指出,在净利润增速上升的背景下,营业收入增速却大幅放缓,这是中国上市银行2016年年报中最为令人瞩目的现象。据统计,2016年,37家上市银行营业收入合计达4.12万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增长547.79亿元;但增速下降明显,仅为1.35%,远低于上年10.02%的增速。同期,37家上市银行净利润总和达到1.45万亿元,同比增速为3.65%,高于上年2.85%的增速。
  “从结构上来看,商业银行营业收入可以大体分为三块,分别是利息净收入(通常占比在7成以上)、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近年来占比在2成左右)和其他非息收入。其中,造成2016年37家上市银行营业收入下降的直接原因就是占比最大的利息净收入部分,同比不升反降,在资产规模较上年扩张13.9%的背景下,降幅却达到-4.55%,较2015年同比增速大幅滑落12.17个百分点(2015年为7.62%)。这也导致了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由2015年的75.5%骤然降至2016年的71.11%。”蔡浩指出,而造成利息净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有两个:营改增的影响;利率市场化和楼市因素。他进一步指出,营改增影响属于税收制度改革引起的会计记账变化,对银行业并无太大实际影响,而且表面影响仅局限于变革年,而不断深化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对银行业带来的则是长远挑战。
  “在利息净收入增速同比大幅下降的情况下,37家上市银行净利润平均增速却不降反增,其主要原因便是在利率市场化和息差收窄的‘刺激’下,商业银行的经营模式也逐渐由传统的存贷业务转向多元化业务经营。2016年,37家上市银行非息净收入实现11911.12亿元,同比增长19.52%,占营业收入的28.89%,成为营业收入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也是净利润增速加快的重要原因。”蔡浩同时表示,而在去杠杆和严监管的双重威慑下,银行业表外驱动的盈利模式以及中小银行靠同业存单驱动的主动负债模式未来或难以维系,将面临发展模式重塑的挑战。
  银行减员并非坏事
  沃尔玛多年来一直是员工人数最多的世界500强公司,有230万名员工。员工人数第2-6名均来自中国,分别是中石油、中国邮政、国家电网、鸿海精密、中石化。中石油有151万名员工。中国邮政排名第3,有94.12万名员工。
  在上榜的中国金融企业中,农行排名员工人数第10位,有超过50.13万名员工。工行排第13,有超过46.17万名员工。建行列第29,有近36.25万名员工。中国平安列第43,有近31.86万名员工。中国银行列第44,有30.89万名员工。
  安永报告指出,从近3年的数据来看,上市银行员工总数的增长速度逐年递减;特别是5家大型银行,2016年末员工总数合计172.2万人,较上年减少1.77万人,减少幅度为1.02%。“在智能自助设备和电子银行渠道广泛应用的背景下,银行网点的转型带来的是银行工作人员的转型,传统的柜面交易结算人员被释放出来,一部分人员经过培训,转岗去做营销服务、互联网金融等新型业务,从而有利于提高银行盈利能力、提升人力资源运营效率。”安永报告指出,“未来随着技术进步和银行运营改革的进一步深入,上市银行有可能继续主动优化网点,精简人员结构。安永2017年全球银行业展望调查结果显示,60%的中国受访者将优化客户渠道、调整物理网点作为银行2017年的重要工作之一,40%的中国受访者预计未来12个月银行员工总数将有所减少,精简人员主要集中在行政、管理层面和银行柜员层面。”
  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周晓维指出,上市银行员工离职率趋高的主要原因有三个,除了银行自身转型需要之外的原因是:员工薪酬普遍减少;金融业多元化的发展,使银行业员工积极寻求非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工作机会。
  “从长远来看,各银行主动优化调整物理网点布局和分流转岗部分员工,有利于银行在降低
  成本的基础上提升服务
  能力。”安永报告称,
  “银行员工减少,并非坏
  事,可以倒逼上市银行
  进一步完善薪酬绩效管
  理机制,建立科学薪酬
  考核机制,确保薪酬向
  基层员工、核心员工、
  高端金融人才倾斜,促
  使商业银行向‘以经营
  为主、管理为辅’的扁
  平化管理模式迈进,以此增强对员工的吸引力和凝聚力。与此同时,加大对员工培训力度,对现有员工分期分批、有计划地轮训,有利于提升员工在风险内控、新金融业务的专业胜任能力,保持银行经营竞争活力,不断适应现代银行竞争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