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透视全球银行千强榜:孰大孰快孰更强
2017-07-10 23:13    记者周轩千  

 英国《银行家》杂志近日公布了“全球银行1000强(2017)”榜单,按截至2016年的一级
资本规模为全球银行排座次。同时,该杂志公布了若干份子榜单,包括资本回报率前25强银
行榜、成本收入比前50强银行榜,以及一级资本增速最快银行、新上榜银行等榜单,较为全
面地展现出全球银行业版图的变化趋势

  一级资本规模孰高

  在今年的1000强银行榜单上,中国共有126家银行入榜,比去年多7家,上榜银行数量仅
次于美国的165家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一级资本增长2.5%至2812.62亿美元,连续第5年位列
全球之首。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银行业分析师许文兵表示,在各个指标中,一级资本是最重
要也最能体现一家银行竞争力的指标,“因为资本规模直接关系到一家银行未来发展能力,
以及抵御风险能力。”

  虽然上榜的中资银行总数增长,但在前5名中从4家减少为3家,这是因为农行从上年的
第5降至去年的第6。中国前6名之间名次没有变化,工行、建行、中行分别高居全球第1、第
2和第4,农行列第6,交行在全球的排名提升2名至第11,招行上升4名至第23。

  此后,中信银行、上海浦发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分别排在国内第7到第10位,国
际排名分别是第25、27、28、29位。邮储银行、光大银行也都进入全球前50位。平安银行、
华夏银行、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广发银行也都进入百强榜,排名分别为第59、67、73、85
、93位。

  在中资银行内部排名中,浙商银行和徽商银行各自上升2位,分别列于第19和第23名。
上海农商银行成为中资银行第25。

  在今年前10强银行中,仍以中美银行为主。依据2016年一级资本排名,前10强银行有4
家出自中国,4家来自美国,英国和日本各有1家。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的易晓溦指出,
与上年相比,前10强银行名单整体保持不变,仅中国农业银行与美国银行排名发生对调。摩
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集团、富国银行分别排在全球第3、第5、第7和第8位。汇丰控股和
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分别位列第9和第10。

  易晓溦同时指出,随着巴塞尔协议Ⅲ的有序推进,2016年,全球1000强银行的一级资本
、总资本分别为7.4万亿美元、9万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3.8%、3.4%。同期,银行的风险
加权资产上升至55.7万亿美元,同比仅增长1.5%。截至2016年底,全球1000强银行的一级
资本充足率、总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1%、16.2%,较2015年分别上升0.5个、0.3个百分点


  北美重振旗鼓西欧继续衰落

  2016年,全球1000强银行实现税前利润合计10680亿美元,较上年略微减少20亿美元。
其中,虽然中国和日本银行业实现的税前利润有所减少,并导致亚太银行税前利润在全球的
占比连续4年下滑,降至46.03%(2015年占比为48.28%),但该地区税前利润占比仍冠绝全
球。

  “亚太地区银行占据重要地位,尤其是金融危机以来,亚太区银行发展得比较快,数量
占比还相对较低,盈利状况相对较好,利润占比接近一半。”许文兵表示,“其中,中国四
大行都在10名以内,20名以内的中资银行也越来越多。”

  易晓溦则指出,中资银行盈利能力有所下滑,“截至2016年底,中资银行一级资本、总
资产在全球1000强银行中的占比分别为23.3%、22.3%,较2015年分别上升0.4个、0.9个百
分点。2016年,中资银行税前利润在全球1000强银行中的占比为30.1%,较2015年下降1.2
个百分点;平均总资产回报率(ROA)为1.02%,比全球1000强银行平均水平低0.08个百分点
。”

  在亚太银行中,印度Bandhan Bank 的资本回报率最高,达到96.21%。在全球资本回
报率最高的25家银行中,另有4家亚太区银行,分别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Bank of South 
Pacific(48.2%)、巴基斯坦的United Bank(43.06%)和Habib Bank(38.85%)、斯里兰卡
的Bank of Ceylon(38.05%)。

  西欧银行业税前利润占比进一步下滑2.78个百分点,至12.91%,《银行家》杂志称,
其原因主要是希腊、意大利和葡萄牙银行业整体的亏损,以及德国、瑞士和英国银行业利润
的下滑。西欧银行业中,只有OneSavings Bank的资本回报率(ROC)进入全球前25强。许文
兵指出,受到欧洲经济增速比较慢的影响,欧洲的银行在1000强银行中仍处于比较弱势的地
位,德意志银行等银行仍未摆脱危机的影响;同时,英国“脱欧”也会影响欧洲银行的增长


  与西欧银行业和亚太区银行业税前利润份额下降相比,拉丁美洲银行业税前利润占比提
升2.57个百分点至7.07%,这主要归功于巴西银行的表现。巴西此次有20家银行进入1000强
银行榜单,其中15家银行的税前利润都较上年有所增长,Banco Bradesco更是凭借40.51%
的资本回报率位居全球资本回报率最高银行的第23名。

  以资本回报率指标衡量,全球前25名中,拉丁美洲银行包揽了10席。不过《银行家》杂
志此次依然没有将委内瑞拉的银行纳入资本回报率排名中,原因是该国官方汇率与黑市汇价
差异过大。

  利润此前遭受重创的中欧和东欧银行,在2016年重振旗鼓,税前利润占比双双提升,合
计占比从上年的0.49%提升到2016年的1.86%,并自2014年以来首次超过非洲银行。其原因
主要有两方面:其一,上榜的中东欧银行中只有3家亏损;其二,俄罗斯银行表现显著改善,
包括2家资本回报率进入全球前25强的银行(Sovcombank和Tinkoff Credit Systems 资本
回报率分别为108.15%和52.58%,分别高居第1和第10名)。

  2016年,北美银行业税前利润占比提升1.29个百分点至26.21%,已连续2年提升。中东
银行和非洲银行税前利润占比则保持稳定。许文兵表示,美国的银行处于较快复苏的状态,
增长较好。

  展望未来,许文兵认为,全球不同地区银行的利润分布可能会更加均衡:美国和欧洲的
银行完全恢复之后,利润占比还有进一步上升的动力;亚太地区银行利润占比预计还会进一
步下降。

  《银行家》杂志同时指出,全球1000强银行之“新面孔”子榜单也描绘出一幅全球银行
业更健康的图景,因为这些新上榜银行在地理分布上更加多元化;共有18个不同国家的银行
上榜,比上年的国家数量多3个。在这36家新入榜银行中,美国银行数量最多,达10家;委
内瑞拉银行数量居次,有4家;中资银行列第3,有3家首次进入全球1000强银行榜单,分别
是广东南海农商银行(第470)、丹东银行(第820)、承德银行(第864),而上年只有1家中资银
行首次登榜;中国之后,斯里兰卡和英国各有2家银行新上榜。其他15家新入榜银行分散在
西欧、拉丁美洲和亚太地区。《银行家》杂志还指出,在这张“新面孔”榜上,美国的银行
统治力有所下降,亚太银行数量则从上年的5家增至去年的9家,凸显了亚洲银行在全球排行
榜上的持续崛起。

  易晓溦另外指出,全球前50强银行的一级资本为4.1万亿美元,占全球1000强银行一级
资本总额的比重为55%,较2015年下降1.1个百分点,这表明行业集中度小幅下降。

  中资银行让出一级资本增速榜榜首

  七年来第一次,英国《银行家》杂志的全球1000强银行中一级资本增速最快的银行不是
中资银行。在2016年一级资本增速最快的25家银行榜单上,今年只有2家中资银行的身影;
而在2015年和2014年,中资银行各有9家银行进入前25行列;2011年和2010年,中资银行更
是各有15家银行的一级资本增速位列全球前25名。此番榜上数量最多的是美国的银行,有6
家,与上年持平。

  “在中国这样一个比较特殊的环境下,中国的经济增速一直比较快,金融机构规模的增
速也比较高,”许文兵表示,时至今日,一些规模比较小的中资银行还有追求规模的情结。

  俄罗斯此次以5家上榜银行的数量位居次席。2014年的一级资本增速榜单上,俄罗斯的T
inkoff Credit Systems高居第二,增速达到307.45%;Otkritie Financial Corp排第
6,增速达到147.21%。然而,随着俄罗斯卢布兑美元录得1998年金融危机后最大年度跌幅
,以及2014年油价的“崩溃”,俄罗斯银行集体缺席了2015年一级资本增速25强银行榜单,
进入全球1000强银行榜的俄罗斯银行数量也从2014年29家锐减至2015年19家。2016年,俄罗
斯B&N Bank一级资本翻了一番还多,增长111.50%至13.4亿美元,增速高居全球第2,其在
全球1000强银行榜单中的排名也从上年的第846名猛升263位至2016年第583名。

  比这家俄罗斯银行增长更快的银行是意大利的Istituto Centrale delle Banche P
opolari Italiane(ICBPI),其一级资本增长181.6%至17.2亿美元。2015年,该行被Adven
t International、贝恩资本欧洲、Clessidra三家私募股权基金联合收购。2016财年,股
东财力雄厚的ICBPI“买买买”,包括在4月买下Intesa SanPaolo's旗下的支付平台Setefi
,以及在年末签署了收购支付服务提供商Bassilichi的协议。

  2016年,一级资本增速最快的中资银行是沧州银行,此次位列第606名,一级资本较上
年增长73.27%至12.64亿美元,不过该增速比上年增长最快的唐山银行增速已经低了约51个
百分点。沧州银行之后,一级资本增速最快的中资银行依次是齐商银行(一级资本增长53.56
%至全球第512)、唐山银行(增长49.98%至第466)、尧都农商银行(增长48.39%至第793)、
锦州银行(增长44.77%至第203)、贵阳银行(增长44.16%至第316)、紫金农商银行(增长43.
37%至第584)、厦门国际银行(增长35.76%至第207)、深圳农商银行(增长30.37%至第325
)、张家口银行(增长28.55%至第569)。

  在一级资本增速25强银行榜单上,规模最大的银行是印度的Yes Bank,在1000强银行
中排第271名,比上年提升129名。去年,该行一级资本增长77.64%至38.3亿美元,该增速
排第9位。

  一级资本增速列第8位的是英国的Metro Bank,也是英国唯一进入前25名的银行。该行
一级资本增速为79.66%至8.04亿美元。去年3月,该行于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募得4亿英
镑(合5.085亿美元)。

  在一级资本增速25快银行中,有4家银行首次进入全球1000强银行榜。还有4家银行在跌
出全球1000强银行榜单一年后,此次凭借前25快的一级资本增速重返1000强银行榜单,其中
,3家来自俄罗斯,1家来自乌克兰。

  成本收入比下降主要靠“节流”

  在成本收入比20强银行榜单上,13家银行来自于发展中国家,前11名被中资银行包揽。
在中资银行群雄之外,成本收入比最低的银行是俄罗斯的Sberbank,为35.79%,排第12位
。巴西的Itau Unibanco列第20位,成本收入比为46.88%,比上年下降7.57个百分点,主
要归功于收入的大幅增长。

  《银行家》杂志指出,鉴于成本收入比榜单取自规模最大的50家银行,而且中资银行规
模具有绝对优势,中资银行在该榜单上的领先并未让人感到意外。北美地区的大银行缺席该
榜单,则出人意料。

  2016年兴业银行成本收入比为23.18%,比2015年下降超过5.24个百分点,更远低于201
0年时32.91%的成本收入比。《银行家》杂志认为,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2016年,中资银
行成本收入比改善的典型表现就是在“开源”不易的同时,大力“节流”。例如,兴业银行
收入虽然减少了226亿美元,但运营成本的下降幅度更大。兴业银行表示,一方面,该行主
动调整优化业务结构,加快“投资型、结算型、交易型”银行建设,2016年手续费及佣金收
入同比增长15.15%,在营业收入中占比提高2.87个百分点到24.63%;另一方面,该行加大
基础建设及业务转型投入,推进网点向智能化、小型化、社区化转变,合理控制成本。《银
行家》杂志称,随着2017年中国经济预期增速更快,明年揭晓的成本收入比榜单可能会见证
中资银行更好的表现;但同时,中资银行也仍面临不良贷款率较高和部分业务受到更严格监
管的挑战。

  许文兵指出,西方国家银行成本收入比之所以较高,主要在于人力资源成本较高,而中
资银行人力资源成本较低。“其他的固定成本应该是相近的,比如IT建设、固定资产投资在
总成本中的占比应该是差不多的。”许文兵表示,“从这个角度看,成本收入比也不是越低
越好,因为有些固定成本投入必不可少,如系统更新、网点建设都需要投入。但在这些固定
的成本之外,成本收入比越低的话,银行的创新能力可能就会差一点。”

  麦肯锡报告指出,零售业务已经成为中国商业银行利润的主要增长点,但国内银行零售
业务的成本收入比往往高达60%-80%,远高于整体银行的成本收入比(30%-40%),因此
,发展零售业务面临巨大的成本控制压力。“利率市场化带来的存款及人工成本上升还将进
一步推高成本收入比,我们预计整体零售业务的成本将出现5%-15%的增幅。”麦肯锡称


  成本收入比20强榜上有3家澳大利亚银行,其中,排名最高的是第13名的Commonwealth
 Bank Group。日本的Nurinchukin Bank虽然排在第16名,但其2016财年42.88%的成本
收入比几乎已经比2个财年前翻番。

  唯一上榜的英国银行是Lloyds Banking Group,其成本收入比列第18名。该行自成本
收入比在2014年达到53.88%的峰值后,虽然运营收入并不稳定——先于2015年增长到260亿
美元,后于2016年缩减至213.2亿美元,但凭借运营成本的压缩——从2014年的137.7亿美元
降至2016年97.2亿美元,得以在去年将成本收入比降低至45.6%。

  得零售者得未来

  “随着世界经济缓慢复苏,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出现好转,截至2016年底,全球1000强银
行的平均不良贷款率为3.45%,较2015年下降0.12个百分点。”易晓溦指出,其中,中资银
行的平均不良贷款率为1.67%,较2015年上升0.12个百分点,但仍比全球1000强银行平均水
平低1.78个百分点。

  许文兵表示:“全球银行资产质量在持续改善的过程中。尤其是美国的银行,从次贷危
机中恢复后,不良率在逐渐改善;欧洲银行改善的速度慢一些,但大的趋势也是逐步改善。
”就中资银行而言,他表示,其资产质量也在向好的过程中,虽然上市银行关注类贷款的迁
徙率在升高,但不良率已经连续两三个季度走平甚至略降。

  虽然不良贷款和关注类贷款合计占比更能体现银行的真实资产质量,但许文兵从另一个
角度指出,从拨备水平看,中资银行的资产质量还是可控的。“中国银行业的拨备覆盖率比
较高,银监会要求达到150%。全球其他主要地区的监管部门都没有这方面的要求,西方发
达国家银行的拨备覆盖率高的也就80%左右。”许文兵强调道,“对银行而言,不良率是表
现出来的资产质量状况,拨备水平是真实的抵御风险的能力。”

  许文兵同时表示,不良资产处置渠道的拓宽,也有利于银行使用拨备降低不良率的水平


  未来银行的出路在哪里?麦肯锡日前发布报告称,业界对此问题已有共识——“得零售
者,得未来”。“发达国家和地区商业银行的零售业务比重通常高达50%以上,零售业务已
经成为中国商业银行利润的主要增长点。”麦肯锡指出,中国零售银行业经历了三十多年的
发展,取得丰硕成果。自2009年起,零售银行收入以每年23%的速度递增;预计到2020年,
整体规模将达到3.2万亿元人民币,贷款资产规模将达到32万亿元人民币,成为仅次于美国
的全球第二大零售银行市场。

  “金融脱媒、利差收窄和不良率攀升等不利因素挤压了曾经作为银行主要收入来源的公
司业务。作为银行业务的另一个核心领域,零售业务逐渐成为银行创收的重要引擎。国内领
先银行已经意识到转型的迫切,逐年提高了零售收入占比。以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为代表的
中国领先银行纷纷构建‘大零售’战略发展格局,由产品导向转型为客户导向,拥抱数字化
及金融科技的潮流顺势而上,挖掘客户价值,重新构建业务格局。”麦肯锡报告指出,“从
长远来说,大力发展零售银行业务,已经成为银行业对未来竞争环境下战略选择的共识。近
年来,新常态下的商业银行零售业务已经发挥了稳定全行业务的根基作用,成为商业银行发
展的压仓石和稳定器。”

  近几年,国内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提出“轻型化”发展目标。许文兵表示,“轻型化”
主要是指轻资本、轻资产,指资本占用更少;同样规模的资本,“轻型化”后所能支撑的业
务规模比原来更大。

  麦肯锡在总结了国内外领先银行的经验后,提出了零售银行跨越式发展的八大策略,分
别是:智能化大数据应用;场景化批量获客;精细化销售管理与专业化营销;低成本负债提
升;打造强总行;提升客户体验;中后台整合优化;加快构建全渠道和智慧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