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31-0101 邮发代号:3-90     回到首页>>

财 经 银 行 理 财 证 券 外 汇 黄 金 保 险 收 藏 期 货 房 产 汽 车 教 育 职 场 科 技 时 尚 微 博 舆 情 互联网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银监会全面深入防控风险
2017-04-14 06:58   记者周轩千 


  银监会近日连发数文,直指银行业“风险”管理的加强。其中,45号文(《关于开展银行业“违法、违规、违章”行为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和46号文(《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的通知》),对“三违反”和“三套利”提出专项治理要求;6号文(《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了银行业风险防控的重点领域;7号文(《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主要针对监管部门以及银行业金融机构面临的关键问题、薄弱环节和突出风险,提出一系列具体监管要求,旨在提高监管质效,促进银行业金融机构规范经营。一位分析人士指出,这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炉,标志着银行业监管逐步升级,日趋严格和完善
  防风险面面俱到层层深入
  银监会称,6号文明确了银行业风险防控的重点领域。银行业风险防控的重点领域,既包括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房地产领域风险、地方政府债务违约风险等传统领域风险,又包括债券波动风险、交叉金融产品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外部冲击风险等非传统领域风险,基本涵盖了银行业风险的主要类别。具体而言,6号文重点防控以下类型风险:一是加强信用风险管控;二是完善流动性风险治理体系;三是加强债券投资业务管理;四是强化同业业务整治;五是规范银行理财和代销业务;六是防范房地产领域风险;七是加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管控;八是稳妥推进互联网金融风险治理;九是加强外部冲击风险监测;十是其他风险防控。
  兴业研究报告指出,6号文中,“防风险”可谓面面俱到、层层深入、贯穿始终。海通证券的姜超等分析师指出,6号文、46号文等是“防风险、去杠杆”思路的进一步强化。其背景是:利率市场化,银行利差收窄,为了增厚盈利,银行近年来规模大幅扩张,通过同业套利、绕道监管等方式来配置高收益资产,增加了系统性风险。
  银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7号文按照“问题导向”“急用先行”和“协调配套”的原则,研究制定26项重点规制。东方证券分析师唐子佩指出,26项规制中,有些已经出台征求意见稿,如《商业银行押品管理指引》;有些还在研究制定中,尚未见到公开文件,如《商业银行信用风险管理指引》,未来将陆续出台。26项规制中有18项与商业银行有关,涵盖了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利率风险等商业银行面临的重要风险,以及表外业务、理财业务、资产证券化等重要表外项目,十分全面。
  信用风险管控为首
  “在银监会强调的十个风险类别中,首先强调的就是信用风险的防控。”兴业研究分析师郭草敏、何津津指出,具体而言,“第一,摸清风险底数。6号文特别强调要摸清银行业风险底数,并强调了重点关注对象(重点关注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超过100%、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或增长较快、类信贷及表外资产增长过快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第二,严控增量风险,处置增量风险。增量方面,侧重信贷审批的管理,要求加强统一授信、统一管理,加强新增授信客户风险评估,严格不同层级的审批权限。存量方面,要求金融机构综合运用各种方法缓释潜在风险。第三,提升风险缓释能力。6号文提到‘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加强资产质量迁徙趋势分析,增加利润留存,及时足额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增强风险缓释能力。’”
  唐子佩表示,加强信用风险管控,有助于提升银行账面资产质量真实性,但部分银行短期内可能面临不良资产确认压力。“6号文提出摸清风险底数,重点治理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藏匿或转移不良贷款的行为。此举有助于推动银行审慎确认不良贷款,部分不良/逾期90天以上贷款较低、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的银行在短期内可能会面临一定不良资产确认压力,但长期来看,有利于增强银行账面资产质量的可信度。”唐子佩称。
  姜超等分析师同时指出,46号文也要求对规避信用风险指标和资本充足率的套利行为进行整改,以及对信贷空转和票据空转的套利整改,“这意味着银行绕开监管,无序扩大高收益高风险贷款的行为将得到遏制,部分企业面临的融资成本过高可能得到缓解。”“同时46号文也指出自查信贷资金是否绕道投向‘两高一剩’、房地产、僵尸企业,部分靠信贷维系的僵尸企业和产能过剩企业将风险暴露。”
  与信贷相关的还有对房地产行业的融资收紧和对地方政府债务的控制。“2016年以来,银行通过个人房贷、企业开发贷、地产非标等多种方式为地产行业输血,推升地产泡沫,而2014年43号文后,地方债务管控严格,新增地方债是唯一的政府举债方式,信贷不再有政府隐性背书,本次银监会的文件再度强调这点。”姜超等分析师指出。
  姜超等分析师认为,房地产融资或将进一步收紧。“6号文将房地产领域风险列为第六大风险点,提出要强化房地产风险管控,将房地产企业贷款、个人按揭贷款、以房地产为抵押的贷款、房企债等纳入检测范围,严禁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而46号文要求银行检查是否借道其他行业投向房地产领域,是否通过购买QDII产品等投资国内房企在境外发行的债券等。”他们表示,“当前,房地产贷款、公司债、非标融资等渠道均已收紧,6号文和46号文出台后执行力度可能趋严,而对监管套利、同业套利的监管将限制资金通过通道流向房地产领域。整体来看,房地产融资渠道或将进一步收紧,热点城市居民房贷也将面临管控,地产下行压力加大。”
  流动性风险管理是重点
  在“完善流动性风险治理体系,提升流动性风险管控能力”方面,6号文要求,为了加强风险监测,“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完善流动性风险治理架构,将同业业务、投资业务、托管业务、理财业务等纳入流动性风险监测范围,制定合理的流动性限额和管理方案;提高对重点分支机构、币种和业务领域的关注强度,采取有效措施降低对同业存单等同业融资的依赖度。”同时,为了加强重点机构管控,“各级监管机构要锁定资金来源与运用明显错配、批发性融资占比高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实行‘一对一’贴身盯防。督促同业存单增速较快、同业存单占同业负债比例较高的银行,合理控制同业存单等同业融资规模。”此外,6号文要求:创新风险防控手段;提升应急管理能力,包括“完善流动性风险应对预案,定期开展流动性风险压力测试”,“加强向央行的报告沟通,运用‘临时流动性便利’等工具,满足流动性需求”等。
  结合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陆磊上周在媒体上发表文章提到要“健全流动性风险监管制度”,以及证监会近期发布《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郭草敏、何津津指出,流动性风险成为今年防风险主线下的重点关注对象。
  “2017年流动性风险防控仍是金融去杠杆下需要关注的重点。”姜超等分析师也称,“6号文和46号文均对流动性做出了要求,6号文要求银行完善流动性风险治理架构,将同业业务、投资业务、托管业务、理财业务等纳入流动性风险监测范围,督促同业存单增速较快、同业存单占同业负债比例较高的银行,合理控制同业存单等同业融资规模,同时创新风险防控手段、提升应急管理能力。而46号文主要是针对规避流动性指标的套利行为进行自查,例如:是否存在通过同业业务倒存,或协助同业机构违规,将同业存款变为一般性存款;是否将理财资金转为一般性存款。”
  在“流动性风险”方面,6号文数度提到“同业存单”“同业融资”“同业业务”。事实上,6号文专列出一类意见,即“整治同业业务,加强交叉金融业务管控”,具体要求包括:控制业务增量;做实穿透管理;消化存量风险;严查违规行为。
  姜超等分析师指出,“本次6号文和46号文的一大重点在于对银行同业业务的明确规范要求。6号文中要求整治同业业务,具体包括控制同业业务增量、做实穿透管理(新
  开展的同业投资业务不得进行多层
  嵌套,要根据基础资产性质,准确
  计量风险,足额计提资本和拨备)、
  消化存量风险(对风险高的同业投
  资业务,要制定应对策略和退出时
  间)、严查违规行为(重点检查同业
  多层嵌套和是否严格穿透基础资
  产)。”
  “其中,新开展同业业务不得进行多层嵌套,与此前央行《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内审稿的‘除FOF、MOM外,不允许资管产品投资其他资管产品,消除多重嵌套。’的监管思路一脉相承。而同业业务根据基础资产性质,足额计提资本和拨备也是2014年127号文里的‘实质重于形式’的重申。”姜超等分析师称。
  郭草敏、何津津指出,这是银监会首次正式在文件中提及禁止同业投资多层嵌套。
  唐子佩也表示,“这是继2014年127号文之后,银监会再次突出强调同业负债管控,也是首次强调合理控制同业存单融资规模。”他预计,中小银行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大。中信证券分析师肖斐斐也表示,若监管收紧同业存单发行,将给部分银行带来资金缺口。
  “近期,同业存单量价已经有所趋稳,甚至有所小幅回落。在同业存单发展速度有望放缓的‘去杠杆’环境下,同业存单利率上行空间或有限。”郭草敏、何津津表示。
  剑指监管套利整治循序渐进
  姜超等分析师指出,6号文所提及的十大类风险中,信贷、债券、同业、理财、地产和地方债务等均与近年银行资产配置和套利行为挂钩。
  “46号文剑指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和关联套利,值得关注的是监管套利和空转套利治理。前者指银行违规操作或绕道来满足信用风险、资本充足率、流动性和其他指标考核,以及违反宏观调控、违反风险管理、利用不正当竞争和增加企业融资成本的各种套利行为,后者指信贷空转、票据空转、理财空转和同业空转的套利行为。”姜超等分析师认为,相较于6号文对十大风险的管控,46号文直接指向2015年以来盛行的同业套利和同业扩张,涉及银行、理财、存单和委外,如果严格实行,将对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以及理财和非银机构造成较大影响。
  兴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涵认为,中国在过去几年中经历了多轮金融监管,每一轮监管都有比较明确的重点,如2012年的票据业务、2013年的表外业务,而解决金融体系内部的“空转”、“嵌套”是本轮金融监管的重点。王涵指出,本轮金融监管主要针对的问题在于:金融体系脱离实体经济快速扩张,同时,金融体系内部的链条变得更长、更复杂。
  “银行为了追逐收益,想出各种办法来突破监管,实现变相地加杠杆、加久期、降信用。各种方法的本质,均是通过藏匿交易实质,调整财务报表,美化监管指标,实现变相加杠杆、加久期、降信用,从而获取更大盈利。这些行为被统称为‘监管套利’。监管套利带来的问题是,整个银行业监管指标失真,不足以反映真实风险,监管部门也难以掌握银行体系的真实风险水平,埋下较大的风险隐患。而且,监管套利发生在银行的各个业务条线,总量数据目前难以掌握。”国泰君安分析师邱冠华、王剑表示,在“去杠杆、抑泡沫、防风险”背景下,监管套利行为的清理整顿料将展开,有助于降低银行业实际风险水平,提高其报表的真实性。
  “从形式上来看,委外、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可能是监管层的落脚点。”王涵表示,“比如银监会6号文明确指出,要对同业业务‘控制业务增量’、‘消化存量风险’。而从监管手段上来看,近期文件仍然要求以自查为主。如果其效果不佳,那么可以预期将会有更加严厉的监管政策出台。”
  “监管套利行为之所以能够发生,主要是因为很多监管指标是基于会计科目的。但是,现今的会计准则相对灵活,会计科目有一定的被操纵的空间,因此才会出现变换科目等方法,从而达到美化监管指标的目标。”邱冠华、王剑指出,“因此,仅仅从制度上做文章,是不可能杜绝这种监管套利的。要想对这些监管套利行为进行控制,没有捷径,只能是进行严格、具体的业务检查,发现一起处罚一起。”
  邱冠华、王剑进而指出,大部分监管套利行为,其目的均是突破监管的约束去实现资产投放。除部分空转的资金外,大部分资金还是去向实体的,不可能一收了事。因此,哪怕监管部门完成了摸底排查之后,其清理整顿的进程仍有较大不确定性。他们预计,最后采取的清理路径会较稳妥,实施新老划断,杜绝新的监管套利行为;现有的监管套利存量资产,则先等其到期,后陆续收回,或者以合乎监管的方式重新发放。

特别策划

银监会全面深入防控风险
  银监会近日连发数文,直指银行业“风险”管理的加强。其中,45号文(《... [查看详细]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网上订报 | 投稿信箱
上海金融报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沪ICP备06025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