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焦点
金融科技可有效解决普惠金融“痛点”
2017-10-10 09:32
撰文王勇  
 
   节前,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等贷款增量或余额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实施定向降准,并适当给予再贷款支持。随后,央行宣布了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并从2018年起实施。令人欣喜的是,此次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不仅覆盖了“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还将政策延伸到“双创”等其他普惠金融领域。由此可见,“双创”风口下,科技金融也沐浴在了普惠金融政策的阳光雨露下。
  当下,科技金融作为现代金融与高科技产业相结合的产物,为技术研发和成果转化提供融资服务,是对传统金融的创新。
  具体而言,第一,科技金融实现了科技与金融的紧密结合。高新科技产业往往伴随着高风险,其研发与孵化都需要一大笔资金,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尤其需要金融部门的大力支持。所以,科技产业与金融部门的融合主要表现为金融部门解决研发资金的需求问题。第二,科技金融以高新技术产业的需求为导向。目前,科技金融被视为是一种金融创新活动,是对传统金融活动的继承和发展,它的服务对象是当今高新技术产业,而不是其他实体经济部门,它以高新产业的融资需求为导向,提供金融服务。第三,科技金融提供综合性服务。与传统金融机构相比,科技金融的服务除了直接、间接融资方式外,作为产业金融的一种形式,它能根据高新科技研发的特征、技术生命周期和产业集群来提供综合化的金融服务,从而推动技术不断革新。第四,科技金融与金融科技虽有着很大的区别,但殊途同归。科技金融的核心是金融机构为科技企业特别是“双创”以及科技型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而金融科技是金融科技企业为金融机构提供科技支持,其核心是利用新型的互联网信息科技改造和创新金融产品和金融机构业务模式。不过,从科技金融支持“双创”以及科技型小微企业的角度看,科技金融也属于普惠金融的范畴。而在金融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金融科技一旦赋能普惠金融,就会使数字普惠金融大行其道,也就能有效解决普惠金融的痛点和难点问题,从而让长期被传统金融服务业排斥的领域享受正规的数字化普惠金融服务。从这一方面讲,科技金融与金融科技都最终作用到普惠金融,为普惠金融提供重要的服务与支持。
  近期,在“双创”风口下,中央和地方政府密集发文力挺科技金融的发展。单从中央层面看,多个科技金融创新支持政策密集落地。国务院办公厅近期发布了《关于推广支持创新相关改革举措的通知》。该通知指出,推广“以关联企业从产业链核心龙头企业获得的应收账款为质押的融资服务”、“面向中小企业的一站式投融资信息服务”以及“贷款、保险、财政风险补偿捆绑的专利权质押融资服务”等三项改革举措,进一步创新政府引导、民间参与、市场化运作支持企业融资的服务模式,拓展科技型企业的融资渠道,提高金融支持创新的灵活性和便利性,发挥金融工具的助推作用。
  国务院9月26日印发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指出,国家和地方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通过设立创业投资子基金、贷款风险补偿等方式,引导社会资本加大对技术转移早期项目和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的投融资支持。开展知识产权证券化融资试点,鼓励商业银行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业务。另外,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放宽不属于无证无照经营活动的范围,强调放管结合,为“双创”营造良好制度氛围。鼓励社会投资创业,激发市场活力,并为地方政府根据本地实际,灵活创新管理预留制度空间。
  2017年10月1日起《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条例》也开始施行。该条例的施行,有利于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完善监管制度,有效防范风险,促进融资担保行业健康发展,更好地为科技金融、小微企业以及“三农”服务。更重要的是,国务院和央行节前宣布并从2018年起实施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措施,聚焦真小微、真普惠,指向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而且,对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实施定向降准政策考核的范围覆盖了绝大多数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政策精准性和有效性显著提高。
  那么,有了政策的支持,各地方和各金融机构的科技金融服务需要加码推进。好的科技金融实践经验值得学习和推广。比如,9月8日,吉林省科技金融服务中心挂牌成立。该科技金融服务中心是以提高科技资源和金融资源整合对接效率、服务科技型小微企业投融资需求为目的,提供一站式、全方位、个性化服务的科技金融服务平台。下一步,吉林省还要开展具有区域特色的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工作,加快构建科技金融服务体系,促进科技企业创新发展和吉林省老工业基地振兴。9月20 日,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银监局、中关村管委会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推动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科技金融专营组织机构创新发展的意见》。这一意见明确,进一步加强科技金融专营组织机构组织体系建设,在分行层面探索管理协调部门,支行层面做实做强。该意见对于加强中关村示范区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推动科技金融专营组织机构创新发展、加强对科创企业融资支持将发挥积极作用。当然,9月26日,上海银监局与上海市科委联合发布的《上海银行业支持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行动方案》就更加具有战略意义。该方案的规划目标是,至2020年末,上海辖内科技型企业贷款余额达到2700亿元左右,较2016年末增长80%;科技型贷款企业数达到8000家左右;投贷联动贷款余额达到200亿元左右,累计服务客户数超过1000家。还有,目前,首批试点的多家银行均向监管部门上报了投贷联动试点方案,并申请设立投资功能子公司。这些商业银行通过投贷联动,以“股权+债权”的方式,不仅能为种子期、初创期的科技型中小微企业提供有效的融资支持,更能以股权收益弥补信贷资金风险损失。而“投贷联动”的终极目标是生成银行自主和高水平的经营技术风险的业务模式。
  再来看浦发银行的科技金融经验。今年3月中旬,浦发银行正式发布了《浦发银行科技金融服务方案1.0》。该方案紧紧围绕政府、科技企业、科创平台和科创人才四个主体,汇集浦发银行52类科技金融领域相关的产品,既有本币产品,也有外币产品;既包括融资产品,也包括结算产品;既服务企业内贸需求,也满足企业跨境需求,实现了本外币联动、境内外联动,建立了一张科技金融服务全景图,全面服务科创中心建设,全面服务“双创”。希望我国的科技金融之花永远盛开,科技金融之果惠及广大科技型企业,从而为我国的普惠金融发展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